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中国好歌声》高收视率背后的隐患

时间:2016-07-1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吴丽仟 点击:
《中国好歌声》高收视率背后的隐患
 
汪峰:“如果你来我的战队呢,我想子怡会到现场来给你加油。”
 
那英:“哇,来这招!但(指选手)她应该没有很想见章子怡的意思吧。(其他导师大笑)”
 
汪峰:“问题不是在于她想不想见,在于子怡会因为有一个人是这么好的唱了这首歌,她非常有可能会来。”
 
 
 
这样一个场景和对话模式,相信《中国好声音》的忠实观众已是再熟悉不过了。
 
周五晚,脱胎于《中国好声音》的节目《中国新歌声》如期播出。其中一名选手白若溪在一个全新的舞台上表演了汪峰为章子怡创作的歌曲《无处安放》。表演过程中,汪峰、那英相继拍下按钮、屏蔽门被打开,两人乘着战车很嗨地“冲”到了学员面前。表演结束后,另外两位“不心动导师”周杰伦、哈林慢慢滑下。随后,四人开启了一场插科打诨、抢人大战的戏码。
 
 
 
相比《中国好声音》,《中国新歌声》把转椅变成了滑道、把华少变成了李咏,冠名商从凉茶换成了化妆品,另外节目也拥有全新的舞美。不过,核心看点依旧是“明星导师+盲选”。
 
而在昨日公布的CSM全国网上,其收视率高达2.24%,高了湖南卫视《全员加速中》0.5%,要知道,湖南卫视、央视等平台在全国网可是一直占优势的。但另一方面,其百度指数创下新低(可能和大家不熟悉新节目名称有关),而其豆瓣评分,也从第一季的近两万人降到现在不足百人的点评(截止到17日上午10点)。
 
 
 
巨高的收视率,和远远低于往期的百度指数、豆瓣点评,貌似都让电视人想到了一个词“人群固化”,或说的更直白一点吧,《中国新歌声》越来越像一个纯粹的针对电视人群的综艺节目。
 
有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它其实是一个非常单一、但很成熟的模式,只要按照此前的规律和经验做,肯定不会差到哪儿去。“它最大的困难,其实是寻找好的选手、以及如何对抗观众的审美疲劳。”
 
有趣的是,虽说市面上已经冒出了不下10档新型的音乐综艺,从《谁是大歌神》、《看见你的声音》到《我想和你唱》、《跨界歌王》等等,其中也不乏口碑颇好的节目,但为什么新节目始终难以出头,下一个现象级音乐节目还要等多久呢?
 
《中国新歌声》换汤不换药?
 
刚开始小娱认为,这种被动式的创新对灿星而言,有种绝地反击的意味。只要足够好看观众应该愿意会买单。然而,小娱还是太年轻。模式眼的改变、导师选手们满满的套路、广告商的深刻影响等等因素,几乎砍掉了一半节目本该有劲道和新鲜感。
 
看到如此低的豆瓣评分,也是一言难尽
 
看到如此低的豆瓣评分,也是一言难尽。
 
先说模式眼,转椅变战车,看起来只是换了大型道具,但实际效果相差甚远。原本,导师在转椅上按下按钮后迅速转身,不论是导师还是观众都能感受到那种瞬间迸发的快感。然而,导师坐上了战车后,下滑相对缓慢,情绪酝酿时间相对较长,刺激感有点弱了。其次,此前转过去的导师,可以跟没转过去的导师进行有趣的互动或煽动,但如今滑下去的导师,只能独自享受听歌的乐趣,相当于砍掉了一些变量。
 
 
 
其次,导师和选手之间的套路,几年过去了,依旧迷之尴尬。
 
如开头所说,回锅肉选手白若溪表演了汪峰的《无处安放》,汪峰一感动就巴拉巴拉讲起了自己给章子怡创作这首歌的浪漫经过,还以章子怡会到现场看她表演为理由有意收买选手。然后,坐在一旁认真聆听的周杰伦小公举忍不住吐槽了:“我想问一下章子怡平时都不怎么睡觉吗?”那英也补了一刀:“她应该没有很想见子怡的意思吧”、“何必让章子怡特意过来一趟呢,浪费钱。”还有一例,哈林主动询问一名选手“为何五官比较深邃”,然后牵引着选手说出自己被领养的身世。套路如此之深,节目组怕是百试不爽。
 
 
 
更能佐证节目日益套路化、故事化的,就是数据:
 
第一季第一期,放了10首歌。
 
第二季,8首。
 
第三季,9首。
 
第四季,7首。
 
第五季,6首。
 
可见,导师抢人及选手讲故事的时间不断被拉长,音乐的比重却在不断缩水,真正专业的音乐指导反成了可有可无的配菜,刘欢曾在《锵锵三人行》中透露,他特别希望能够播出比较专业的点评,或者音乐上的一些指导意见,但是为了电视效果这些都被舍弃了。
 
在某位不愿意透露名字的电视专家看来,音乐性如此的缩水,“和收视率非常相关,因为电视人群更希望看到音乐背后的故事和生活。”
 
最后说下整体观感,虽然节目组一直在强调这是一期新的节目,连哈林都打断了那英的好几次“口误”,但当那英争抢学员时如口头禅般的“我之前带过好几个冠军战队”时,这种熟悉感还是扑面而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