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利益面前,哪有兄弟——水浒传那些不动声色的残忍

时间:2017-02-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闫红 点击:
利益面前,哪有兄弟

  赛珍珠翻译《水浒传》,英译名为《All Men Are Brothers》:“四海之内,皆兄弟也”。这句话出于《论语》,《水浒传》第三回,那个纳了金翠莲做外室的赵员外,也对鲁智深这么说过。
  然而,将这句话作为小说的主旨,倒更像一种讽刺,所谓好汉们何曾对世人有这样一种友爱?李逵劫法场,将宋江救下,还是刹不住脚,抡着板斧,一口气只管杀将起来,“不问军官百姓,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渠”。
  
  武松被张都监等人暗算,将张家上下尽皆杀掉,马夫丫鬟都不放过,还特地“寻着两三个妇女,也都搠死了在房里”,“方才心满意足”。
  强者是不会与弱者称兄道弟的,即便是书中最可爱的鲁智深,他的行侠仗义也只因见不得不平事,对于事的感觉多于对人。比如在瓦官寺,他听那几个面黄肌瘦的老和尚说此庙被一僧一道给占了,他就去寻那僧道厮打,但因为肚里没食,又走了长路,打不过人家,落荒而逃。逃跑路上碰到史进,两人吃了饭再杀回,杀掉了那一僧一道。
  但那些老和尚们,已经上吊自杀了,他们见鲁智深跑了,唯恐他们来找自己麻烦,干脆一死了之,还有一个被掠来的妇人,也跳井自尽了。
  碰上坏人会吃亏,碰上好人干脆阴差阳错地送了命,弱者的命运就是这么不堪,作者冷冷地只说事件,却让人从脊背间生出寒意来。
  而鲁智深只管带着史进去寻金银财物,打包背上,再一把火将这寺庙烧了个干净,大踏步地朝前路而去了。
  “兄弟之情”也是讲究势均力敌的,比如鲁智深对林冲就各种记挂,但这样的感情在《水浒传》里也还是异数,更多的“兄弟”二字背后,是利益取舍。
  
  书中经常写到,那些好汉们一听宋江的大名,纳头便拜,口称大哥。宋江武艺稀松,谋略寻常,何以有这般江湖地位?不过是“及时雨”的名声在外。
  对于最底层的李逵,它意味着有求必应。未跟宋江见面之前,他就曾想着去找宋江,找他做甚,无非是要点钱花,求个生路,对于李逵这类人,这就是全部了。而对于柴进、花荣这些中产阶级,他们更看重的是“及时雨”三个字的民间感召力。
  生逢乱世,章法全无,即便是老牌贵族如柴进,握有一定权力的花荣,也难保无虞。但风险同时也是机遇,他们仗义疏财,延揽人才,应对未来的变数。在这个理念里,宋江已经领先一步,做出了“及时雨”的品牌,休要小看一个绰号的力量,绰号就是宣传,它比“吃他娘,喝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之类口号更加言简意赅,直击人心,三个字,就道出了核心竞争力。
  凭着这个招牌,宋江每每逢凶化吉,遇到无数热烈的表白,盛大的宴席,兄友弟恭,热气腾腾,但当局者心中只怕都明白,各自的诉求之所在。当兄弟之情与利益碰撞,前者立即荡然无存,虽然作者尽量写得平淡,但宋江们对兄弟下手时,皆是极尽狠辣之能事,主要体现于赚取徐宁、卢俊义、朱仝、秦明等人上梁山时。
  除了李逵这样彻底的流氓无产者,不到万不得已,谁也不愿上梁山,宋江本人,也是宁可坐牢,都不肯完全站到朝廷的对立面去,成为大宋的敌人。但是,等到宋江们上了梁山,就开始琢磨着把别人弄上去,卢俊义们因此进入他们的视野。
  
  徐宁和卢俊义,与梁山原本无瓜葛,只因徐宁擅使钩镰枪法,卢俊义“一生好武艺,棍棒天下无对”,梁山用得着他们,就由不得他们了。
  赚徐宁上山比较容易,时迁去偷了他的雁翎锁子甲,一步步将他引诱到梁山上来。让卢俊义上山则很费了一番周折,先是放风说他投了梁山,官府将他抓去,流放沙门岛,差点没死在半路上,逃跑不成,又被改为死刑,被整得七荤八素的,老婆也没了,只能栖身于梁山。
  已经算得残酷,但比起秦明和朱仝的遭遇仍略逊一筹。
  秦明原是大宋军官,被宋江他们擒住,劝他入伙梁山,秦明断然拒绝:“秦明生是大宋人,死是大宋鬼。朝廷教我做到兵马总管,兼受统制使官职,又不曾亏了秦明,我如何肯做强人,背反朝廷?你众位要杀我时便杀了我,休想我顺随你们。”
  梁山人倒也并不强劝,第二天好生送他下山。只是等他来到城外,发现“原来旧有数百人家,却都被火烧做白地,一片瓦砾场上,横七竖八,杀死的男子妇人,不计其数”。
  昨夜有强人来此杀人放火,领头者,穿着他的盔甲,骑着他的马匹。慕容知府站在女墙上,大骂他是反贼,并告诉他,他家中老小尽皆被官府杀掉,又叫军士将他妻子的头颅挑在枪上给他看。
  不消说,这正是梁山人做的局,官府固然失之于昏聩不察,但梁山滥杀无辜在先。想这一夜有多少颠扑哭喊,多少恐惧与绝望,那些男子,妇人,老人,婴孩,他们可能到死都不知道自己为何遭遇这无妄之灾,数百人家,只因梁山人需要秦明这一个人,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死于非命。
  秦明本人也付出了巨大代价,妻儿尽皆送命,梁山人如何算不到这一步?只是与他们的“小目标”相比,秦明的亲人,以及秦明本人的感情创伤,都不算什么了。
  不明就里的秦明跟宋江诉说自己的遭遇,宋江轻描淡写地说:“没了夫人,不妨,小人自当与总管做媒。”他把花荣的妹妹许配了秦明,还陪备了彩礼,似乎这样一来,秦明的损失就完全被抹平了,他们本来就没有把他的感情计算在内。
  
  他们也同样无视朱仝的感情,尽管相对秦明,他们与朱仝有更深的交情,也有更多的感性认知。作者浓墨重彩地将朱仝塑造成一个忠厚仁义的形象,他“身长八尺四五,有一部虎须髯,长一尺五寸,面如重枣,目若朗星,似关云长模样,满县人都称他美髯公。”
  他为人忠肝义胆,为朋友两肋插刀,放走劫了生辰纲的晁盖和杀了阎婆惜的宋江也许还只能算是举手之劳,甚至还有以权谋私之嫌,后来雷横杀了白秀英,他宁可自己坐牢,也要救下雷横性命。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