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平顶山功曹传信 莲花洞木母逢灾

时间:2018-12-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吴承恩 点击:
西游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回 平顶山功曹传信 莲花洞木母逢灾
 
 
  话说唐僧复得了孙行者,师徒们一心同体,共诣西方。自宝象国救了公主,承君臣送出城西,说不尽沿路饥餐渴饮。夜住晓行。却又值三春景候,那时节:
 
轻风吹柳绿如丝,佳景最堪题。
时催鸟语,暖烘花发,遍地芳菲。
海棠庭院来双燕,正是赏春时。
红尘紫陌,绮罗弦管,斗草传卮。
 
师徒们正行赏间,又见一山挡路。唐僧道:"徒弟们仔细,前遇山高,恐有虎狼阻挡。" 行者道:"师父,出家人莫说在家话。你记得那乌巢和尚的《心经》云心无挂碍,无挂碍,方无恐怖,远离颠倒梦想之言?但只是扫除心上垢,洗净耳边尘。不受苦中苦,难为人上人。你莫生忧虑,但有老孙,就是塌下天来,可保无事。怕甚么虎狼!"长老勒回马道:"我
 
当年奉旨出长安,只忆西来拜佛颜。
舍利国中金象彩,浮屠塔里玉毫斑。
寻穷天下无名水,历遍人间不到山。
逐逐烟波重迭迭,几时能彀此身闲?"
 
行者闻说,笑呵呵道:"师要身闲,有何难事?若功成之后,万缘都罢,诸法皆空。那时节,自然而然,却不是身闲也?"长老闻言,只得乐以忘忧。放辔催银駔,兜缰趱玉龙。
 
  师徒们上得山来,十分险峻,真个嵯峨好山:
 
巍巍峻岭,削削尖峰。湾环深涧下,孤峻陡崖边。湾环深涧下,只听得唿喇喇戏水蟒翻身;孤峻陡崖边,但见那崒嵂嵂出林虎剪尾。往上看,峦头突兀透青霄;回眼观,壑下深沉邻碧落。上高来,似梯似凳;下低行,如堑如坑。真个是古怪巅峰岭,果然是连尖削壁崖。巅峰岭上,采药人寻思怕走:削壁崖前,打柴夫寸步难行。胡羊野马乱撺梭,狡兔山牛如布阵。山高蔽日遮星斗,时逢妖兽与苍狼。草径迷漫难进马,怎得雷音见佛王?
 
长老勒马观山,正在难行之处。只见那绿莎坡上,佇立着一个樵夫。你道他怎生打扮:
 
头戴一顶老蓝毡笠,身穿一领毛皂衲衣。老蓝毡笠,遮烟盖日果稀奇;毛皂衲衣,乐以忘忧真罕见。手持钢斧快磨明,刀伐干柴收束紧。担头春色,幽然四序融融;身外闲情,常是三星淡淡。到老只于随分过,有何荣辱暂关山?
 
  那樵子:
 
正在坡前伐朽柴,忽逢长老自东来。
停柯住斧出林外,趋步将身上石崖。
 
对长老厉声高叫道:"那西进的长老!暂停片时。我有一言奉告:此山有一伙毒魔狠怪,专吃你东来西去的人哩。"
 
  长老闻言,魂飞魄散,战兢兢坐不稳雕鞍,急回头,忙呼徒弟道:"你听那樵夫报道此山有毒魔狠怪,谁敢去细问他一问?"行者道:"师父放心,等老孙去问他一个端的。"
 
  好行者,拽开步,径上山来,对樵子叫声"大哥",道个问讯。樵夫答礼道:"长老啊,你们有何缘故来此?"行者道:"不瞒大哥说,我们是东土差来西天取经的,那马上是我的师父,他有些胆小。适蒙见教,说有甚么毒魔狠怪,故此我来奉问一声:那魔是几年之魔,怪是几年之怪?还是个把势,还是个雏儿?烦大哥老实说说,我好着山神土地递解他起身。"樵子闻言,仰天大笑道:"你原来是个风和尚。"行者道:"我不风啊,这是老实话。"樵子道:"你说是老实,便怎敢说把他递解起身?"行者道:"你这等长他那威风,胡言乱语的拦路报信,莫不是与他有亲?不亲必邻,不邻必友。"樵子笑道:"你这个风泼和尚,忒没道理。我倒是好意,特来报与你们,教你们走路时,早晚间防备,你倒转赖在我身上。且莫说我不晓得妖魔出处,就晓得啊,你敢把他怎么的递解?解往何处?"行者道:"若是天魔,解与玉帝;若是土魔,解与土府。西方的归佛,东方的归圣。北方的解与真武,南方的解与火德。是蛟精解与海主,是鬼祟解与阎王,各有地头方向。我老孙到处里人熟,发一张批文,把他连夜解着飞跑。"
 
  那樵子止不住呵呵冷笑道:"你这个风泼和尚,想是在方上云游,学了些书符咒水的法术,只可驱邪缚鬼,还不曾撞见这等狠毒的怪哩。"行者道:"怎见他狠毒?"樵子道:"此山径过有六百里远近,名唤平顶山。山中有一洞,名唤莲花洞。洞里有两个魔头,他画影图形,要捉和尚;抄名访姓,要吃唐僧。你若别处来的还好,但犯了一个唐字儿,莫想去得去得!"行者道:"我们正是唐朝来的。"樵子道:"他正要吃你们哩。"行者道:"造化!造化!但不知他怎的样吃哩?"樵子道:"你要他怎的吃?"行者道:"若是先吃头,还好耍子;若是先吃脚,就难为了。"樵子道:"先吃头怎么说?先吃脚怎么说?"行者道:"你还不曾经着哩。若是先吃头,一口将他咬下,我已死了,凭他怎么煎炒熬煮,我也不知疼痛;若是先吃脚,他啃了孤拐,嚼了腿亭,吃到腰截骨,我还急忙不死,却不是零零碎碎受苦?此所以难为也。"樵子道:"和尚,他那里有这许多工夫?只是把你拿住,捆在笼里,囫囵蒸吃了。"行者笑道:"这个更好!更好!疼倒不忍疼,只是受些闷气罢了。"樵子道:"和尚不要调嘴。那妖怪随身有五件宝贝,神通极大极广。就是擎天的玉柱,架海的金梁,若保得唐朝和尚去,也须要发发昏是。"行者道:"发几个昏么?"樵子道:"要发三四个昏是。"行者道:"不打紧,不打紧。我们一年,常发七八百个昏儿,这三四个昏儿易得发,发发儿就过去了。"
 
  好大圣,全然无惧,一心只是要保唐僧,捽脱樵夫,拽步而转,径至山坡马头前道:"师父,没甚大事。有便有个把妖精儿,只是这里人胆小,放他在心上。有我哩,怕他怎的?走路!走路!"长老见说,只得放怀随行。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