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青印溪畔(组诗)

时间:2008-11-17来源:天涯社区 作者:沈河 点击:

  
  《泳者说》
  
  衣裳挂在树枝上
  由风吹净风尘
  暮色把我紧裹,没裸露少男之身
  水里点灯,我跳下
  不是跳河,只把身体交水搓洗
  水面平稳,没出现漩涡
  入水出水,均由我掌握
  鱼群抚摸我
  往上游
  少金钱、荣誉和美女的拖累
  摘下一片片水花,放在眉梢
  把身体翻过来,当成容器
  盛下皎洁的月光
  任凭青印溪摇晃
  渐次忘却——
  此时我所处的方向和位置
  
  《松林里》
  
  齐刷刷的衰草之上,受伤的松树
  生长继续
  深藏的一块空地位于山顶
  粗糙,能磨损鞋底
  翠绿的松针布在枝头,掉落的
  仅有几条
  
  不妨碍三轮车停在那里
  带来红色,吓跑一群野鸟
  司机把一天奔跑在街巷的疲惫
  在傍晚在这里消失
  体内的缠绵就要产生,就要扑向
  穿黑衣的情人
  
  不管他们抱得多紧
  我们仨坐在石壁上,一小股风
  把我们当成石头。赖克没带鞋
  稚嫩的小脚不敢下地
  却能扔出一块石头
  告诉风我们不是石头
  
  《旧木材加工厂》
  
  木头成批下山,先囚禁在场地里
  锯子噬咬木头之声
  响彻在青印溪两岸
  鱼群逃散,白鹇掉落羽毛
  
  停止了
  森林少出现新鲜的树桩
  工人回到土地:种粮食种蔬菜
  下脚料腐朽的气息,七倒八歪的砖墙
  越来越多的暮色
  困扰在我的四周
  
  锯声已成了场地里的一株株野草
  我轻轻地走过
  关掉身上所有的灯盏
  防止那块生锈的铁
  又把锯声送出
  2008-5改
  
  《挖》
  
  四野开阔
  就选在这里,挖一个小穴
  先占一个位置,这里全是松林
  耳边阵阵松涛,树上跳跃着不知名的小鸟
  山下是青印溪
  机械声离这里有些远
  
  我开始向下挖
  挖着挖着,形成一个穴
  四方形的穴
  可以放一个骨灰盒
  如今没有这玩艺,来年会有的
  来年有多远?
  来年,放下骨灰盒,盒子烂掉后
  这里的树木一定长得茂盛
  
  小穴会被雨水从山顶冲下的土
  填满,并生长一层杂草
  我每年都会来的
  除去杂草,拿走穴里面的土
  重新呈现一个四方形的穴
  
  《热胀》
  
  炎夏之日,还是那么多的车流
  水没上来
  只有水声上来,滑过一丛丛绿竹
  在半空中萎靡
  缺水浇灌的水泥路
  只能向外扩展
  拱起来的路面如一座小山包
  车辆不再快速行驶
  一处障碍物
  一个踉跄给车里打瞌睡的人
  以一个提醒,然后速度放慢
  好像积怨很深的人慢慢收起怒气
  2005-7-20
  
  《采沙船开进青印溪》
  
  沙在青印溪水底下
  不知生易人的目光如何锻炼成
  这般的锐利
  被看到,开进采沙船
  
  在我眼里
  它只是一堆能发声的废铁
  应送入炉膛,不应放在青印溪
  打乱这里的秩序
  两岸绿竹在恐惧中生长
  完好的水面受到伤害
  
  船,狰狞的铁,被沙覆盖后
  白鹇以为是沙洲
  从岸边飞来,在上面停靠
  突然,从耳传来声音,从脚传来振动
  白鹇赶快逃跑
  2005-4
  
  《观察蚂蚁》
  
  天空的乌云响应雷的号令
  成雨,我跑向炊烟的出处
  我的观察在半途结束
  前一刻观察到的,仍然保留:
  一条虫子突然夭折,被一只蚂蚁发现
  叫来兄弟,扛起来
  向着蚁窝,挪动的速度很缓慢
  第一粒雨点打下来,它们受到惊吓
  却没收起力气
  能否通过垂直的石壁
  能否越过食指大的小沟
  均没进入我的视野
  
  《徒劳》
  
  把火搬进混凝土里面去
  是我早年的想法
  枯草遍地,就要腐烂
  叶片凋零,被风刮得到处乱跑
  把所有的枯草和落叶集成一堆
  熊熊大火刹那间出现
  烤暖一群小学生的手、脚、脸和胸部
  也把我全身烤得通红
  然后,我领着他们抱混凝土
  十分钟过去了,里面的冰凌不见流出水来
  找不到一个口
  我想把一堆火放在里面燃烧
  2006-1-7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