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秋歌二十七首(选三)

时间:2017-04-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陈东东 点击:

 之一


 秋天暴雨后升起的亮星推迟黑暗!
 玫瑰园内外,洗净的黄昏归妃子享用,
 被一个过路的吟唱者所爱。
 牛羊下来,谁还在奔走?
 隐晦的钟声仅仅让守时的僧侣听取。

 海波排开的狮子门行宫落下了王旗。
 精细的发辫。泉眼和丁香。
 火焰。喷水池。与半圆月相称的年轻女官
 从中庭到后花园,于微光中诵读写下的诗篇。

 于微光中诵读,这千年之后泛黄的赞颂
 在她的唇齿间。当伟大的亮星
 破空而出,--啊南方,扇形展开的水域和丰收!
 艳紫的凉亭下忧心的皇帝愈见孤单,
 命令掌灯人燃起了黑夜。

 夜色被点燃,如塔上的圣诉,
 聚集人民和四散的鸟群。
 妃子倾听,美人鱼跃出--
 啊吟唱者,吹笛者,他独自在稻米和风中出没,
 仰面看清了旋转的天象。
 他步入民间最黑的腹地,以另外的火炬,
 照耀蓝色的马匹和梦想。
 而醉于纸张的皇帝却起身,
 赐福露水、女性和果实。

 伟大的亮星!亿万颗钻石焕发出激情!
 两种不同的嗓音正交替。--牛羊下来,
 谁还在奔走?诗篇在否定中坚持诗篇,
 启发又慰藉南方的世代。


 之五

 

 翻山见到满月的文法家即兴歌咏:
 在鹰翅之下,沟渠贯穿白净平野,
 冷光从牛栏直到树冠;
 长河流尽,崇山带雪,
 明镜映现的娇好容颜由发辫环绕。

 长河流尽,崇山带雪。
 秋气托举著群星和宁静。
 紫鹿苑深处的讲经堂上,
 朱砂,环佩,明辨之灯把女弟子照亮。

 他翻山而至,头顶著满月,
 手中的大丽菊暗含夜露。
 他站在拱廊前即兴歌咏;生命解体;
 爱正醒悟;火光之中能被人认清的
 难道是幸福?

 肉身之美在紫鹿苑中,
 被一个文法家辞语编织。
 肉身之美在诗歌的灯下,
 远离开秋天,被音节把握。

 莲花之眼。红宝石之唇。
 讲经堂上,一部典籍论述万有,
 另一部典籍证明了起源。
 应和的女弟子舞蹈的脚镯,
 一轮满月横贯裸体。

 白净平野间物质倾斜。文法家翻山
 把精神启示。丰乳。美臀。
 三叠细浪的秋天的小腹。
 中立无害的茸毛之中有神的笔触。

之七


 幻想的走兽孤独而美,经历了睡眠的
 十二重门廊。它投射阴影于
 秋天的乐谱,它蓝色的皮毛,
 仿佛夜曲中
 钢琴的大雪。

 它居于演奏者一生的大梦,
 从镜子进入了循环戏剧。
 白昼为马,为狮子的太阳,
 雨季里喷吐玫瑰之火。

 满月照耀着山鲁佐德。大蜥蜴虚度
 苏丹的良夜。
 演奏者走出石头宫殿——
那盛大开放的,那影子的

 花焰,以嗓音的形态持续地歌唱:
 恒久的沙漠;河流漂移;
 剑的光芒和众妙之门;
 幻想的走兽贯穿着音乐;夜莺;
 迷迭香;钢琴的大雪中孤独的美。

 山鲁佐德一夜夜讲述。演奏者猩红的
 衣袍抖开。一重重门扉为黎明掀动,
 那幻想的走兽,
 那变形的大宫女,
 它蓝色的皮毛下铺展开秋天。

 醒来的大都晨光明目。
 弯曲的烟囱;钟声和祈祷。
 喧响的胡桃树高于秋天,
 幻想的走兽,又被谁传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