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花果山群妖聚义 黑松林三藏逢魔

时间:2018-09-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吴承恩 点击:
西游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回 花果山群妖聚义 黑松林三藏逢魔
 
 
  却说那大圣虽被唐僧逐赶,然犹思念,感叹不已,早望见东洋大海,道:"我不走此路者,已五百年矣!"只见那海水:
 
烟波荡荡,巨浪悠悠。烟波荡荡接天河,巨浪悠悠通地脉。潮来汹涌,水浸湾环。潮来汹涌,犹如霹雳吼三春;水浸湾环,却似狂风吹九夏。乘龙福老,往来必定皱眉行;跨鹤仙童,反复果然忧虑过。近岸无村社,傍水少渔舟。浪卷千年雪,风生六月秋。野禽凭出没,沙鸟任沉浮,眼前无钓客,耳畔只闻鸥。海底游鱼乐,天边过雁愁。
 
那行者将身一纵,跳过了东洋大海,早至花果山。按落云头,睁睛观看,那山上花草俱无,烟霞尽绝;峰岩倒塌,林树焦枯。你道怎么这等?只因他闹了天宫,拿上界去,此山被显圣二郎神,率领那梅山七弟兄,放火烧坏了。这大圣倍加凄惨,有一篇败山颓景的古风为证,古风云:
 
回顾仙山两泪垂,对山凄惨更伤悲。
当时只道山无损,今日方知地有亏。
可恨二郎将我灭,堪嗔小圣把人欺。
行凶掘你先灵墓,无干破尔祖坟基。
满天霞雾皆消荡,遍地风云尽散稀。
东岭不闻斑虎啸,西山那见白猿啼?
北溪狐兔无踪迹,南谷獐豝没影遗。
青石烧成千块土,碧砂化作一堆泥。
洞外乔松皆倚倒,崖前翠柏尽稀少。
椿杉槐桧栗檀焦,桃杏李梅梨枣了。
柘绝桑无怎养蚕?柳稀竹少难栖鸟。
峰头巧石化为尘,涧底泉干都是草。
崖前土黑没芝兰,路畔泥红藤薜攀。
往日飞禽飞那处?当时走兽走何山?
豹嫌蟒恶倾颓所,鹤避蛇回败坏间。
想是日前行恶念,致令目下受艰难。
 
  那大圣正当悲切,只听得那芳草坡前、曼荆凹里响一声,跳出七八个小猴,一拥上前,围住叩头,高叫道:"大圣爷爷!今日来家了?"美猴王道:"你们因何不耍不顽,一个个都潜踪隐迹?我来多时了,不见你们形影,何也?"群猴听说,一个个垂泪告道:"自大圣擒拿上界,我们被猎人之苦,着实难捱!怎禁他硬弩强弓,黄鹰劣犬,网扣枪钩,故此各惜性命,不敢出头顽耍,只是深潜洞府,远避窝巢,饥去坡前偷草食,渴来涧下吸清泉。却才听得大圣爷爷声音,特来接见,伏望扶持。"那大圣闻得此言,愈加凄惨,便问:"你们还有多少在此山上?"群猴道:"老者小者,只有千把。"大圣道:"我当时共有四万七千群妖,如今都往那里去了?"群猴道:"自从爷爷去后,这山被二郎菩萨点上火,烧杀了大半。我们蹲在井里,钻在涧内,藏于铁板桥下,得了性命。及至火灭烟消,出来时,又没花果养赡,难以存活,别处又去了一半。我们这一半,捱苦的住在山中,这两年,又被些打猎的抢了一半去也。"行者道:"他抢你去何干?"群猴道:"说起这猎户可恨!他把我们中箭着枪的,中毒打死的,拿了去剥皮剔骨,酱煮醋蒸,油煎盐炒,当做下饭食用。或有那遭网的,遇扣的,夹活儿拿去了,教他跳圈做戏,翻筋斗,竖蜻蜓,当街上筛锣擂鼓,无所不为的顽耍。"
 
  大圣闻此言,更十分恼怒道:"洞中有甚么人执事?"群妖道:"还有马流二元帅,奔芭二将军管着哩。"大圣道:"你们去报他知道,说我来了。"那些小妖,撞入门里报道:"大圣爷爷来家了。"那马流奔芭闻报,忙出门叩头,迎接进洞。大圣坐在中间,群怪罗拜于前,启道:"大圣爷爷,近闻得你得了性命,保唐僧往西天取经,如何不走西方,却回本山?"大圣道:"小的们,你不知道,那唐三藏不识贤愚。我为他一路上捉怪擒魔,使尽了平生的手段,几番家打杀妖精,他说我行凶作恶,不要我做徒弟,把我逐赶回来,写立贬书为照,永不听用了。"
 
  众猴鼓掌大笑道:"造化!造化!做甚么和尚,且家来,带携我们耍子几年罢!"叫:"快安排椰子酒来,与爷爷接风。"大圣道:"且莫饮酒,我问你那打猎的人,几时来我山上一度?"马流道:"大圣,不论甚么时度,他逐日家在这里缠扰。"大圣道:"他怎么今日不来?"马流道:"看待来耶。"大圣吩咐:"小的们,都出去把那山上烧酥了的碎石头与我搬将起来堆着。或二三十个一推,或五六十个一堆,堆着我有用处。"那些小猴都是一窝峰,一个个跳天搠地,乱搬了许多堆集。大圣看了,教:"小的们,都往洞内藏躲,让老孙作法。"
 
  那大圣上了山巅看处,只见那南半边,冬冬鼓响,噹噹锣鸣,闪上有千余人马,都架着鹰犬,持着刀枪。猴王仔细看那些人,来得凶险。好男子,真个骁勇!但见:
 
狐皮苫肩顶,锦绮裹腰胸。
袋插狼牙箭,胯挂宝雕弓。
人似搜山虎,马如跳涧龙。
成群引着犬,满膀架其鹰。
荆筐抬火炮,带定海东青。
粘竿百十担,兔叉有千根。
牛头拦路网,阎王扣子绳。
一齐乱吆喝,散撒满天星。
 
大圣见那些人布上他的山来,心中大怒,手里捻诀,口内念念有词,往那巽地上吸了一口气,呼的吹将去,便是一阵狂风。好风!但见:
 
扬尘播土,倒树摧林。海浪如山耸,浑波万迭侵。乾坤昏荡荡,日月暗沉沉。一阵摇松如虎啸,忽然入竹似龙吟。万窍怒号天噫气,飞砂走石乱伤人。
 
大圣作起这大风,将那碎石,乘风乱飞乱舞,可怜把那些千余人马,一个个:
 
石打乌头粉碎,沙飞海马俱伤。人参官桂岭前忙,血染朱砂地上。附子难归故里,槟榔怎得还乡?尸骸轻粉卧山场,红娘子家中盼望。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