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5)

时间:2018-09-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冯梦龙 点击:
  且说许宣在路,饥食渴饮,夜住晓行,不则一日,来到镇江。先寻李克用家,来到针子桥生药铺内。只见主管正在门前卖生药,老将仕从里面走出来。两个公人同许宣慌忙唱个暗道:"小人是杭州李募事家中人,有书在此。"主管接了,递与老将仕。老将仕拆开看了道:"你便是许宣?"许宣道:"小人便是。"李克用教三人吃了饭,分付当直的同到府中,下了公文,使用了钱,保领回家。防送人讨了口文,自归苏州去了。
  许宜与当直一同到家中,拜谢了克用,参见了老安人。克用见李募事书,说道:"许宜原是生药店中主管。"因此留他在店中做买卖,夜间教他去五条巷卖豆腐的王公楼上歇。克用见许宣药店中十分精细,心中欢喜。原来药铺中有两个主管,一个张主管,一个赵主管。赵主管一生老实本分。张主管一生克剥奸诈,倚着自老了,欺侮后辈。见又添了许宣,心中不悦,恐怕退了他;反生好计,要嫉妒他。忽一日,李克用来店中闲看,问:"新来的做买卖如何?"张主管听了心中道:"中我机谋了!"应道:"好便好了,只有一件,......"克用道:"有甚么一件?"老张道:"他大主买卖肯做,小主儿就打发去了,因此人说他不好。我几次劝他,不肯依我。"老员外说:"这个容易,我自分付他便了,不怕他不依。"赵主管在傍听得此言,私对张主管说道:"我们都要和气。许宣新来,我和你照管他才是。有不是宁可当面讲,如何背后去说他?他得知了,只道我们嫉妒。"老张道:"你们后生家,晓得甚么!"天已晚了,各回下处。赵主管来许宣下处道:"张主管在员外面前嫉妒你,你如今要愈加用心,大主小主儿买卖,一般样做。"许宣道:"多承指数,我和你去闲酌一杯。"二人同到店中,左右坐下。酒保将要饭果碟摆下,二人吃了几杯。赵主管说:"老员外最性直,受不得触。你便依随他生性,耐心做买卖。"许宣道:"多谢老兄厚爱,谢之不荆。"又饮了两杯,天色晚了。赵主管道:"晚了路黑难行,改日再会。"许宣还了酒钱,各自散了。
  许宣觉道有杯酒醉了,恐怕冲撞了人,从屋檐下回去。正走之间,只见一家楼上推开窗,将熨斗播灰下来,都倾在许宣头上。立住脚,便骂道:"淮家泼男女,不生眼睛,好没道理!"只见一个妇人,慌忙走下来道:"官人休要骂,是奴家不是,一时失误了,休怪!"许宣半醉,抬头一看,两眼相观,正是白娘子。许宣怒从心上起,恶向胆边生,无明火焰腾腾高起三千丈,掩纳不住,便骂道:"你这贼贱妖精,连累得我好苦!吃了两场官事!"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许宣道:"你如今又到这里,却不是妖怪?"赶将人去,把白娘子一把拿住道:"你要官休私休!"白娘子陪着笑面道:"丈夫,'一夜夫妻百日恩"和你说来事长。你听我说:当初这衣服,都是我先夫留下的。我与你恩爱深重,教你穿在身上,恩将仇报,反成吴、越?"许宣道:"那日我回来寻你,如何不见了?主人都说你同青青来寺前看我,因何又在此间?"白娘于道:"我到寺前,听得说你被捉了去,教青青打听不着,只道你脱身走了。怕来捉我,教青青连忙讨了一只船,到建康府娘舅家去,昨日才到这里。我也道连累你两场官事,还有何面目见你!你怪我也无用了。情意相投,做了夫妻,如今好端端难道走开了?我与你情似太山,恩同东海,誓同生死,可看日常夫妻之面,取我到下处,和你百年偕老,却不是好!"许宣被白娘子一骗,回嗔作喜,沉吟了半晌,被色迷了心胆,留连之意,不回下处,就在白娘子楼上歇了。
  次日,来上河五条巷王公楼家,对王公说:"我的妻子同丫鬟从苏州来到这里。"一一说了,道:"我如今搬回来一处过活。"王公道:"此乃好事,如何用说。"当日把白娘子同青青搬来王公楼上。次日,点茶请邻舍。第三日,邻舍又与许宣接风。酒筵散了,邻舍各自回去,不在话下。第四日,许宣早起梳洗已罢,对白娘子说:"我去拜谢东西邻舍,去做买卖去也;你同青青只在楼上照管,切勿出门!"分付已了,自到店中做买卖,早去晚回。不觉光阴迅速,日月如梭,又过一月。
  忽一日,许宣与白娘子商量,去见主人李员外妈妈家眷。白娘子道:"你在他家做主管,去参见了他,也好日常走动。"到次日,雇了轿子,径进里面请白娘子上了轿,叫王公挑了盒儿,丫鬟青青跟随,一齐来到李员外家。下了轿子。进到里面,请员外出来。李克用连忙来见,白娘子深深道个万福,拜了两拜,妈妈也拜了两拜,内眷都参见了。原来李克用年纪虽然高大,却专一好色,见了白娘子有倾国之姿,正是:三魂不附体,七魄在他身。那员外目不转睛,看白娘子。当时安排酒饭管待。妈妈对员外道:"好个伶俐的娘子!十分容貌,温柔和气,本分老成。"员外道:"便是杭州娘子生得俊俏。"饮酒罢了,白娘子相谢自回。李克用心中思想:"如何得这妇人共宿一宵?"眉头一簇,计上心来,道:"六月十三是我寿诞之日,不要慌,教这妇人着我一个道儿。"
  不觉乌飞兔走,才过端午,又是六月初间。那员外道:"妈妈,十三日是我寿诞,可做一个筵席,请亲眷朋友闲耍一日,也是一生的快乐。"当日亲眷邻友主管人等,都下了请帖。次日,家家户户都送烛面手帕物件来。十三日都来赴筵,吃了一日。次日是女眷们来贺寿,也有二十来个。
  且说白娘子也来,十分打扮,上着青织金衫儿,下穿大红纱裙,戴一头百巧珠翠金银首饰。带了青青,都到里面拜了生日,参见了老安人。东阁下排着筵席。原来李克用是吃虱子留后腿的人,因见白娘于容貌,设此一计,大排筵席。各各传杯弄盏。酒至半酣,却起身脱衣净手。李员外原来预先分付腹心养娘道:"若是白娘于登东,他要进去,你可另引他到后面僻净房内去。"李员外设计已定,先自躲在后面。正是:不劳钻穴逾墙事,稳做偷香窃玉人。
  只见白娘子真个要去净手,养娘便引他到后面一间僻净房内去,养娘自回。那员外心中淫乱,捉身不住,不敢便走进去,却在门缝里张。不张万事皆休,则一张那员外大吃一惊,回身便走,来到后边,往后倒了:不知一命如何,先觉四肢不举!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