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最懂女人的是《金瓶梅》

时间:2018-12-0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刘晓蕾 点击:
最懂女人的是《金瓶梅》


《金瓶梅》的故事,从西门庆、潘金莲和武大、武松开始,这个创意来自《水浒传》。
 
《水浒传》是男人的传奇。施耐庵笔下的女人,但凡漂亮的,都爱偷汉子,最后也都不得好死。好人孙二娘和顾大嫂,不是母夜叉就是顾大虫。好不容易有个又好看又正气的扈三娘,却像木偶一般。
 
有人说施耐庵直男癌,但贴这标签似乎也不对。
 
你看,他写“淫妇”们偷情,笔法旖旎,津津有味。潘金莲撩武松,先跟叔叔单独喝小酒,接着就问人家隐私,还上手捏人家肩膀:叔叔,穿着这单薄,不冷吗?最后使出杀手锏:叔叔,你若有意,请喝我半盏残酒!
 
 
这撩汉的功力!一般人真扛不住,但武松不是一般人。
 
写阎婆惜搭上白面小生张三郎,疏远舞枪弄棒的黑粗宋江。阎婆想让二人和好,把宋江拉过来,在下面喊:儿啊,你的三郎来啦。阎婆惜飞也似地下楼,却发现不是她的张三郎,而是黑三郎,一扭头又回去了。
 
而潘巧云跟师兄裴如海的故事,更像偷情教科书一样,两人商定时间、地点、方式,还别出心裁,拉了一个和尚当更夫报时。
 
直男编不出这样的剧本,写不出这一路的迤逦,但他又让她们死得这么惨,个个都被开肠破肚。这微妙的纠结,是因为他觉得这些女人太危险:潘金莲撩汉,潘巧云看见师兄心眼俱开,阎婆惜躺在床上思念张文远……个个风情万种,散发着危险的气息。一旦被撩,好汉们就会患上“溜骨髓”,人生彻底完蛋。
 
施耐庵一定要写死她们,所以武松杀潘金莲,杨雄杀潘巧云,宋江杀阎婆惜,下手狠辣,心安理得。
 
然而,在《水浒传》里惊鸿一瞥,很快被杀的潘金莲们,在《金瓶梅》里,却摇曳多姿,伤花怒放。
 
《金瓶梅》的女主角都是已婚女性。第37回里,少女韩爱姐第一次出场,尽管她“意态幽花秀丽,肌肤嫩玉生香”,西门庆的眼里却只有她母亲,二十九岁的王六儿:“长挑身材,紫膛色瓜子脸,描的水髩长长的。”心摇目荡,不能定止。
 
潘金莲遇到西门庆,是二十五岁,李瓶儿二十四岁嫁给西门庆,金莲是二次婚姻,李瓶儿已经是三嫁了,她们像熟透的蜜桃,浑身都是故事。孟玉楼嫁给西门庆时,已然三十,作者这样写她:“行过处花香细生,坐下时淹然百媚。”当年胡兰成要形容张爱玲,不得好词句,张爱玲对他说:这两句最好,可以送给我。
 
西门庆死后,清明节吴月娘们去上坟,李衙内偶然看见玉楼,不觉心摇目荡。回家后念念不忘“长挑身材,瓜子面皮,模样儿风流俏丽”的玉楼,想尽办法遣媒人说合,终于娶得美人归。
 
彼时的玉楼,已三十七岁了,李衙内三十一岁,妥妥的姐弟恋。
 
真是惊人。要知道,在那个时代,女性十三岁就能嫁人生子,三十七岁差不多已是中老年妇女了。在妙龄少女扎堆的传统文学世界里,这个年纪的女性,不是慈爱的母亲,就是低眉的儿媳,还有凶悍的婆婆,角色属性突出,全无女性韵致。
 
 
中国男性其实很专一,一直都喜欢十八岁的少女。少女是空白的纸,可以画最美丽的图画,可以按自己的想法塑造她,占有她。这大概是男权社会里,大多数男人的梦想吧?金庸笔下可谓美女众多,但他格外钟情的还是小昭、钟灵和双儿这样的,年轻可爱,圣洁痴情。她们的世界那么小,刚好只放下一个男主角。连《聊斋志异》里的狐狸精,也懂男人心理,所以个个都变化成妙龄美少女,满是处女的芳香。
 
日本小说《源氏物语》,主人公光源氏收养了小女孩紫姬,从小教育她顺从、崇拜自己,对他全心全意无所保留:“从幼年起,无论何事,凡我心中不喜爱的,她从来不做。”他娶了她,但紫姬后来郁郁而亡,结果并不好。
 
这些少女,不是“袅娜少女羞,岁月无忧愁”,就是“笑颜如花绽,玉音婉转流”,她们不是《红楼梦》里被宝玉奉若神明的“水做的骨肉”,因为她们只有空洞的年龄和笑靥,没有内心世界,没有灵魂。
 
我想起夏姬,历史上著名的狐狸精之一。她是春秋时代的人,出身郑国公室,不巧先后两任丈夫都死了。她作风豪放,先跟陈灵公私通,另外还有情人。一次,情人间乱开玩笑,惹怒了夏姬的儿子,射死了陈灵公,引发了陈国内乱。楚国趁机跑来主持正义,楚庄王看上了夏姬,手下屈巫进谏:大王,这个女人克死了两个丈夫,又让陈国大乱,不能娶!后来夏姬嫁给了襄老,襄老战死,正是屈巫,带她私奔到了晋国。
 
彼时,夏姬四十三岁,已是不惑之年。
 
夏姬的时代,文明尚未烂熟,女性的贞操、男性的忠烈,还不是勒紧脖子的绳索,夏姬不过是一个美丽而放纵的女人。但在写刘向的《列女传》里,夏姬成了这个样子:“其状美好无匹,内挟伎术,盖老而复壮者。”他不懂为何这样一个“老女人”还能让屈巫疯狂,只好脑洞大开,怪力乱神一番:这女人永远十八,身怀邪术,会采阳补阴!
 
 
没有审美能力,不懂爱情,也就罢了,连想象力也这么猥琐!我怀疑施耐庵也是这等脑回路,真的!他笔下从来没有正常的爱情,只有奸情,还让李逵一刀剁了一对小恋人,莫名其妙。
 
相比之下,兰陵笑笑生简直是中国男人的另类和叛徒。
 
他真懂得女人。他让时间赋予女性独特的意韵与风致,呈现她们的爱与痛,肉体的沉重与现实的纠结。他笔下的女人是酒,滋味老辣;是风,浩浩荡荡;也是生活,既沉重又轻盈。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