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醉汉

时间:2020-08-3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醉汉

 
  工厂主弗罗洛夫是个漂亮的黑发男子,长着一把圆胡子,眼睛带着丝绒般的柔和神情,他的律师阿尔美尔是个上了年纪的男人,大脑袋上长着又粗又硬的头发,这两个人正在城郊一家饭馆的大厅里喝酒。两个人是直接从舞会来到饭馆里的,因此穿着燕尾服,系着白领结。大厅里除了他们和站在门口的茶房以外,一个人也没有。弗罗洛夫下过命令,任何人也不准进来。
 
  他们开头各自喝下一大杯白酒,然后开始吃牡蛎。
 
  “好!”阿尔美尔说。“第一道菜改成牡蛎,老兄,是我兴出来的。一喝白酒,你就会觉着烧得慌,喉咙发紧,可是一吃下牡蛎,喉咙里就会生出那么一种惬意的感觉。不是这样吗?”
 
  有个茶房,神态庄重,剃掉唇髭,留着花白的络腮胡子,这时候把一碟酱汁送到饭桌上来。
 
  “你这是上的什么菜?”弗罗洛夫问。
 
  “这是蛋黄油酱,拌青鱼用的,先生。……”“什么?难道是这样上菜的吗?”工厂老板叫道,眼睛没着酱汁碟。“难道这也算是酱汁?上菜都不会,笨蛋!”
 
  弗罗洛夫丝绒般的眼睛发亮了。他把桌布的一角缠在手指头上,轻轻一拉,于是凉菜碟、烛台、酒瓶等,带着希里哗啦的响声,一齐掉在地板上了。
 
  茶房早已习惯酒馆里的灾难,这时候便跑到饭桌跟前,动手收拾碎片,象外科医师动手术那样严肃而冷静。
 
  “你也真会对付他们,”阿尔美尔说着,笑起来。“不过……你离开桌子稍微远一点吧,要不然你就踩着鱼子酱了。”
 
  “把工程师叫到这儿来!”弗罗洛夫叫道。
 
  那个被称为工程师的人是个老迈衰弱、脸色郁闷的老人,以前确实做过工程师,生活很富裕。他把全部家财都挥霍掉了,临到生命快要结束,却进了饭馆,管理茶房和歌女,干种种有关女性的勾当。他听到召唤就来了,恭敬地歪着头。
 
  “听我说,伙计,”弗罗洛夫对他说,“为什么这样乱七八糟的?你们这儿的茶房是怎样上菜的?难道你不知道我不喜欢这套吗?见鬼,往后我再也不来了!”
 
  “求您大度包涵,阿历克寒·谢敏内奇!”工程师把手按住胸口说。“我一定立即想办法,哪怕您最小的愿望也会用最好最快的方式办妥。”
 
  “好,行了,你去吧。……”
 
  工程师鞠躬,往后倒退,一直保持着鞠躬的姿势,最后一次闪了一下他衬衫上和手指头上的假钻石,才退出门口。
 
  放凉菜的桌子又摆好。阿尔美尔喝着红葡萄酒,津津有味地吃一种用鲜菌烧的飞禽,又叫了一份加调味汁的鳕鱼和一份尾巴塞在嘴里的鲟鱼。弗罗洛夫光喝白酒,吃面包。他用手心揉搓脸,皱起眉头,呼哧呼哧地喘气,显然心绪恶劣。
 
  他们两人没有说话。四下里静悄悄的。有两盏电灯配着不透明的罩子,灯光摇闪,嘶嘶地响,仿佛在生气似的。门外有些茨冈姑娘走过,轻声哼着歌。
 
  “喝了酒也还是一点也不畅快,”弗罗洛夫说。“越是灌得多,反而越清醒。别人喝了酒兴高采烈,可是我反而一肚子怨气,一脑子讨厌的思想,睡不着觉。老兄,为什么除了喝酒和放荡以外,人们就没有想出别的快活事呢?这真叫人恶心!”
 
  “那你就叫茨冈姑娘来吧。”
 
  “滚她们的!”
 
  过道上,有个茨冈老太婆把头伸进门口。
 
  “阿历克塞·谢敏内奇,茨冈姑娘们要喝茶和白兰地,”老太婆说。“可以叫一点喝吗?”
 
  “可以!”弗罗洛夫回答说。“你知道,她们要客人请她们喝酒,就可以在饭馆老板那儿拿到几个钱的外快。现在就连人家要酒喝,你也不能信以为真。人人都卑鄙下流,贪图享受。就拿这些茶房来说吧。论外貌,他们倒象教授,白发苍苍,每个月挣两百卢布,住在自己买下的房子里,把女儿送到中学去念书,可是你自管随你的高兴骂他们,摆架子,都没关系。那个工程师为挣到一卢布宁肯吞下一罐芥末酱,学公鸡啼。说句真心话,要是他们有一个恼了,那我倒情愿送给他一千卢布!”
 
  “你怎么了?”阿尔美尔吃惊地瞧着他,问道。“这种忧郁心情是从哪儿来的?你涨红了脸,看上去活象一头野兽。……你怎么了?”
 
  “糟得很。我脑子里有一件事在作怪。它象钉子那样钉死在那儿,无论如何也没法把它挖出去了。”
 
  这时候有个身材圆滚滚、肥得冒油的小老头儿走进大厅里来,头顶完全光秃,毛发脱尽,穿一件窄小的上衣和一件淡紫色的坎肩,手里拿着六弦琴。他做出一副呆头呆脑的脸相,挺直身子,把手举到帽檐那儿,象兵士那样敬了一个礼。
 
  “啊,寄生虫!”弗罗洛夫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个人是靠学猪叫挣下一份家业的。到这儿来!”
 
  工厂主往一个杯子里倒白酒、葡萄酒、白兰地,再撒上细盐和胡椒,然后搅动一下,把杯子递给寄生虫。老人喝干酒,雄赳赳地嗽了嗽喉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