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毫无二致的抉择(四)

时间:2018-10-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马克·李维 点击:
与你重逢(全文在线阅读)   >  毫无二致的抉择 四


布里松对此表示异议。他向劳伦逼过来,从她手里一把夺过了那几张X光底片。

“如果我认为他的健康状况的确很糟糕,需要动用这样的资源,我自然会去安排。不过,这里的情况并非如此,他现在很好,明天早上就会醒过来,最多也就是头疼得厉害而已。在此之前,我命令你离开我的医院,赶紧回到你自己的医院里去。”
 
“这个地方充其量也就是一个医务室而已!”劳伦继续说道。
 
她从布里松的手里又夺回了一张X光底片,把它贴到了显光板上面。这是从病人的正面拍的。她指了指有点钙化的松果体所在的位置,这个小小的内分泌腺本来应该正好骑在脑中线上面,也就是说正好位于大脑两个半球之间,可是现在在这个图像里面,松果体显然已经错位,而这很可能是由于后脑受到了异于常态的挤压。
 
“你竟然连这么明显的差异性都看不出来吗?”她喊了起来。
 
“这只是底片上的一个小小瑕疵,那台手提式X光机质量有问题!”布里松就好像一个偷东西吃被当场逮住的小孩子,尽管手还来不及从装蜜饯的罐子里抽出来,嘴里却依然在狡辩。
 
“松果体从脑中线移位,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大脑枕叶内壁正在渗血。你的固执将会害死这个人,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敢发誓你一定会为此而感到后悔的。”
 
布里松恢复了平静,他傲气十足地朝劳伦逼近,迫使她向着诊疗室的门口退去。
 
“你首先必须解释清楚,凭什么跑到我们这里来,你出现在这间诊疗室里,既没有得到授权,也不合乎规矩。五分钟之后,我就会打电话报警,让你马上滚蛋。当然,你要是想跟我到哪里去喝杯咖啡,倒也不是不行。今天晚上没什么人,挺安静的,我可以走开一阵子。”
 
劳伦轻蔑地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位住院实习医生,她的嘴唇因愤怒而不住颤抖。布里松大大咧咧地伸出一只手,撑在劳伦肩膀上方的墙上,同时,脸也贴了过去。劳伦猛地一下子把他推开。
 
“在医学院的时候,帕特里克,你就已经是出了名的好色而又小肚鸡肠。在这个世界上,你最辜负的那个人其实就是你自己,但是你却偏偏还想把这种对自己的失望转嫁到别人的身上。如果你还是执迷不悟的话,就算是最理想的情况,这个人恐怕接下来一辈子也都要待在轮椅上面了。”
 
布里松粗暴地推着劳伦,把她赶向门口。
 
“赶紧从这里滚蛋,否则我就要喊警察来逮捕你了。快点走,顺便替我问候一下费斯坦,告诉他,尽管他给我的评语那么严厉、不近人情,但是我现在不也混得好好的嘛。至于说这个人,”他用手指着阿瑟,“他就待在这里,哪儿也不去,这是我的病人!”
 
布里松一脸的狂怒,青筋毕露。劳伦恢复了平静。她很同情地把一只手放到了面前这位内科医生的肩膀上。
 
“上帝啊,我是多么同情你的家人哪;算我求求你了,帕特里克,如果在你的内心深处还有那么一点点人性的话,你还是保持单身就一个人过吧!”
 
保罗突然冲了进来,两只眼睛闪耀着激情。布里松被吓了一大跳。
 
“我刚刚是不是听到你们在讲,阿瑟有可能会瘫痪?”
 
他瞪着布里松,心里涌起一股抑制不住的冲动,想要立刻当场把他掐死。就在这个时候,护士席贝尔跟着冲了进来。她对那位住院实习医生道着歉,说她已经尽力想要阻止保罗,可是毕竟自己的气力有限,实在是没有办法把他挡在走廊外面。
 
“这一次啊,你们两个实在是太过分了。席贝尔,马上打电话给警察!我要报警。”
 
布里松看起来简直是心花怒放。护士走上前,一只手从口袋里抽出来,偷偷地把什么东西塞到了劳伦的手里面。年轻的女医生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什么,同时也明白了眼前这位护士的意图。她用心领神会的眼神看了一下对方,以此表示感谢,然后毫不犹豫地把手里的针管扎到布里松的脖子上,摁下了活塞推头。
 
布里松看着她,惊恐万状,他不住向后退,手里摸索着想要拔掉插在脖子上的针头,但可惜已经太迟了,地板在他的脚下塌陷,天旋地转。就在他倒下的那一刻,劳伦向前迈了一步,一把抓住了他。
 
“这里面是咪唑安定!他要迷糊好一阵子了。”席贝尔谦逊地表示。
 
在保罗的协助下,劳伦把布里松放倒在地上。
 
眼前已经不再是悬在天花板上的日光灯,而是一个连着转盘的小飞机。他父亲为什么不愿意让他坐进那个驾驶舱呢?旁边格子间里的管理员已经摇响了铃声,飞机转盘游戏马上就要开始了。所有的孩子都在欢笑,唯有他待在下面,只能在旁边玩沙子。因为,一堆沙子不需要花任何钱。而飞机游戏,转一次30美分,这可是一大笔钱。如果就这么不停转下去,一直转到天上的星星那里,那得花多少钱啊?
 
席贝尔递过来一床折叠好的毯子,劳伦把它垫到了布里松的脑袋下面。
 
她真美,我面前的这个女人,她的马尾辫,两边的脸蛋,还有那一双闪闪发光的眼睛。她几乎就没有正眼看过我。渴望一个人可不是什么罪。我希望她能够跟我一起上飞机。我要把平庸还给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两个能够就这样过一辈子。我憎恶身边这些人,他们笑得毫无理由,什么时候都那么开心。天已经黑了。
 
“他睡着了吗?”保罗低声说。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