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论性的吸引力

时间:2012-10-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林语堂 点击:

林语堂散文集(在线阅读)  >  论性的吸引力




 
  女人的权利和社会特权虽然已经增加了,可是我始终认为甚至现代的美国,女人还没有享受到公平的待遇。我希望我的印象是错误的,我希望在女人的权利增加了的时候,尊重闺秀之侠义并没有减少。因为一方面有尊重闺秀之侠义,或对女人有真正的尊敬;另一方面任女人去用钱,随意到什么地方去,担任行政的工作,并且享有选举权——这两样东西不一定是相辅而行的。据我(一个抱着旧世界的观念的旧世界公民)看来,有些东西是重要的,有些东西是不重要的。美国女人在一切不重要的东西那方面,是比旧世界的女人更前进的,可是在一切重要的东西这方面,所占的地位是差不多一样的。无论如何,我们看不见什么现象可以证明美国尊重闺秀之侠义比欧洲人更大。美国女人所拥有的真权利还是在她的传统的旧皇座——家庭的炉边——上产生出来的。她在这个皇座上是一位以服役为任务的快乐天使。我曾经见过这种天使,可是只在私人家庭的神圣处所看见,在那里,一个女人在厨房或客厅中走动着,成为一个奉献于家庭之爱的家庭中的真主妇。不知怎样,她是充满着光辉的,这种光辉在办公室里是找不到的,是不相称的。

  这只是因为女人穿起薄纱的衣服比穿起办公外套妩媚可爱吗?抑只是我的幻想?女人在家如鱼得水,问题的要点便在这个事实上。如果我们让女人穿起办公外套来,男人便会当她们做同事,有批评她们的权利。可是如果我们让她们在每天七小时的办公时间中,有一小时可以穿起乔其绉纱或薄纱的衣服,飘飘然走动着,那么,男人一定会打消和她们竞争的念头,只坐在椅上目瞪口呆地看着她们。女人做起刻板的公务时,是很容易循规蹈矩的,是比男人更为优良的日常工作人员。可是一旦办公室的空气改变了,例如当办公人员在婚礼的茶会席上见面时,你便会看见女人马上独立起来,她们或劝男同事或老板去剪一次头发,或告诉他们到什么地方去买一种去掉头垢的最佳药水。女人在办公室里说话很有礼貌,在办公室外说话却有权威呢。

  由男人的观点上坦白地说——装模作样用另一种态度说来是毫无用处的——我想在公众场所中,女人出现是很能增加生活的吸引力和乐趣的,无论是在办公室里或在街上,男人的生活是比较有生气的,在办公室里,声音是更柔和的,色泽是更华丽的,书台是更整洁的。同时我想天赋的两性吸引力的欲望一点也不曾改变过。而且在美国,男人是更幸福的,因为以注意性的诱惑一方面而言,美国女人是比中国女人更努力于取悦男人的。我的结论是:西洋的人太注意性的问题,而太不注意女人。

  西洋女人在修饰头发上,所花的工夫和过去的中国女人差不多是一样多的,她们对于打扮是比较公开的,是随时随地这样做的。她们对于食物的规定、运动、按摩和读广告是比较用心的,因为她们要保持身体的轮廓。她们躺在床上做腿部的运动是比较虔诚的,因为她们要使腰部变细。她们到年纪很大的时候还在打扮面孔,还在染发,在年纪那么大的中国女人是不会这样做的。她们用在洗涤药水和香水上的金钱是越来越多的:美容的用品,日间用的美容霜,夜间用的美容霜,洗脸用的霜,涂粉前擦在皮肤上的霜,用在脸上的霜,用在手上的霜,用在皮肤毛孔的霜,柠檬霜,皮肤晒黑时所用的油,消灭皱纹的油,龟类制成的油,以及各色各样的香油的生意,是越做越大的。也许这只是因为美国女人的时间和金钱较多。也许她们穿起衣服来取悦男人,脱起衣服来取悦自己,或者脱起衣服来取悦男人,穿起衣服来取悦自己,或者同时在取悦男人和自己。也许其原因仅是由于中国女人的现代美容用品较少,因为讲到女人吸引男人的欲望时我很不愿意在各种族间加以区别。中国女人在五十年前缠足以图取悦男人,现在却欢欢喜喜脱下“弓鞋”,穿起高跟鞋来。我平常不是先知者,可是我敢用先知般的坚信说:在不久的将来,中国女人每天早晨一定会费十分钟的工夫,将两腿作一高一低的运动,以取悦她们的丈夫或她们自己。然而有一个事实是很明显的,美国女人现在似乎想在肉体的性诱惑和服装的性诱惑等方面多用点工夫,企图用这方法更努力地去取悦男人。结果在公园里或街上的女人,大抵都有更优美的体态和服装,这应该归功于女人天天保持身体轮廓的不断努力——使男人大为快活。可是我想这一定很耗费她们的脑筋的。当我讲到性的诱惑时,我的意思是把它和母性的诱惑,或整个女人的诱惑作一个对比。我想这一方面的现代文明,已经在现代的恋爱和婚姻之间表现其特性了。

  艺术使现代人有着性的意识,我是一点不怀疑的。第一步是艺术,第二步是商业对于女人身体的利用,由身体上的每一条曲线一直利用到肌肉的波动上去,最后一步是涂脚趾甲。我不曾看见过女人的身体的每一部分那么完全受商业上的利用,我不很明白美国女人对于利用她们的身体这件事情,为什么服从得那么温顺。在东方人看来,要把这种商业上利用女性身体的行为和尊敬女人的观念融合起来,是很困难的。艺术家称之为美,剧院观众称之为艺术,只有剧本演出的监督和剧院经理老老实实称之为性的吸引力,而一般男人是很快活的。女人受商业上的利用而脱起衣服来,可是男人除了几个卖艺者之外,是几乎都不脱衣服的,这是一个男人所创造和男人所统治的社会的特点。在舞台上我们看见女人差不多一丝不挂,而男人却依旧穿晨礼服,结黑领带;在一个女人所统治的社会里,我们一定会看见男人半裸着,而女人却穿着裙。艺术家把男女的身体构造作同等的研究,可是要把他们所研究的男人身体之美应用到商业上去,却有点困难,剧院要一些人脱光衣服去嘲弄观众,可是普通总是要女人脱光衣服去嘲弄男人,而不要男人脱光衣服去嘲弄女人。甚至比较上等的表演中,当人们要同时注重艺术和道德的时候,他们总是让女人去注重艺术,男人去注重道德,而不曾要女人去注重道德,男人去注重艺术的(在剧院表演中,男演员总表演一些滑稽的样子,甚至在跳舞方面也是如此,这样说便是“艺术化”的表演了)。商业广告采取这个主体,用无数不同的方法把它表现出来,因此今日的人要“艺术化”的时候,只需拿起一本杂志,把广告看一下。结果女人自己深深感觉到她们须实行艺术化的天职,于是不知不觉地接受了这种观念,故意饿着肚子,或受着按摩及其他严格的锻炼,以期使这个世界更加美丽。思想较不清楚的女人几乎以为她们要得到男人,占有男人,惟一的方法是利用性的吸引力。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