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琼瑶所谓的爱,其实是廉价的自我感动

时间:2017-05-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鞠白玉 点击:
琼瑶

  我曾经强烈地怀疑,少女期沉迷琼瑶小说的人,是不是很容易把人生都过成排比句和感叹号。如今竟然因为一个老人的失智,亲眼瞥见了什么叫排比句和感叹号的活体。
  可能最具窥视狂病症的人都无法正视琼瑶在社交媒体上的日记,现今与回忆的交织,情天恨海可以追溯到半世纪前,一个人是怎样爱另一个人的,另一个人是如何回应的,皆是呼唤,皆是呐喊,每一句话都是虐心虐肺的舞台剧台本。不是我开地图炮,真的暗自觉得台湾女星多带有这样的Drama体质,煽情、咆哮、痛陈,或动不动忏悔、感恩,她们把该在大银幕上的激情都发泄在日常中了,演戏时怎么办?又或者,生活里就这么肆意洒狗血,演戏时又怎样把控情绪?
  
  从前我以为爱情是放在心上看在眼里偷偷念想,是只属于俩人的最私密的情感呢!没想到还能在广场上匐地呼号,两个人的爱情如果愿意细细描写,竟然可以洋洋洒洒地写半个世纪。
  琼瑶年近八旬照顾着九十高龄的昏迷不醒的丈夫,是平常还是难得?能携手半世纪的夫妻老来都可能遇上这样的情境,真爱虽隽永,但人终归还会生老病死面对离别,把人生里的普遍结局煽成旷世之爱,琼瑶始终是宝刀未老。 但因为同样挚爱父亲的三个子女对父亲的生命归属有不同意见,她的决定竟是再不去医院了。真是急转直下的剧情。
  尽管三十几年前琼瑶能在大陆获得数千万计的读者,但如今在社交媒体上动辄痛陈万字却难以得到观众的共鸣,甚至招致嘲讽和厌恶,因为生活不是戏。世上有许多高产作家过着低调隐秘的私人生活,琼瑶却将私人生活事无巨细地描述,连对话都粘贴复制,真是暴露了虚弱任性的个性,从她成名起便将自己暗示成一个舞台剧界的Drama Queen。如果你在生活里还能见到这样体质的人,当她不断强调不断美化某一方面时,也许意味着她在这方面潜意识上的隐忧。
  
  用文字和平鑫涛秀了半世纪的恩爱,只是为了显示他们不是寻常之爱,是走投无路的奇缘,是悬崖挡车以命博来的真爱。因为她知道这份情感是带有原罪,是以一个毫无过错的温婉女性的失婚,和三个年幼子女被父亲抛弃为代价。一个曾经貌美且有名望的女性在情感道德上的抉择必须去污名化,于是琼瑶使用的方式是日复一日的煽情与呼号。但看平鑫涛原配林婉珍如今的照片,银发美人儿,画雅致工整的小画,看面相就知道什么叫岁月从容,人家早就翻篇去新生了,子女也总会长大成人,活自己的人生去了,只有琼瑶本人还深陷在原罪的剧情中无法自拨。
  有一类爱写字或爱读书的女性有一种特性,她们非常需要他人的高度认同。即便他人本不关心她们的是非对错,她们也会想法子吸引他人的目光,并且用雄辩不断地催眠出一种真理,凡是她们做的就必是正确的且不寻常的。
  从琼瑶的戏码还能想到最近在真人秀上的伊能静,用微博高调慷慨地分享了一切的人,天生的公众人物,患有情感裸露癖。区别只是平鑫涛一直很享受配合演出,但秦昊是尴尬沉默的。但无需怀疑秦昊对妻子的爱情和依恋, 一个女人从身体到灵魂都在夜以继日地表达我爱你我特别爱你,凡是男人就很受用。
  
  伊能静在真人秀里不慎将女儿跌落后,到厨房给自己一记耳光后就痛哭起来,接着秦昊拥抱母女安慰,落在一个温馨的镜头里。可是很多为人母的女性都反感起来,你一直在表演深情、伟大、包容、忙碌与牺牲,当然无暇顾及还需要表演细心。连伊能静自己都承认秦昊是为她请了保姆和司机的,她在日常并非是真人秀里四面楚歌的处境,就像琼瑶阿姨自己都承认有秘书、保姆、护工在帮她照料丈夫,而且她每周只需去医院三次。干吗还非这么卖力演出?要知道观众的窥伺私密和演员自我暴露是两种心理效应。
  伊能静想在真人秀上示出一种寻常夫妻的不寻常之爱,是因为她需要观众对之前质疑的男小女大的婚姻做出认同,无奈秦昊太木讷害羞,或者说秦昊太爱惜自尊,才让剧情尴尬到观众都坐不住了。日常生活里,妻子对丈夫讲了一百句情意绵绵的话,丈夫只是埋头扒饭嗯啊应对,哪个妻子会不气炸?会像她一样始终巧笑倩兮?剧情严重失真。如果她想笃定这就是真实的一面,那么一个喋喋不休的聒噪妻子配上一个埋头沉默玩游戏的丈夫真是太悲剧太难堪了,这样的婚姻还有什么好沾沾自喜?
  
  表演型人格的人绝不会承认自己在演,情感和情绪的公共化使得她们必须小心剔除掉弱点和纰漏,一个假想中的完美人格在驱动着每样事情都必须呈现出尽善尽美,这样的人的一生几乎都是光荣正确的。如果真有令人置疑的不太正确的地方, 她们一定是受害者,是被纠缠和欺骗的,是痛苦柔弱的那一方。就像琼瑶给平家子女一口气写下十几个排比句,说自己如何不该在某年为皇冠写下小说,某年遇上平鑫涛一样,如果有错也是命运的错,不是自己的错。可是,演了一辈子聪明果敢坚强,为何你当年呆呆伫立会受命运摆布呢?
  心理学家遇到表演型人格也会怵头,因为经年累月的自我暗示下,这样的人被戏码围得牢不可破,社交媒体是这类人的最好的归宿,否则她们就会密集地写自传或是带有自传性质的所谓文学书。表演必须有出口,有读者和观众,因为自我认同需要外界的强烈呼应,但同时她们也会忽略掉观众的真实反应,就像琼瑶不会正视这种群嘲,她无暇去想,为什么大家面对她的爱情,她的付出,甚至她要跳楼,都是一片漠然。她不明白,煽情虽然让她吃了一辈子的创作饭,但放诸在平凡生活里,自我感动是最廉价的情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