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以一种缺失的姿态

时间:2013-01-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倾城 点击:

倾城十年·比目思(在线阅读) > 以一种缺失的姿态


    他以一种缺失的姿态,永远存在于她的生命里,
    她因此,无法完整。
    春暖日子,还是和他手拉手去逛街。她迷恋旧城的樱花、说话的腔调和炸臭干子,辣得满头大汗,他会帮她揩。
    午后大雨,他们被逼进一家玩具店,满眼金发芭比、九连环、积木,温热的家居气息。年轻的女老板过来与他们搭讪,顺手取下一巨幅拼图,“我觉得这是最适合情侣的玩具了。”那画像梵高的星空,幽蓝夜色,大团星云令人眩晕,“两个人一边拼,一边聊天,也许三五天就拼好了,也许三五个月。——一生可能都难得再有这么安闲的时光呢。”女老板嘴边有浅涡,笑容温柔诚恳。
    她正想推搪,他却已经问:“多少钱?”
    断断续续地,拼了几个晚上,他一如往日专注沉默,她却心不在焉,屡屡想开口,喉头像哽了金戒指,咽下致命,吐出又不能。他淡淡问:“去香港的事情定了?什么时候?”
    那一刻她突然了悟,他知道的时辰,不会比她自己晚多少。
    刹时间,她用力抱住他,如饥寒的蛇蜷入农人的怀。他却不回头,只茫茫然,不知所措地,在盒子里,摸索下一块拼图,是荒年濒死的人,在寻找一点草根与树皮。
    半晌他猛地起身,哗地撞翻桌子,小小的彩片,散了一天。已经略有形状的拼图,全都流离失所。她默默闭上眼睛,就像他,与她。
    到港几天之后才发现,行李里塞了那一袋拼图,细小,七彩,旧爱已成沉香屑。随手往哪一个角落里一搁。
    很快安定下来,工作每天如飞火流星,晚上有时与男子去喝一杯,他们会送她到楼下,问:“我可以上去坐坐吗?”如果她说“不”,不会再有下次的邀约;如果她说“好”,男子完事之后会问,“以后寂寞的时候可以找你吗?”
    因寂寞而相拥,其实不能取暖。
    渐渐习惯在窗前看绚烂灯火,这城是不夜的。抬头星光无限,如一条奔腾的大河,闪着水花,常有旋涡,多么像,角落里那套拼图。
    没有盒子,便没有模图可对照。她靠记忆与想象,为它们安排确切的位置。常常一晚上只拼了三五块,也有时一忙起来半个月顾不上它,摊平在桌上的拼图,覆满灰,是城市的、被污染、被耀目灯火所遮掩的星空。
    好像已经拼了很久,拼图老是只有四条边,中间大块虚空,如世界地图,也像一颗空空落落的心。大概一生都拼不完了。
    日子从没这么大把大把过,她不急。剩的块数越来越少,也越来越容易了。图画在她手底下渐渐成形,只差一颗最明亮的星,整个星海,便会跃然而出。
    她的手伸进袋里,没摸到,掏了半日,又不甘地,把纸袋倒过来抖抖,仍然是一无所有。
    她极力地回想:是本来就缺一块吗?还是在一次次转徙中失落了?那次他们是不是没有收拾起所有的?抑或,他悄悄藏起了一小片,留做记忆之碎?
    而他们最后一次通电话,是多久以前的事?
    对这样一幅三千块的大拼图而言,这一小片微不足道,然而却不可或缺。而不到满盘落索,她根本不会发现,在这漫长的旅程里,遗失了些什么,有什么,悄无声息地失踪了。
    而这一幅残破的星空,永远欠缺了一颗星,连女娲也不能修补。
    就仿佛他,以一种缺失的姿态,永远存在于她的生命里,她因此,无法完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