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洛克

时间:2021-01-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乔斯坦·贾德 点击:
苏菲的世界(全文在线阅读)   >    洛克

……赤裸、空虚一如教师来到教室前的黑板……

苏菲回到家时已经八点半了,比她和妈妈说好的时间迟了一个半小时。其实她也没和妈妈说好,她只是在吃晚饭前离家,留了一张纸条给妈妈说她会七点前回来。

“苏菲,你不能再这样了。我刚才急得打查号台,问他们有没有登记住在旧市区的艾伯特这个人,结果还被人家笑。”

“我走不开呀!我想我们正要开始解开这个大谜团。”

“胡说八道!”

“是真的。”

“你请他参加你的生日宴会了吗?”

“糟糕,我忘了!”

“那么,我现在一定要见见他。最迟在明天。一个年轻女孩像这样和一个年纪比她大的男人见面是不正常的。”

“你没有理由担心艾伯特。席德的爸爸可能更糟糕。”

“席德是谁?”

“那个在黎巴嫩的男人的女儿。他真的很坏,他可能控制了全世界。”

“如果你不立刻介绍你的艾伯特给我认识,我就不准你再跟他见面。至少我要知道他长得什么样子,否则我不会放心。”

苏菲想到了一个很好的主意。于是她马上冲到房间去。

“你现在又是怎么回事?”妈妈在她背后叫她。

一转眼的工夫,苏菲就回来了。

“你马上就可以看到他的长相,然后我希望你就不要管这件事了。”

她挥一挥手中的录影带,然后走到录影机旁。

“他给你一卷录影带?”

“从雅典……”

不久,雅典的高城就出现在荧屏上。当艾伯特出现,并开始向苏菲说话时,妈妈看得目瞪口呆。

这次苏菲注意到一件她已经忘记的事。高城里到处都是游客,三五成群的往来穿梭。其中有一群人当中举起了一块小牌子,上面写着“席德”……艾伯特继续在高城漫步。一会儿之后,他往下面走,穿过入口,并爬上当年保罗对雅典人演讲的小山丘。然后他继续从那里的广场上向苏菲说话。

妈妈坐在那儿,不时发表着评论:

“真不可思议……那就是艾伯特吗?他又开始讲关于兔子的事了……可是……没错哎,苏菲,他真的是在对你讲话。我不知道保罗还到过雅典……”

录影带正要放到古城雅典突然从废墟中兴起的部分,苏菲连忙把带子停掉。现在她已经让妈妈看到艾伯特了,没有必要再把柏拉图介绍给她。

客厅里一片静寂。

“你认为他这个人怎么样?长得很好看对不对?”苏菲开玩笑地说。

“他一定是个怪人,才会在雅典拍摄自己的录影带,送给一个他几乎不认识的女孩子。他是什么时候跑到雅典去的?”

“我不知道。”

“还有……”

“还有什么?”

“他很像是住在林间小木屋的那个少校。”

“也许就是他呢!”

“可是已经有十五年都没有人看到过他了。”

“他也许到处游历……也许到雅典去了。”

妈妈摇摇头。

“我在七十年代看到他时,他一点都不比我刚才看到的这个艾伯特年轻。他有一个听起来像是外国人的名字……”

“是艾伯特吗?”

“大概吧。”

“还是艾勃特?”

“我一点都不记得了……你说的这两个人是谁?”

“一个是艾伯特,一个是席德的爸爸。”

“你把我弄得头都昏了。”

“家里有东西吃吗?”

“你把肉丸子热一热吧。”

失踪

整整两个礼拜过去了,艾伯特消息全无。这期间苏菲又接到了一张寄给席德的生日卡,不过虽然她自己的生日也快到了,她却连一张卡片也没接到。

一天下午,她到旧市区去敲艾伯特的门。他不在家,只见门上贴着一张短短的字条,上面写着:

席德,生日快乐!现在那个大转捩点就要到了。孩子,这是关键性的一刻。我每次想到这里,就忍不住笑得差点尿裤子。当然这和柏克莱有点关系,所以把你的帽子抓紧吧!

苏菲临走时,把门上的字条撕了下来,塞进艾伯特的信箱。

该死!他不会跑回雅典去吧?还有这么多问题等待解答,他怎么可以离她而去呢?

经验主义

六月十四日,她放学回家时,汉密士已经在花园里跑来跑去了。苏菲向它飞奔过去,它也快活地迎向她。她用双手抱着它,仿佛它可以解开她所有的谜题。

这天,苏菲又留了一张纸条给妈妈,但这一次她同时写下了艾伯特的地址。

他们经过镇上时,苏菲心里想着明天的事。她想的主要并不是她自己的生日。何况她的生日要等到仲夏节那一天才过。不过,明天也是席德的生日。苏菲相信明天一定会有很不寻常的事发生。至少从明天起不会有人从黎巴嫩寄生日卡来了。

当他们经过大广场,走向旧市区时,经过了一个有游乐场的公园。汉密士在一张椅旁停了下来,仿佛希望苏菲坐下来似的。

于是苏菲便坐了下来。她拍拍汉密士的头,并注视它的眼睛。突然间汉密士开始猛烈地颤抖。苏菲心想,它要开始吠了。

然后汉密士的下颏开始振动,但它既没有吠,也没有汪汪叫。它开口说话了:

“生日快乐,席德!”

苏菲惊讶得目瞪口呆。汉密士刚才真的跟她讲话了吗?

不可能的。那一定是她的幻觉,因为她刚才正想着席德的事。不过内心深处她仍相信汉密士刚才确实曾开口说话……而且声音,低沉而厚实。

一秒钟后,一切又恢复正常。汉密士吠了两三声,仿佛是要遮掩刚才开口说人话的事实。然后继续往艾伯特的住所走去。当他们正要进屋时,苏菲抬头看了一下天色。今天整天都是晴朗的天气,但现在远方已经开始聚集了厚重的云层。

艾伯特一打开门,苏菲便说:

“别多礼了,拜托。你是个大白痴,你自己知道。”

“怎么啦?”

“少校让汉密士讲话了!”

“哦,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是呀!你能想象吗?”

“那他说些什么呢?”

“我让你猜三次。”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 上一篇:金蚕蛊
  • 下一篇:没有了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