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心房上的花

时间:2011-04-2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阿来 点击:

尘埃落定   第二章  5.心房上的花
 

    班师回到官寨,麦其家大宴三天。

    三天下来,连官寨前广场上都扔满了新鲜的牛羊骨头。家奴们把这些骨头堆成一座小小的山头。土司说,烧了吧。管家说,这么大的气味会引来饥饿的狼群。土司哈哈大笑:“麦其家不是以前了,这么多好枪,狼群来了正好过过枪瘾!”土司还对黄特派员说,"我请你多留几天,亲手打几只狼再回去吧。”

    黄特派员皱皱鼻子,没有回答。在这之前,也没有谁听特派员说过要回去的话。

    焦臭的烧骨头的气味在初春的天气里四处弥漫。当天黄昏,饥饿的狼群就下山来了。它们以为山下有许多食物,没想到是火堆等着它们,骨头里的油,没有留给它们品尝,而是在火里吱吱叫着,化作了熊熊的光芒。骨头上还有人牙剔除不尽的肉,也在火中化为了灰烬。狠群愤怒了,长嗥声在黄昏的空中凄厉地响起。骨头在广场右边燃烧。广场左侧,行刑柱上拴着两只羊,在狼群的嗥叫声里哀哀地叫唤。一只只狼在枪声里,倒在了两只羊的面前。这样过了三天,山上再也没有狼下来,燃烧骨头的气味也渐渐飘散。该是黄特派员启程的时候了,但他只字不提动身的事情。父亲说:”我们要忙着播种,过了这几天就不能再陪你玩了。”

    黄特派员说:“这地方是个好地方!”

    过后,他就借口害怕那些请求封赏的喇嘛们打扰,闭门不出。政府军士兵还把通向他住屋的那层楼面把守起来了。父亲不知该拿这个人怎么办。他想问我哥哥,可没人知道哥哥在什么地方。父亲不可能拿这种事问我,虽然说不定我会给他一点有用的建议。于是,他带着怨气请教我母亲:“你当然知道你们汉人的脑壳里会想些什么,你说那个汉人脑壳里到底在想什么?”母亲只是淡淡地问:“我把你怎么了?”

    父亲才发觉自己的话多有不得体。他搔搔脑袋,说:“那个人还不走,他到底想对我们干什么?”

    “你以为他来干好事?请神容易送神难!”

    土司就和太太商量送神的办法,然后就依计而行。这天,父亲走在前面,后面的人抬了好几口箱子,里面装了八干个大洋。

    走到特派员住的楼梯口,站岗的士兵行了礼,一横枪,就把梯口挡住了。父亲正想给那士兵一个耳光,通司笑眯眯地从楼上下来,叫人把银子一箱箱收过,却不放土司去见黄特派员。通司说:“等一会儿吧,特派员正在吟诗呢。”

    “等一会儿,我在自己家里见谁还要等吗?”

    “那就请土司回去,特派员一有空我就来请。”

    土司回到自己的房间里连摔了三只酒杯,还把一碗茶泼在了侍女身上。他跺着脚大叫:“看我不把这个家伙收拾了!”

    有史以来,在麦其土司的官寨里,都是人家来求见。现在,这个人作为我们家的客人,住在漂亮的客房里,却耍出了这样的威风,不要说父亲,连我的脑袋也给气大了。我勇敢地站到父亲面前。可他却大叫着要人去找他的儿子,好像我不是他的儿子一样。下人回来报告说,大少爷在广场上一出漫长而神圣的戏剧中扮演了一个角色,上场了。父亲高叫,叫演戏的和尚们去演戏,叫他回来学着做一个土司。这话一层楼一层楼传下去,又从富寨里面传到了外面。经过同样的顺序,话又从广场传回来,说是,场上妖魔和神灵混战正酣,再说,场上阶人都穿着戏装,戴上了面具,认不出来哪一个是我那了不起的哥哥。麦其土司高叫:“那就叫戏停下来!”

    一向顺从土司意旨的喇嘛立即进言:“不行啊,不能停,那会违背神的意志的啊!”

    “神?”

    “戏剧是神的创造,是历史和诗歌,不能停下来的。”

    是的,我们经常被告知,戏剧,历史,诗歌等等诸如此类的东西都是憎侣阶级的特别权力。这种权力给了他们秉承天意的感觉。麦其土司也就只好把愤怒发泄到凡人身上了。他喊道:“他以为只要会打仗就可以治理好一个国家吗?”注意,这里出现了国家这个字眼。但这并不表示他真得以为自己统领着一个独立的国家。这完全是因为语言的缘故。土司是一种外来语。在我们的语言中,和这个词大致对应的词叫”嘉尔波”,是古代对国王的称呼。所以麦其土司不会用领地这样的词汇,而是说”国家”。我觉得此时的父亲是那样地可怜。我攀住他的衣袖,意思当然是叫他不要过于愤怒。可他一下就把我甩开了,并且骂道:“你怎么不去唱戏,难道你会学会治理一个国家?”母亲冷冷一笑:“末见得我的儿子就不行。”

    说完,她就带着我去见黄特派员。父亲还在背后说,他不信我们会有比他更大的面子。很快我们就回来说黄特派员要见他了。父亲吃了一惊,他看出母亲的眼睛里露出了凶光。麦其土司用力抖了抖衣袖,去见特派员了;两个士兵在楼梯口向他敬礼。麦其土司哼了一声算是还礼。屋里,黄初民正襟危坐,双眼微闭,沉醉在什么看不见的东西里去了。不等土司开口,下人就把指头竖在嘴唇前:”嘘——”

    土司垂手站立一阵,觉得这种姿势太过于恭谨,才气冲冲地一屁股坐在了地毯上。

    黄特派员面对着一张白纸,麦其土司觉得那纸就在特派员的呼吸中轻轻抖动。黄特派员终于睁开了眼睛,竟像神灵附体一样抓起笔在纸上狂写一通。汗水打湿了他额角的头发。他掷了笔,长吁一口气,软在了豹皮垫子上。半晌,黄特派员才有气无力地对土司笑笑,说:“我没有银子送给你,就送你一副字吧。”他把那张墨迹淋漓的纸在地毯上铺开,朗声念道:

    春风猎猎动高旌,玉帐分弓射虏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