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疯狂的生孩子崇拜之下,男性也是受害者(2)

时间:2019-11-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侯虹斌 点击:
  
  他们只不过想娶一个媳妇而已,为什么要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个链条上真正赚钱的,真正坑这些男性的,是中介,是中国人,是自己人,甚至是老乡。值得思考的是:为什么这些看上去就可疑的跨国婚介,竟然能够屡屡得手?
  
  我们不知道,那些与中国男生相亲的巴国女孩,是否清楚这种相亲意味着什么,她们是否愿意来到遥远的中国,接受一个生活习俗完全不同的世界,还是只想利用“交往”的借口发一笔过路财。但是,就我们所知的经验,以女孩的婚姻为筹码,为全家人创造额外的收入或者改变命运的机会,这不是某个地区的个例,而是一种在底层很普遍的现象。每一个招弟、引弟、爱弟们,都是她们弟弟娶媳妇的彩礼,或上大学的依靠。
  
  我们在谴责无良中介利用信息差做局骗钱的同时,也应该对那些故事里的人们的处境,抱有最低程度的理解。
  
  二
  
  很多人都被这个逻辑链条骗了:
  
  在中国娶妻难,中国女人要彩礼,我去其他更穷的国家娶一个女人不就行了?而且,外国的女人不像中国女人那么拜金,她们更纯洁(处女、无性经验),更听话(她们在中国孤独无依无靠),花钱更少(她们没见过钱),更年轻漂亮(因为可以随便我们挑)……
  
  不只是普通人会被这种逻辑整晕,就连媒体相关新闻也免不了这种话术的恶臭,类似“彩礼太高,农村人娶不上媳妇怎么办?”的标题充斥各种媒体话题。而且很多人把这种“娶不上媳妇”的原因归纳为女性“太拜金”。
  
  其实,在江浙或者发达城市里,不要彩礼、或者有高额嫁妆的年轻女性很多,但是她们要求的男性的素质也很高,她们有选择权。
  
  即使在中国农村,这种选择也渐渐成为普遍现象,连专门负责给农村青年作媒的媒婆——这群说不上多么讲究男女平等的农村中老年妇女——也知道,不是越肯给高彩礼的男青年家庭越好找对象,而是个人条件相对好的男青年才好找对象。很多农村女性在找对象的时候,主要看的还是对方的性格和家庭条件;而那些打光棍的男青年,往往有着某种明显的缺点,比如有不良嗜好、好吃懒做、毫无经济能力、毫无责任心、家庭条件太差。
  
  于是,当这些人嫌弃中国女性“拜金”,把目光投向其他国家的时候,就会发现,那里的女性(加上中介)要的钱更多,而且你更没有希望把她带到你的身边,长久生活,无法沟通的生活质量更差。在异国,他们也不可能找到他们理想中的光产牛奶不吃草的妻子。
  
  巴基斯坦女孩完全不符合他们的想象。甚至,全世界没有哪个地方的女孩真的符合这种想像吧?
  
  无论在任何国家,女性都希望在一定范围内挑选尽可能条件好、品行好、尊重女性、能共同承担生活的男性。而这些在自己家乡娶不上媳妇的男性,不管是个人经济条件、教育程度、人际交往能力,还是眼界经验,都无法让他们成为有竞争力的存在。换句话说,以他们的素质,遇到骗钱的黑中介,或者女方家庭的出尔反尔时,完全没有能力让自己全身而退。
  
  文中还提到一起出国的人当中,有一位北大的博士,妻子离婚后,也去了巴基斯坦相亲。后来被骗了十几万,追不回来了。他同样适用于我上述的那个判断。
  
  所以,男性的“剩下”,既是因为长时间的重男轻女导致的男多女少(绝对数量上的“剩下”),同时,也是相对的“剩下”(女性衡量利弊,与其跟不满意的人结婚生育,不如放弃宝贵的生育机会)。
  
  所以,就算中国的男性与女性人口绝对数量一模一样,仍然有些人是结不了婚的。比如,很多独立女性宁愿单身也不愿意屈就婚姻,更不用说生育。
  
  三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领导的课题组,承担了国家卫计委委托的“单独二孩”、“全面二孩”政策影响预判研究工作。按这个课题组的预测数据,2020年,35岁至59岁的未婚男性在1500万左右,2050年接近3000万。
  
  人口普查调查数据显示,中国35岁到59岁的男性人口未婚的比例大概在4%左右;因为女性终身未婚的比例大概不到3‰。”而在其中,受教育程度低的男性往往是终身未婚的主流。1990年,35岁到59岁的、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的未婚男性占未婚男性总数的12.7%。2010年,这个比例接近15%。(考虑到小学及以下文化程度的人比重并不高)
  
  对于这些数据,很多人忧心忡忡。特别是当“结不了婚”成为新闻媒体经常报道的常态现象的时候——
  
  2013年,北京一名男子因未婚妻提出“要结婚先买房”,无法谈拢,将其掐死。而这个首付房款,她只要男方家里出8万元。
  
  2017年,河南有一位中年女性跳河自杀,其后,她的丈夫也跳河轻生,被救回。据当事人陈述,是因为儿子要结婚,女方要求买车作为彩礼,母亲买不起车,遂想不开寻短见。
  
  2018年,江苏高邮一位37岁的男子,因为父母没有凑齐他要的彩礼,愤而杀掉了60岁的母亲。
  
  2018年,江西鹰潭许某,借贷40多万元、家里背上巨额债务,试图骗婚,骗婚失败后,砍死了未婚妻。
  
  2019年,一位20岁的男青年(未到结婚年龄)要结婚,女方母亲要求给10万彩礼。该男青年向父母要钱,父母说家里欠了一大堆债,没钱。该男青年喝农药自杀,被及时救回。
  
  2019年,浙江绍兴一位22岁的男子,因为母亲不肯给他16万彩礼结婚,跟前女友分手了,因此怨恨家里人,先是割了腕,然后又要跳桥轻生,被警方救回。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