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柳叶渚边嗔莺咤燕 绛云轩里召将飞符(2)

时间:2018-09-2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曹雪芹 点击:
 
  一语未了,他姑娘果然拄了拐走来。莺儿春燕等忙让坐。那婆子见采了许多嫩柳,又见藕官等都采了许多鲜花,心内便不受用,看着莺儿编,又不好说什么,便说春燕道:"我叫你来照看照看,你就贪住顽不去了。倘或叫起你来,你又说我使你了,拿我做隐身符儿你来乐。 "春燕道:"你老又使我,又怕,这会子反说我。难道把我劈做八瓣子不成? "莺儿笑道:"姑妈,你别信小燕的话。这都是他摘下来的,烦我给他编,我撵他,他不去。"春燕笑道:"你可少顽儿,你只顾顽儿,老人家就认真了。"那婆子本是愚顽之辈, 兼之年近昏Ъ,惟利是命,一概情面不管,正心疼肝断,无计可施,听莺儿如此说,便以老卖老,拿起柱杖来向春燕身上击上几下,骂道:"小蹄子,我说着你,你还和我强嘴儿呢。 你妈恨的牙根痒痒,要撕你的肉吃呢。你还来和我强梆子似的。"打的春燕又愧又急,哭道:"莺儿姐姐顽话,你老就认真打我。我妈为什么恨我?我又没烧胡了洗脸水,有什么不是!"莺儿本是顽话,忽见婆子认真动了气,忙上去拉住,笑道:"我才是顽话, 你老人家打他,我岂不愧?"那婆子道:"姑娘,你别管我们的事,难道为姑娘在这里,不许我管孩子不成?"莺儿听见这般蠢话,便赌气红了脸,撒了手冷笑道:"你老人家要管, 那一刻管不得,偏我说了一句顽话就管他了。我看你老管去!"说着,便坐下,仍编柳篮子。
 
  偏又有春燕的娘出来找他,喊道:"你不来舀水,在那里做什么呢?"那婆子便接声儿道:"你来瞧瞧,你的女儿连我也不服了!在那里排揎我呢。"那婆子一面走过来说:"姑奶奶,又怎么了?我们丫头眼里没娘罢了,连姑妈也没了不成?"莺儿见他娘来了,只得又说原故。 他姑娘那里容人说话,便将石上的花柳与他娘瞧道:"你瞧瞧,你女儿这么大孩子顽的。 他先领着人糟踏我,我怎么说人?"他娘也正为芳官之气未平,又恨春燕不遂他的心,便走上来打耳刮子,骂道:"小娼妇,你能上去了几年?你也跟那起轻狂浪小妇学,怎么就管不得你们了?干的我管不得,你是我Б里掉出来的,难道也不敢管你不成! 既是你们这起蹄子到的去的地方我到不去,你就该死在那里伺侯,又跑出来浪汉。"一面又抓起柳条子来,直送到他脸上,问道:"这叫作什么?这编的是你娘的Б!" 莺儿忙道:"那是我们编的,你老别指桑骂槐。"那婆子深妒袭人晴雯一干人,已知凡房中大些的丫鬟都比他们有些体统权势, 凡见了这一干人,心中又畏又让,未免又气又恨,亦且迁怒于众,复又看见了藕官,又是他令姊的冤家,四处凑成一股怒气。
 
  那春燕啼哭着往怡红院去了。 他娘又恐问他为何哭,怕他又说出自己打他,又要受晴雯等之气,不免着起急来,又忙喊道:"你回来!我告诉你再去。"春燕那里肯回来?急的他娘跑了去又拉他。他回头看见,便也往前飞跑。他娘只顾赶他,不防脚下被青苔滑倒,引的莺儿三个人反都笑了。莺儿便赌气将花柳皆掷于河中,自回房去。这里把个婆子心疼的只念佛, 又骂:"促狭小蹄子!遭踏了花儿,雷也是要打的。"自己且掐花与各房送去不提。
 
  
 
  却说春燕一直跑入院中, 顶头遇见袭人往黛玉处去问安。春燕便一把抱住袭人,说: "姑娘救我!我娘又打我呢。"袭人见他娘来了,不免生气,便说道:"三日两头儿打了干的打亲的, 还是买弄你女儿多,还是认真不知王法?"这婆子来了几日,见袭人不言不语是好性的,便说道:"姑娘你不知道,别管我们闲事!都是你们纵的,这会子还管什么?"说着,便又赶着打。袭人气的转身进来,见麝月正在海棠下晾手巾,听得如此喊闹, 便说:"姐姐别管,看他怎样。"一面使眼色与春燕,春燕会意,便直奔了宝玉去。众人都笑说: "这可是没有的事都闹出来了。"麝月向婆子道:"你再略煞一煞气儿,难道这些人的脸面,和你讨一个情还讨不下来不成?"那婆子见他女儿奔到宝玉身边去,又见宝玉拉了春燕的手说: "别怕,有我呢。"春燕又一行哭,又一行说,把方才莺儿等事都说出来。 宝玉越发急起来,说:"你只在这里闹也罢了,怎么连亲戚也都得罪起来?"麝月又向婆子及众人道:"怨不得这嫂子说我们管不着他们的事,我们虽无知错管了,如今请出一个管得着的人来管一管,嫂子就心伏口伏,也知道规矩了。"便回头叫小丫头子:"去把平儿给我叫来!平儿不得闲就把林大娘叫了来。"那小丫头子应了就走。众媳妇上来笑说: "嫂子,快求姑娘们叫回那孩子罢。平姑娘来了,可就不好了。"那婆子说道: "凭你那个平姑娘来也凭个理,没有娘管女儿大家管着娘的。"众人笑道:"你当是那个平姑娘? 是二奶奶屋里的平姑娘。他有情呢,说你两句,他一翻脸,嫂子你吃不了兜着走!"
 
  说话之间,只见小丫头子回来说:"平姑娘正有事,问我作什么,我告诉了他,他说: `既这样,且撵他出去,告诉了林大娘在角门外打他四十板子就是了。'"那婆子听如此说,自不舍得出去,便又泪流满面,央告袭人等说:"好容易我进来了,况且我是寡妇, 家里没人,正好一心无挂的在里头伏侍姑娘们。姑娘们也便宜,我家里也省些搅过。我这一去,又要自己生火过活,将来不免又没了过活。"袭人见他如此,早又心软了,便说: "你既要在这里,又不守规矩,又不听说,又乱打人。那里弄你这个不晓事的来,天天斗口,也叫人笑话,失了体统。"晴雯道:"理他呢,打发去了是正经。谁和他去对嘴对舌的。 "那婆子又央众人道:"我虽错了,姑娘们吩咐了,我以后改过。姑娘们那不是行好积德。 "一面又央告春燕道:"原是我为打你起的,究竟没打成你,我如今反受了罪?你也替我说说。 "宝玉见如此可怜,只得留下,吩咐他不可再闹。那婆子走来一一的谢过了下去。
 
  只见平儿走来,问系何事。袭人等忙说:"已完了,不必再提。"平儿笑道:"`得饶人处且饶人' ,得省的将就些事也罢了。能去了几日,只听各处大小人儿都作起反来了,一处不了又一处,叫我不知管那一处的是。"袭人笑道:"我只说我们这里反了,原来还有几处。 "平儿笑道:"这算什么。正和珍大奶奶算呢,这三四日的工夫,一共大小出来了八九件了。 你这里是极小的,算不起数儿来,还有大的可气可笑之事。"不知袭人问他果系何事,且听下回分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