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蒋淑真刎颈鸳鸯会

时间:2019-05-2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冯梦龙 点击:
警世通言(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卷 蒋淑真刎颈鸳鸯会
 
 
 
  眼意心期卒未休,暗中终拟约登楼。
  光阴负我难相偶,情绪牵人不自由。
  遥夜定怜香蔽膝,闷时应弄玉搔头。
  樱桃花谢梨花发,肠断青春两处愁。
  右诗单说着"情色"二字。此二字,乃一体一用也。故色绚于目,情感于心,情色相生,心目相视。虽亘古迄今,仁人君子,弗能忘之。晋人有云:"情之所钟,正在我辈。"慧远曰:"情色觉如磁石,遇针不觉合为一处。无情之物尚尔,何况我终日在情里做活计耶?"
  如今只管说这"情色"二字则甚?且说个临淮武公业,于咸通中任河南府功曹参军。爱妾曰非烟,姓步氏,容止纤丽,弱不胜绮罗。善秦声,好诗弄笔。公业甚嬖之。比邻乃天水赵氏第也,亦衣缨之族。其子赵象,端秀有文学。忽一日于南垣隙中窥见非烟,而神气俱丧,废食思之。遂厚赂公业之阍人,以情相告。阍有难色。后为赂所动,令妻伺非烟闲处,具言象意。非烟闻之,但含笑而不答。阍媪尽以语象。象发狂心荡,不知所如。乃取薛涛笺,题一绝于上。诗曰:
  绿暗红稀起暝烟,独将幽恨小庭前。
  沉沉良夜与谁语?星隔银河月半天。
  写讫,密缄之。祈阍媪达于非烟。非烟读毕,吁嗟良久,向媪而言曰:"我亦曾窥见赵郎,大好才貌。今生薄福,不得当之。尝嫌武生粗悍,非青云器也。"乃复酬篇,写于金凤笺。诗曰:
  画檐春燕须知宿,兰浦双鸳肯独飞?
  长恨桃源诸女伴,等闲花里送郎归。
  封付阍媪,令遗象。象启缄,喜曰:"吾事谐矣!"但静坐焚香,时时虔祷以候。越数日,将夕,阍媪促步而至,笑且拜曰:"赵郎愿见神仙否?"象惊,连问之。传非烟语曰:"功曹今夜府直,可谓良时。妾家后庭,即君之前垣也。若不渝约好,专望来仪,方可候晤。"语罢,既曛黑,象乘梯而登,非烟已置重榻于下。既下,见非烟艳妆盛服,迎入室中,相携就寝,尽缱绻之意焉。乃晓,象执非烟手曰:"接倾城之貌,挹希世之人,已担幽明,永奉欢狎。"言讫,潜归。兹后不盈旬日,常得一期于后庭矣。展幽彻之恩,罄宿昔之情,以为鬼鸟不知,人神相助。如是者周岁。
  无何,非烟数以细故挞其女奴。奴衔之,乘间尽以告公业。公业曰:"汝慎勿扬声,我当自察之!"后至堂直日,乃密陈状请假。迨夜,如常入直,遂潜伏里门。俟暮鼓既作,蹑足而回,循墙至后庭。见非烟方倚户微吟,象则据垣斜睇。公业不胜其忿,挺前欲擒象。象觉跳出。公业持之,得其半襦。
  乃入室,呼非烟诘之。非烟色动,不以实告。公业愈怒,缚之大柱,鞭挞血流。非烟但云:"生则相亲,死亦无恨!"遂饮杯水而绝。象乃变服易名,远窜于江湖间,稍避其锋焉。可怜雨散云消,花残月缺。
  且如赵象知机识务,离脱虎口,免遭毒手,可谓善悔过者也。于今又有个不识窍的小二哥,也与个妇人私通,日日贪欢,朝朝迷恋,后惹出一场祸来,尸横刀下,命赴阴间。致母不得侍,妻不得顾,子号寒于严冬,女啼饥于永昼。静而思之,着何来由!况这妇人不害了你一条性命了?真个:蛾眉本是婵娟刃,杀尽风流世上人。
  说话的,你道这妇人住居何处?姓甚名谁?原来是浙江杭州府武林门外落乡村中,一个姓蒋的生的女儿,小字淑真。生得甚是标致,脸衬桃花,比桃花不红不白;眉分柳叶,如柳叶犹细犹弯。自小聪明,从来机巧,善描龙而刺凤,能剪雪以裁云。心中只是好些风月,又饮得几杯酒。年已及笄,父母议亲,东也不成,西也不就。每兴凿穴之私,常感伤春之玻自恨芳年不偶,郁郁不乐。垂帘不卷,羞杀紫燕双飞;高阁慵凭,厌听黄莺并语。未知此女几时得偶素愿?因成商调《醋葫芦》小令十篇,系于事后,少述斯女始末之情。奉劳歌伴,先听格律,后听芜词:
  湛秋波,两剪明,露金莲,三寸校弄春风杨柳细身腰,比红儿态度
  应更娇。他生得诸般齐妙,纵司空见惯也魂消。
  况这蒋家女儿如此容貌,如此伶俐,缘何豪门巨族,王孙公子,文士富商,不行求聘?却这女儿心性有些跷蹊,描眉画眼,傅粉施朱,梳个纵鬓头儿,着件叩身衫子,做张做势,乔模乔样。或倚槛凝神,或临街献笑,因此闾里皆鄙之。所以迁延岁月,顿失光阴,不觉二十余岁。
  隔邻有一儿子,名叫阿巧,未曾出幼,常来女家嬉戏。不料此女已动不正之心有日矣。况阿巧不甚长成,父母不以为怪,遂得通家往来无间。一日,女父母他适,阿巧偶来,其女相诱入室,强合焉。忽闻扣户声急,阿巧惊遁而去。女父母至家亦不知也。且此女欲心如炽,久渴此事,自从情窦一开,不能自已。阿巧回家,惊气冲心而殒。女闻其死,哀痛弥极,但不敢形诸颜颊。奉劳歌伴,再和前声:
  锁修眉,恨尚存,痛知心,人已亡。零时间云雨散巫阳,自别来几
  日行坐想。空撇下一天情况,则除是梦里见才郎。
  这女儿自因阿巧死后,心中好生不快活,自思量道:"皆由我之过,送了他青春一命。"日逐蹀躞不下。倏尔又是一个月来。女儿晨起梳妆,父母偶然视听,其女颜色精神,语言恍惚。老儿因谓妈妈曰:"莫非淑真做出来了?"殊不知其女春色飘零,蝶粉蜂黄都退了;韶华狼籍,花心柳眼已开残。妈妈老儿互相埋怨了一会,只怕亲戚耻笑。"常言道:'女大不中留。'留在家中,却如私盐包儿,脱手方可。不然,直待事发,弄出丑来,不好看。"那妈妈和老儿说罢,央王嫂嫂作媒:"将高就低,添长补短,发落了罢。"
  一日,王嫂嫂来说,嫁与近村李二郎为妻。且李二郎是个农庄之人,又四十多岁,只图美貌,不计其他。过门之后,两个颇说得着。瞬息间十有余年,李二郎被他彻夜盘弄,衰惫了。年将五十之上,此心已灰。奈何此妇正在妙龄,酷好不厌,仍与夫家西宾有事。李二郎一见,病发身故。这妇人眼见断送两人性命了。奉劳歌伴,再和前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