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陈思诚和佟丽娅,到底谁离不开谁?

时间:2017-01-1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浮萍 点击:
陈思诚和佟丽娅,到底谁离不开谁?
 
陈思诚出轨事件的最新后续,除了又冒出一大波整容脸“外室”、“炮友”,事件当事人并未予以正面回应。
 
 
说真的,陈思诚虽然长着中国男人典型的“屌丝却自以为很帅”的脸,论约炮的火力,可是远超过2016年的“炮王”吴亦凡。
 
当时曝出的聊天记录中,吴亦凡是如何对女方哄着宠着,陈思诚则简单直接得让硬糖君捂起了眼睛。话说,直接发出来会有传播淫秽的嫌疑吗?
 
 
陈思诚已经不是第一次曝出性丑闻,硬糖君昨天刚看到这个爆料时,简直对卓伟老师失望。陈思诚乱搞,一点“我勒个去”的新鲜感都没有好吗?
 
我们吃瓜群众因为见惯了出轨,也说不出什么新鲜感想了。无非是声讨渣男,还有猜测是否离婚。
 
陈思诚、佟丽娅事件让吃瓜群众感觉比较不满的,也就是双方如此大的颜值差距,居然还挡不住男方乱搞。也难怪虎扑步行街的直男们要高呼“刀在手,杀陈狗”了。
 
陈思诚出轨聊天记录
 
倒是今天传出的一份由大V“八姨太”的爆料,说是佟丽娅家属接受了采访。
 
据这位“家人”说,佟丽娅现在不想表态,“丫丫(佟丽娅)现在也不想说这个事情。”
 
而他最想强调的,估计还是这两句。“我们长辈是希望家和万事兴的,孩子还小,都挺好的,思诚一直对丫丫也不错。”
 
“年轻人有年轻人的生活,但结婚了就不能胡来,要有责任心,要收敛,否则婚姻过不好。也希望你们媒体不要拆散别人的家庭,要多说好话。”
 
“拆散别人的家庭”,这么严重的锅硬糖君可不敢背。俗话说得好,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啊。
 
几乎所有人都相信,佟丽娅会和马伊琍、谢杏芳一样,最终站出来力挺丈夫。至于是“且行且珍惜”,还是“各玩各的”,无非是不同形式的遮羞布而已。
 
但女网友们还是忍不住希望佟丽娅做一次不一样的选择,骄傲的离婚,为自己赢得有尊严的生活和爱情。
 
佟丽娅到底能不能离开陈思诚,敢不敢离开陈思诚?牵扯到一个被吃瓜群众长期争论的问题:
 
到底是陈思诚借佟丽娅上位,还是佟丽娅要靠陈思诚的资源。
 
 
 
虎扑直男大多调侃被称为“黑土油”的陈思诚,能找到佟丽娅这样的女朋友是剪了个大便宜,陈思诚“配不上”佟丽娅;
 
但粉丝论坛则普遍认为,陈思诚利用自己的人脉和背景在帮助佟丽娅,佟丽娅能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和陈思诚背后的经营有莫大的关系。
 
谁的话更靠谱?从一些具体数字中或许可以看出。
 
他们两人的恋情是在2012年初的《快乐大本营》上被曝出的。此后2013年的福布斯名人榜统计出佟丽娅年收入2000万,位列榜单79名。在之后的2014年、2015年榜单中,佟丽娅同样以2500万和2000万多次上榜。
 
但是在此之前,佟丽娅虽然也演过一些不错的作品,收入始终没上去。2006年出道至2012年间,一次也没有正式登上过福布斯名人榜的百强。
 
 
 
而随着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的热播,佟丽娅这期间的代言费也水涨船高。目前网上流传的报价单显示,平面代言已经达到170万/年,商演费用达到20万/场。
 
除了个人演艺事业外,佟丽娅的工作室也离不开陈思诚的帮助。
 
2013年以前佟丽娅的经纪约一直在幸福蓝海手里,2013年以后就成立工作室签艺人单干了,其旗下最出彩的艺人当属刘昊然。
 
刘昊然的迅速走红与陈思诚有莫大的关系。刘昊然崭露头角的几部电影《北京爱情故事》《唐人街探案》,陈思诚正是这两部剧的导演兼投资人,足见陈思诚对刘昊然的提携。陈思诚正在制作的另两部电影《远大前程》和《唐人街探案2》也是有刘昊然参演。
 
 
 
佟丽娅工作室和陈思诚水乳交融的关系由此可见,因此很难说离开就离开。
 
其实,佟丽娅工作室和陈思诚还有另外一层关系,即佟丽娅工作室是挂靠在上海骋亚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旗下,陈思诚是这个公司的总经理、股东。
 
2012年电影版《北京爱情故事》筹拍之际,陈思诚成立了骋亚影视,担任股东、法人代表等,此后这个公司接连投资了陈思诚主导的电影版《北京爱情故事》《唐人街探案》和《远大前程》。
 
市场上有传言说在筹备之初,看中陈思诚电视剧《北京爱情故事》3000万投资,1亿回报的潜力,万达影视参与了这家公司的投资,并一直主导着《北京爱情故事》《唐人街探案》和《远大前程》的投资制作和发行。
 
我们不知道一开始陈思诚和万达影视的关系是怎样的,但是后来万达影视逐步接盘陈思诚公司股份,陈思诚一路从70%持股变为0,万达影视则从0变成100%。

骋亚影视股权变更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