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也许只有薛宝钗最了解祁同伟们

时间:2017-04-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闫红 点击:
也许只有薛宝钗最了解祁同伟们
 
  (一)
  《人民的名义》里,祁同伟死去之时,成了他一生里最有光辉的一刻,他红了眼眶,厉声嘶吼:“没有人能审判我,去你妈的老天爷”,随即饮弹自杀。弹幕上,瞬时间一片唏嘘,“祁同伟”跋涉了漫长的五十集之后,跌到了他人生的谷底,却爬到了热搜的榜首,扮演者许亚军的粉丝数,一夕涨了五万,而之前,不过只有十一万。
  可是祁同伟死得很无辜吗?当然不是,剧中多处显示,祁同伟没少干龌龊事,他伙同情人高小琴侵吞大风厂资产,庇护轮奸少女的亲戚,把乡里乡亲弄进公安局,还企图谋杀昔日恋人的弟弟……只是,相对于他的好与坏,同情他的人,更在意在他身上看到“我们”,没错,他的“坏”在一定程度上,是由他的弱小推动的,这种“弱小”,使他,更像是跟“我们”一伙的。
  
  他的对手则强大得令人不寒而栗,比如梁氏父女。只因梁璐向祁同伟求爱遭拒,他们就报复性地将他发放边远山区。祁同伟最初也曾想以正当的方式搏击命运,比如主动要求进入危险的缉毒队,身中三颗子弹,立下大功,但他的英雄事迹,在权力的海洋里,如一粒微不足道的盐,无声无息地就给融化了。
  有点像武松,发现哥哥无辜惨死时,他一开始也是去找官府,但是官府不理会,他们只好用自己的方式寻求正义。
  心死之后的祁同伟,踏上歧途,为了得到他所得到的,做违心之事,游走法律边缘,不惜伤天害理,是挺可恨,但更加可恨的,还是以梁氏父女为代表的,站在祁同伟另一面的人。
  他们轻而易举地将他玩弄于股掌之上,只需用弹弹烟灰那么大的力气,梁璐大言不惭地说,她是在替祁同伟考验他和陈阳的爱情,那个从头到尾活在对话里的梁书记则更无耻,声称他是想以这种方式栽培祁同伟。
  
  在“赢家通吃”的社会里,两者的力量对比,犹如蜉蝣与大树,只是,蜉蝣本无意招惹大树,大树却不肯放过蜉蝣,蜉蝣撼树的背后,是它的一种悲怆。
  赢家对于弱小者的全面碾压还不仅于此,因为他们资本深厚,有着更多的缓冲,如果他们愿意,还能轻易地显得更加有追求有境界有气质。
  比如剧中扮演反贪局长侯亮平的陆毅,虽然背景空白,但剧中多处暗示他来头不小,或者他的妻子钟小艾来头不小。祁同伟身中三颗子弹也没能去北京和心上人团聚,这个艰难的梦想,在侯亮平那里,不费吹灰之力。
  侯亮平没有一部充满血泪的成长史,没有那么多需要感激需要回报的乡里乡亲,没有极度匮乏产生出来的对于权力的饥渴,浓眉大眼满脸正义对他来说so easy。
  那个满嘴仁义道德的高育良,老说祁同伟怎么不跟侯亮平学学,他学得了吗?别的不说,同样是不惧杀身成仁,侯亮平劝说祁同伟自首时,省委书记都看着直播为他点赞,祁同伟和毒贩对峙中枪之后,连点水花都没溅。
  是这样一种不公平,导致了道德评判上的失衡,世道假惺惺,我们又何必太正经?善恶标准变得模糊之后,祁同伟那些尽管有时是指向更加弱小者的罪恶,不知不觉被豁免了,当他喊出要“胜天半子”,他展示了一个弱小者,对于这世道凌厉的报复。
  
  (二)
  法律与道德,是我们约束自身的两条准则,法律有延时性,在有些区域还不可及,首先起作用的,是自己的良心。良心让你不会像梁氏父女那样,悍然对弱小和无辜者下手,也让你不会在隐蔽处顺手牵羊。当强大者,依仗赢家红利为所欲为,弱小者,会自然而然地觉得,自己偷摘别人三瓜俩枣算什么?
  那种失衡感,是形成互害型社会的根由,良性社会会让弱小者,获得哪怕是有限的利益共享。如何建立这种社会,是一个大题目,我就不挑战了,只说在《红楼梦》里,薛宝钗深谙这个道理,并且试图在她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建立这样一种秩序。
  《红楼梦》五十六回,凤姐身体欠佳,王夫人等又有各种烦冗之事,探春、宝钗、李纨被委以管家的重任。家里那些老婆子们原以为这三个人好搪塞,过了几件事,才发现比凤姐更难对付,暗中抱怨:“刚倒了一个‘巡海夜叉’,又添了三个‘镇山太岁’!”
  她们三个配合得确实非常好,尤其是探春和宝钗,探春有点像《人民的名义》里面的李达康,是冲在荣国府改革前沿的一员大将,她去赖嫲嫲家串个门,也能发现花园里“一个破荷叶,一个枯草根子都是值钱的”,决定将大观园承包给家中的老婆子们栽种。
  
  如此一来,荣国府有所收益,承包者亦有丰厚盈余,如何承包和分配,颇为考验执政者的智慧。
  她们召来老婆子们,听取民意,不少人表现得非常踊跃,表示自己愿意干,能干。但和大多数民意会一样,这个会也是走个过场,等到这帮热情高涨的老婆子走了之后, 探春问宝钗:“如何?”宝钗笑答道:“幸于始者怠于终,善其辞者嗜其利。”探春听了,点头称赞。该用谁,她们心中自有一本账,缺乏实力的积极主动,在领导眼里,只是个笑话。
  她们拟定了几个人,都是比较稳妥或善于栽种的,唯在谁来承包利益最为丰厚的蘅芜苑和怡红院上发生分歧。
  平儿推荐薛宝钗的丫鬟莺儿的母亲,她在弄香草上非常在行,宝钗反对,不愿意让自己家里的人,掺和到荣国府的经济事务里去。但她也想出了一个办法,莺儿的母亲,和贾宝玉的小厮焙茗的母亲老叶妈极其要好,不如将这两处承包给老叶妈,她私下里若是再外包给莺儿的母亲,那是她自己的事了。
  至于地租如何使用,宝钗也自有一番见解。首先,她建议和园子里的开销直接冲抵,避免账房的盘剥:“谁领这一分的,她就揽一宗事去。不过是园里的人动用。我替你们算出来了,有限的几宗事,不过是头油、胭粉、香、纸,每一位姑娘,几个丫头,都是有定例的;再者各处苕帚、簸箕、掸子,并大小禽鸟鹿兔吃的粮食。不过这几样。”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