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小吉丁

时间:2018-08-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艾略特 点击:
小吉丁
 
 
 
仲东的春天是它自己的季节
漫漫永昼而到日落却一片湿润,
悬在时间中,在极圈和回归线之间。
当短暂的白昼因为寒霜和火成为最明亮的时刻,
匆促的太阳点燃了地上和沟里的冰,
在无风的冷冽中那是心的热,
在一面似水的镜子里
映照出一道刺目的强光,
在就是晌午时分之所以令人眩目而一无所见。
灼热的光比柴枝的火更烈比火盆更旺,
激起麻木的精神:没有风,只有圣灵降临节的火
在这一年的黑暗时节。在融化和结冰之间
灵魂的活力在颤抖。没有大地的气息
或者有生命之物的气息。这是春天季节
但不是在约定的时间之内。现在树篱
因为雪花短暂开放而一时满身素白,
一次比夏花绽放更突然的花开,
既未含葩待放也不会凋零谢落,
不在世代蕃衍的计划之内。
夏天在哪里?那不可想象的
零度的夏天?
 
如果你到这里来,
选择你可能选择的路线
从你可能出那里来的地方来,
如果你在山楂花开的时候到这里来,
你会发现五月里,树篱又变白了,
飘散这迷人的甜香。
到旅程的终点都一样,
如果你像一位困顿的国王夤夜而来,
如果你白天来又不知道你为何而来,
那都一样,当你离开崎岖的小径
在猪栏后面拐向那阴暗的前庭和墓碑的时候。
你原先以为是你此行的目的
现在不过是意义的一层贝壳,一层荚
只要有什么目的能实现的话,目的才破壳而出。
或者是你原先根本没有目的
或者是目的在于你是想象的终点之外
而在实现的过程中已经改变。另有一些地方
也是世界的终点,有的在海的入口
或者在一片黑暗的湖上,在沙漠中
或者在一座城市里——
但是在地点和时间上,这里是最近的地方,
现在和在英格兰。
 
如果你到这里来,
不论走哪条路,从哪里出发,
在哪个地方或哪个季节,
那都是一样:你必须抛开
感觉和思想。你到这里来不是为了证明什么,
教诲自己,或者告诉什么新奇的事物
或者传送报告。你到这里来
是到祈祷一向是正当的地方来
俯首下跪。祈祷不只是
一种话语,祈祷者头脑的
清醒的活动,或者是祈求呼告的声音。
死者活着的时候,无法以言词表达的,
他们作为死者能告诉你:死者的交流思想
超乎生者的语言之外是用火表达的。
这里,无始无终的瞬间的交叉点是英格兰,
而不是任何其他地方。决不而且永远。
 
 
一个老人衣袖上的灰
是焚烧的玫瑰留下的全部尘灰。
尘灰悬在空中
标志着一个故事在这里告终。
你吸入的尘灰曾经是一座宅邸——
墙、护壁板和耗子。
希望和希望的死亡,
这是空气的死亡。
 
在眼睛之上,在嘴巴里
有洪水和干旱,
止水和死沙
在争斗着谁占上风。
坼裂的失去元气的泥土
张目结舌地望着徒然无益的劳动,
放声大笑而没有欢乐。
这是土的死亡。
 
水和火取代
城镇、牧场和野草。
水和火嘲弄
我们拒绝奉献的牺牲。
水和火也必将腐蚀
我们遗忘的圣殿和唱诗席的
已经毁坏的基础。
这是水和火的死亡。
 
 
在黎明来临前无法确知的时刻
漫漫长夜行将结束
永无终止又到了终点
当黑黝黝的鸽子喷吐着忽隐忽现的火舌
在地平线下掠飞归去以后
在硝烟升腾的三个地区之间
再没有别的声息只有枯叶像白铁皮一般
嘎嘎作响地扫过沥青路面
这时我遇见一个在街上闲荡的行人
像被不可阻挡的城市晨风吹卷的
金属薄片急匆匆地向我走来。
当我用锐利而审视的目光
打量他那张低垂的脸庞
就像我们盘问初次遇见的陌生人那样
在即将消逝的暮色中
我瞧见一位曾经相识、但已淡忘的已故的大师
突然显现的面容,我恍惚记得
他既是一个又是许多个;晒黒的脸上
一个熟识的复合的灵魂的眼睛
既亲密又不可辨认。
因此我反复了一个双重角色,一面喊叫
一面又听另一个人喊叫:“啊!你在这里?”
尽管我们都不是。我还是我,
但我知道我自己已经成了另一个人——
而他只是一张还在形成的脸;但语言已足够
强迫他们承认曾经相识。
因此,按照一般的风尚,
双方既然素昧平生也就不可能产生误会,
我们在这千载难逢,没有以前也没有以后的
交叉时刻和谐地漫步在行人道上作一次死亡的巡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