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红会经济学

时间:2013-05-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叶檀 点击:
  红会所遭遇的质疑,比任何官方机构遭遇到的质疑还要糟糕,红会前后不一的声明,无法自证清白。       
  任由红会现象蔓延,不能通过确定的程度解除质疑,结果就是不信任深入公众骨髓,红会会像彻查前的中国足协一样,存在本身就是负能量。最终,从足协、红会到官方机构,怀疑的瘟疫将四处蔓延。       
  红会被质疑挂羊头卖狗肉,以公益为名行商业机构之实,或者说,从事半公益半商业的活动,这一质疑已经部分得到证实,围绕中红博爱的调查结果难以说服公众。       
  2011年6月21日晚,郭美美以中国红十字会商业总经理的身份在微博炫富,中红博爱资产管理有限公司进入了人们的视野。关于这一公司与红十字会的联系,吴冲先生在《“红十字会与郭美美案”的投资银行破解》一文中,有详尽的推理与阐述。       
  根据该文阐述,商业红会副秘书长王树民的私人公司王鼎咨询,利用与红会的一纸授权合同从2007年到2008年间开展私募融资,最终与郭美美干爹王军所在的天略投资达成合资成立“中红博爱公司”的协议换取价值数千万的干股。       
  该合同的核心价值是可以打着红会“博爱小站”的名义在各个城市社区建立2万个无需支付地价的连锁小店,总建筑面积达到30万平方米。连锁店收入目前主要来源于分租给保险公司作为营业网点,同时发布广告,规划中还包括连锁药店业务。这份授权的隐性价值可能超过10亿人民币。这个项目的北京业务由中国人寿独家买断,向中红博爱支付大额咨询费或广告费使参与各方获利。       
  2008年横空出世的“中红博爱”,自称“中国红十字会的关系企业”,独家“投资、运营、管理”“红十字博爱服务站”。同样的项目、同样的利益,改头换面之后,背后的股东仍然受到质疑,是否是同样的利益共同体,甚至是同一群人。       
  2011年的调查撤销了商业系统红十字会,撇清了红十字会与郭美美的关系,却没有回答最要害的问题:有人空手套白狼获得数十亿元的收益,以便民公益名义建设在社区里的2万个小型商业铺面,可以享受优惠,无需支付地价,还有中国人寿为之买单,背后的获利者、审批者到底是谁?这才是要害,郭美美无非是这一利益链的粗陋象征,回答不清楚这个问题,红十字会的信用就难以恢复。       
  与几乎所有的官方机构一样,红会的收支数据十分粗陋,禁不起分析。       
  4月28日《南方都市报》报道,5年前汶川地震中,有百余位艺术家捐出作品义拍,筹款8472万元捐给中国红十字会总会,五年后艺术家公开质疑善款去向。而红十字会向报社发出的情况说明显示,确认曾收到8472万元善款,因意向援建项目未能纳入灾后重建规划,最后“经总会执委会研究决定”,善款改为投入到“博爱家园”项目中。       
  据报道,每个项目平均资助35万元,一般硬件工程10万元,生计发展12万元,其他为软件建设、组织发展和项目执行等费用。以四川为例,据当地媒体报道,四川两年来实施150个博爱家园项目,修建红十字活动室、博爱广场、博爱书屋、红十字救护站等250余处,建成逃生便民路52条、便民桥12座、蓄水池75个、垃圾场72个、水井83口、沼气池60个等一系列惠民设施。累计发放救助基金800余万元,受益人超过1000户。这样的数据,根本无法看出成本与效率。更可笑的是,如此大规模的挪用,红十字会的声明是,“与捐赠人的意愿总体上是一致的”,只是对捐赠人的服务做得不够。       
  中国红十字会官方网站的数据延续其一以贯之的简陋,很难得出有用信息,进行深度分析。       
  4月28号当天,在其官网“信息公开”一栏中,只有2010年财务收支报告与审计报告,以及汶川地震收支报告与审计报告。2010年财务收支报告17页,审计报告只有8页,汶川地震收支报告只有1页,审计报告连封面只有5页,可以说惜墨如金,而无其他相应的数据印证,只有汶川、玉树、雅安等地震发生时的捐赠名录可以称得上细致。       
  以2010年收支报告为例,在政府拨款支出中,用于人道救助项目支出4200万元,实施紧急人道救助物资采购3600万元,开展“红十字博爱送万家” 活动500万元,项目配套支出100万元,谁能说得清楚到底该用还是不该用,物资采购价格是否公道?博爱送万家,送了哪万家?有时候一串的统计数据只是一块低效官僚机构的遮羞布而已。       
  简陋的数据背后是无数的支出质疑。2011年,《每日经济新闻》质疑“温暖中国”项目的收支情况,中国红十字基金会随即公布了《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关于“温暖中国”项目执行情况的若干说明》和“温暖中国”项目的审计报告。其审计报告只审计了中新瑞锦公司2009年和2010年的资金往来账目,对该项目2006年启动以来所涉及的6000多万元管理费用中的4800多万没有审计,其管理成本所收资金的去向依然成谜。       
  更不必说,这一副部级机构的人浮于事,与太太小姐俱乐部的特质。2010年审计报告显示,总会部门经费预算执行数为0.69亿元,主要用于人员经费、行政运行及事业发展项目支出。其数据简陋到毫无用处的地步。       
  郭美美事件的丑闻,像狗皮膏药一样,紧紧粘在红会身上,一天不彻查,红会一天声誉无法洗刷,红会已经为此付出惨重代价,今后代价还会更高。这是个严峻的信号,显示红十字会的信用禁不起一丁点的风吹草动。       
  2013年4月23日,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新闻发言人王永表示,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内部已对重查郭美美事件达成初步共识,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表态愿意配合,但该建议尚需中国红十字会社会监督委员会半数委员同意后方可实施。4月26日,中国红十字会秘书长王汝鹏昨日通过实名微博说:“红会没有任何人说要重查GMM,社会监督委目前也没有开会作出决定要重查GMM,真实情况是社监委王永、刘姝威两位委员的个人提议。”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