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途再美,也终有归期 七

时间:2019-11-3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马克·李维 点击:
与你重逢(全文在线阅读)   > 沿途再美,也终有归期 七



“我有点怀疑哦,亲爱的同事,根据我手头掌握的血样分析数据,我敢说您大概是吞下了整个旧金山湾一大半的螃蟹,而且还一个人干掉了一大瓶赤霞珠红葡萄酒吧。我得告诉您,在同一个晚上把两种不同颜色的葡萄酒一起混到胃里面,这可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正所谓先红后白,马上完蛋啊28!”
 
“您刚才说什么?”劳伦问道。
 
“我?什么也没有啊,相反,您的胃里倒是……”
 
她躺倒在床上,双手抱着头,完全不明白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
 
“我必须尽快离开这里。”
 
“尽力而为吧。”斯特恩继续说,“不过我现在先要给您缝一下伤口,然后您还得打好几针破伤风。您是希望局部麻醉呢,还是……”
 
劳伦没等他说完就打断了他,只想让他尽快把伤口缝好。于是,年轻的外科住院实习医生就去拿了缝合包,过来坐到了劳伦旁边的小圆凳上。当他缝到第三针的时候,贝蒂走进了诊疗室。
 
“你这是怎么了?”护士长一进来就问。
 
“喝醉了吧,我想应该是!”斯特恩抢先回答。
 
“这该死的伤口。”贝蒂看着斯特恩正在缝针的脚。
 
“他怎么样了?”劳伦没去理会她眼前的这位住院实习医生。
 
“我刚刚才从手术室下来,手术还在进行当中呢,不过我想他应该没什么问题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应该是手术后脑积水,导流管拔得太早了一点。”
 
“贝蒂,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难道我还有的选吗?”
 
劳伦抓住斯特恩医生正在缝针的手,请他出去,让她们单独待一会儿。外科医生还想坚持先完成他的任务,但贝蒂一把从他手里抓过了针线,说让她亲自来给劳伦缝针,因为在急诊室大厅里还有一堆病人,他们比劳伦更需要斯特恩医生的照顾。
 
斯特恩看了一眼贝蒂,从圆凳子上站了起来,反正剩下给她做的也不过就是包扎一下,然后打打破伤风针了。
 
贝蒂坐到了劳伦身边。
 
“你说吧,我听着。”她表示。
 
“我知道我要问你的事情听起来有那么一点奇怪,不过,307号病房的病人有没有可能今天白天出去了,而你没有留意到呢?我发誓,你跟我讲的我一定不会传出去。”
 
“你把问题说清楚点!”贝蒂的声音里似乎已经带有一丝怒意。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有没有可能摆一个长枕头在床上,让人以为他一直没走开,实际上却悄悄溜出去几个小时,而你一直没有发现?他看起来在这方面好像应该是挺擅长的,对不对?”
 
贝蒂扫了一眼摆在洗手盆旁边的那个小脸盆,然后眼睛往上一抬,翻了翻白眼。
 
“我真为你感到羞耻啊,亲爱的!”
 
斯特恩又重新出现在诊疗室里。
 
“您真的确定我们以前没有在哪里碰到过吗?五年前,我曾经来这里实习……”
 
“出去!”贝蒂命令道。
 
费斯坦教授看了看手表。
 
“55分钟!您现在可以开始唤醒程序了。”说完,费斯坦就离开了手术台。
 
这位神经外科医生向麻醉师点头示意,然后就走出了手术室,看起来他的心情非常糟糕。
 
“他这是怎么了?”格拉雷利感到很奇怪。
 
“这个时候,他应该是很疲倦了。”诺玛的声音听起来似乎有点悲伤。
 
护士开始包扎手术创口,格拉雷利开始让阿瑟恢复生气。
 
电梯门在急诊室这一层打开了。费斯坦穿过走廊,脚步有点匆匆。旁边一间诊疗室里传出来的说话声音引起了他的关注,心里已经有点怀疑的他把头伸到帘子里面,果然看到是劳伦正坐在床上跟贝蒂聊着天。
 
“你是不是得了健忘症啊?不是跟你说了不准你踏进医院半步吗?该死的!你还没有恢复医生的职权,怎么能够回来呢!”
 
“我这次回来的身份不是医生而是病人。”
 
费斯坦望着她,眼神中充满了怀疑。劳伦甚至是略微有点骄傲地把她的脚高高抬到半空中,贝蒂赶紧向教授汇报说刚刚才给她的脚缝了七针。费斯坦低声骂了一句。
 
“为了跟我作对,您可真是什么都敢做啊。”
 
劳伦很想予以反击,但贝蒂,背朝着教授,瞪圆了眼睛示意她不要再说话。费斯坦转身离开了,他的脚步声在走廊里面回响,穿过大堂的时候,他语气威严地告诉门口值班的护士,他现在马上回家,今天晚上无论如何都不要再打搅他了,就算是加利福尼亚州长大人在健身的时候撕烂了自己的嘴巴,那他也不管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