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4)

时间:2018-09-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冯梦龙 点击:
  许宣离了店内,有几个相识,同走到寺里看卧佛。绕廊下各处殿上观看了一遭,方出寺来,见一个先生,穿着道袍,头戴逍遥中,腰系黄丝绦,脚着熟麻鞋,坐在寺前卖药,散施符水。许宣立定了看。那先生道:"贫道是终南山道士,到处云游,散施符水,救人病患灾厄,有事的向前来。"那先生在人丛中看见许宣头上一道黑气,必有妖怪缠他,叫道:"你近来有一妖怪缠你,其害非轻!我与你二道灵符,救你性命。一道符三更烧,一道符放在自头发内"许宣接了符,纳头便拜,肚内道:"我也八九分疑惑那妇人是妖怪,真个是实。"谢了先生,径回店中。
  至晚,白娘子与青青睡着了,许宣起来道:"料有三更了!"将一道符放在自头发内,正欲将一道符烧化,只见白娘子叹一口气道:"小乙哥和我许多时夫妻,尚兀自不把我亲热,却信别人言语,半夜三更,烧符来压镇我!你且把符来烧看!"就夺过符来,一时烧化,全无动静。白娘子道:"却如何?说我是妖怪!"许宣道:"不干我事,卧佛寺前一云游先生,知你是妖怪。"白娘子道:"明日同你去看他一看,如何模样的先生。"
  次日,白娘子清早起来,梳妆罢,戴了钡环,穿上素净衣服,分付青青看管楼上。夫妻二人,来到卧佛寺前。只见一簇人,团团围着那先生,在那里散符水。只见白娘子睁一双妖眼,到先生面前,喝一声:"你好无礼!出家人枉在我丈夫面前说我是一个妖怪,书符来捉我!"那先生回言:"我行的是五雷天心正法,凡有妖怪,吃了我的符,他即变出真形来。"那白娘子道:"众人在此,你且书符来我吃看!"那先生书一道符,递与白娘子。白娘子接过符来,便吞下去。众人都看,没些动静。众人道:"这等一个妇人,如何说是妖怪?"众人把那先生齐骂。那先生骂得口睁眼呆,半晌无言,惶恐满面。白娘子道:"众位官人在此,他捉我不得。我自小学得个戏术,且把先生试来与众人看。"只见白娘子口内哺哺的,不知念些甚么,把那先生却似有人擒的一般,缩做一堆,悬空而起。众人看了齐吃一惊。许宣呆了。娘子道:"若不是众位面上,把这先生吊他一年。"白娘子喷口气,只见那先生依然放下,只恨爹娘少生两翼,飞也似走了。众人都散了。夫妻依旧回来,不在话下。日逐盘缠,都是白娘子将出来用度。正是夫唱妇随,朝欢暮乐。
  不觉光阴似箭,又是四月初八日,释迪佛生辰。只见街市上人抬着柏亭浴佛,家家布施。许宣对王主人道:"此间与杭州一般。"只见邻舍边一个小的,叫做铁头,道:"小乙官人,今日承天寺里做佛会,你去看一看。"许宣转身到里面,对白娘子说了。白娘子道:"甚么好看,休去!"许宣道:"去走一一遭,散闷则个。"娘子道:"你要去,身上衣服旧了不好看,我打扮你去。"叫青青取新鲜时样衣服来。许宣着得不长不短,一似像体裁的。戴一顶黑漆头巾,脑后一双白玉环,穿一领青罗道袍,脚着一一双皂靴,手中拿一把细巧百折描金美人珊瑚坠上样春罗扇,打扮得上下齐整。那娘子分付一声,如莺声巧啭道:"丈夫早早回来,切勿教奴记挂!"
  许宣叫了铁头相伴,径到承天寺来看佛会。人人喝采,好个官人。只听得有人说道:"昨夜周将仕典当库内,不见了四五千贯金珠细软物件。见今开单告官,挨查,没捉人处。"许宣听得,不解其意,自同铁头在寺。其日烧香官人子弟男女人等往往来来,十分热闹。许宣道:"娘于教我早回,去罢。"转身人丛中,不见了铁头,独自个走出寺门来。只见五六个人似公人打扮,腰里挂着牌儿。数中一个看了许宣,对众人道:"此人身上穿的,手中拿的,好似那话儿。"数中一个认得许宣的道:"小乙官,扇子借我一看。"许宣不知是计,将扇递与公人。那公人道:"你们看这扇子坠,与单上开的一般!"众人喝声:"拿了!"就把许宣一索子绑了,好似:数只皂雕追紫燕,一群饿虎咬羊羔。
  许宣道:"众人休要错了,我是无罪之人。"众公人道:"是不是,且去府前周将仕家分解!他店中失去五千贯金珠细软、白玉绦环、细巧百招扇、珊瑚坠子,你还说无罪?真赃正贼,有何分说!实是大胆汉子,把我们公人作等闲看成。见今头上、身上、脚上,都是他家物件,公然出外,全无忌惮!"许宣方才呆了,半晌不则声。许宣道:"原来如此。不妨,不妨,自有人偷得。"众人道:"你自去苏州府厅上分说。"
  次日大尹升厅,押过许宣见了。大尹审问:"盗了周将仕库内金珠宝物在于何处?从实供来,免受刑法拷打。"许宣道:"禀上相公做主,小人穿的衣服物件皆是妻子白娘子的,不知从何而来,望相公明镜详辨则个!"大尹喝道:"你妻子今在何处?"许宣道:"见在吉利桥下王主人楼上。"大尹即差缉捕使臣袁子明押了许宣火速捉来。
  差人袁子明来到王主人店中,主人吃了一惊,连忙问道:"做甚么?"许宣道:"白娘子在楼上么?"主人道:"你同铁头早去承天寺里,去不多时,白娘子对我说道:'丈夫去寺中闲耍,教我同青青照管楼上;此时不见回来,我与青青去寺前寻他去也,望乞主人替我照管。出门去了,到晚不见回来。我只道与你去望亲戚,到今日不见回来。"众公人要王主人寻白娘子,前前后后遍寻不见。袁子明将主人捉了,见大尹回话。大尹道:"白娘子在何处?王主人细细禀复了,道:"白娘子是妖怪。"大尹一一问了,道:"且把许宣监了!"王主人使用了些钱,保出在外,伺候归结。
  且说周将仕正在对门茶坊内闲坐,只见家人报道:"金珠等物都有了,在库阁头空箱子内。"周将仕听了,慌忙回家看时,果然有了,只不见了头巾、绦环、扇子并扇坠。周将仕道:"明是屈了许宣,平白地害了一个人,不好。"暗地里到与该房说了,把许宣只问个小罪名。
  却说邵太尉使李募事到苏州干事,来王主人家歇。主人家把许宣来到这里,又吃官事,一一从头说了一遍。李募事寻思道:"看自家面上亲眷,如何看做落?"只得与他央人情,上下使钱。一日,大尹把许宣一一供招明白,都做在白娘子身上,只做"不合不出首妖怪等事",杖一百,配三百六十里,押发镇江府牢城营做工。李募事道:"镇江去便不妨,我有一个结拜的叔叔,姓李名克用,在针子桥下开生药店。我写一封书,你可去投托他。"许宣只得问姐夫借了些盘缠,拜谢了王主人并姐夫,就买酒饭与两个公人吃,收拾行李起程。王主人并姐夫送了一程,各自回去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