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黄易,被低估的殿堂级武侠作家

时间:2017-04-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克飞 点击:
黄易

  黄易去世,留下一众煌煌巨著和莫大声名,“网络穿越文祖师爷”这个名号也注定相随,但“走得太早”四字,才是最真实的叹息。
  武侠小说在金庸和古龙的时代达到巅峰,又有尚未走火入魔时的温瑞安延续辉煌,但要说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还得向上追溯到民国时代。那时,以《蜀山剑侠传》打造宏大仙侠世界的还珠楼主,在武侠小说一众派别中自成一家。那树状人物谱系已然编织成熟,由此可以衍生无数外传别传后传前传,一如后世的奇幻小说《龙枪》系列,还有温瑞安那挖坑无数却永远填不完的浩瀚大江湖。如果能给他一张安静的书桌,再假以天年,真不知他能创造出一个何等瑰丽的故事体系。
  
  可惜的是,后来还珠楼主无奈封笔,再也无法在报刊上发表那些引无数读者紧追不舍的“小资产阶级封建遗毒”。
  说来也巧,即使拥趸无数,颇得大陆官方礼遇的金庸,当年也被称作有毒。有人称之为洪水猛兽、封建遗毒,也有人说孩子们看了小说就会离家出走去少林学功夫——可少林在金庸的世界里,明明不怎么招人待见好吗?
  放到今天,这些旧时思维当然已是笑话。但“黄易有毒”这说法,却在网络时代又复得见。当年《寻秦记》一出来,惊为天人者自然多多,但也有不少人以低俗视之。后来“种马”文在网上风行,多少也成了黄易的罪名,认为是他带动了这种一男N女的恶俗风潮。所幸后来网文泛滥过甚,反倒淹没了祖师爷,终于还他一个清静。
  
  我一向不喜道貌岸然式的正派,甚至连真正派也敬而远之。前段时间开过一个玩笑,说自己喜欢“以俗气掩饰纯真”,虽是玩笑式的自夸,却也算是苦苦追求而不得的人生目标。我对黄易的观感,恰恰也类似于此——他同样以俗气掩饰纯真,可惜世人多半因为他的名气和文字忽视了这一点。并低估了他。
  黄易身上有许多我极喜欢的特质,其中极重要的一点是坚持。写作是件极辛苦的事,忍受孤独式的写作尤为辛苦,但相比之下,最辛苦的反而是黄易这种人,声名日隆,版税甚丰,带着大可以躺在旧作上享乐的惰性继续写作,着实挠心。但黄易一直在坚持,即使有些作品被指为走火入魔,有些作品的转型并不被看好,可他从未停息过。
  这一点,起码挖坑无数却打死也不填的温瑞安就该汗颜。要知道,以黄易作品的宏大江湖构架,他同样也有成为温瑞安的条件,带着一堆填不完的坑和昔日荣光招摇过市,可他拒绝了。无论《寻秦记》还是《大唐双龙传》,无论《覆雨翻云》还是《边荒传说》,共同特点都是巨长,还有一个共同特点则是均已完结。
  他那超绝的想象力也曾令我屡屡惊叹。项少龙的穿越本属寻常,可不寻常的是他的种种奇遇,以及以他为线索的战国铺陈。《边荒传说》虽有诸多篡改历史之处,可那些历史上真正存在的人物与虚构的边荒群雄轮番登场,不但毫无违和感,还共同构架出一个动荡的五胡乱华时期。仅仅是这驾驭故事的功力,当下网络穿越文的作者们便拍马难及。
  更精彩的是书中随处可见的巧思。如《寻秦记》结尾,项少龙听到儿子自己将名字改为“项羽”时,先是震惊,后是释然,我等读者何尝不是如此。
  前几年,我在一个游戏里见到了类似的巧思,为之拍案叫绝。当年日本光荣公司有一款名为《曹操传》的战棋游戏,耐玩度极高,且主程序可塑性强,所以出现了不少网友自制的改编版本,其中有一款台湾网友制作的《姜维传》极为考究,每句对话都带着典故,引出人物与剧情,熟读《三国志》和《三国演义》的人,简直要步步击掌。
  话说《三国演义》中曾有一位出场仅仅一次的虚构人物,名叫宁随,曾为姜维献策,被视为演义中被低估的虚构人物之一。《姜维传》将这昙花一现的将领与马谡合而为一,虚构了一段诸葛亮挥泪斩马谡,姜维暗救马谡,马谡为了报答,改名宁随(取“宁死相随”之意)跟随姜维的故事。
  在我看来,仅仅是这个情节,这款《姜维传》就完胜大陆网友的无数改编版。来自香港的黄易成了大陆穿越文无法超越的祖师爷,台湾网友的《姜维传》又如此考究,实在让我忍不住将之归为文化和教育的差别。
  《边荒传说》中,边荒团的桥段极具现代意识,看起来似乎与穿越小说里那些“今为古用”别无二致,可实则差别巨大。边荒团符合边荒集中人肆意妄为、天马行空的性情,可那些回到三国发明火器、把霹雳车做成现代大炮之类的“今为古用”,已然超越了历史和人性的局限,成为真正的意淫。
  至于那位鬼点子迭出的说书人卓狂生,俨然黄易自己的化身。也正是他,贡献了《边荒传说》那个不亚于《寻秦记》的漂亮结尾,刘裕看到那册《边荒传说》时潸然泪下,我等读者也心有戚戚,一同沉溺于黄易的巧思之中。没落的边荒集与百万字的跌宕故事,就这样永久定格,令人怆然,我不相信还有比这更好的安排。
  
  有了坚持与天马行空的想象力,黄易注定是一个纯真的人。长久以来,黄易最为人诟病的一点便是作品中随处可见的情色意味。如《覆雨翻云》,更是被人当作“小黄书”来读,有人曾试着罗列《覆雨翻云》中三大引线人物的情爱谱系,结果发现韩柏后面跟着一长串女子,戚长风后面同样如此,长得最帅的风行烈倒是最少,可一个巴掌依然数不完。
  是啊,黄易笔下的江湖,总有那么多美丽女子,有些年轻貌美,有些虽老却驻颜有术,有些如谷中幽兰,有些妖媚无比,只要你是男性读者,总能在书中找到你所好。可她们总是轻易沉迷于男性,即使看起来不那么轻易,你也早已熟知黄易的套路,预知结果(当然也有例外,比如《覆雨翻云》里的左诗,跟浪翻云纠缠许久后,竟然轻易从了韩柏)。
  但即使滥交如《覆雨翻云》,你仍可见到一个理想化的江湖。在那个江湖里,有豪气干云的厉若海,有超然的浪翻云,有一身邪气但光明磊落的庞斑……龌龊者当然存在,但那绝非黄易笔下的正邪主流,这是属于黄易的童话。至于性,往往被赋予了修真意义,意味着成长与升华,即使用露骨文字写出。如果抛开其中的武学之道,它难道不是最质朴的人生道理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