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白娘子永镇雷峰塔(3)

时间:2018-09-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冯梦龙 点击:
  何立等领了钧旨,一阵做公的径到双茶坊巷口秀王府墙对黑楼子前看时:门前四扇看阶,中间两扇大门,门外避藉陛,坡前却是垃圾,一条竹子横夹着。何立等见了这个模佯,到都呆了。当时就叫捉了邻人,上首是做花的丘大,下首是做皮匠的孙公。那孙公摆忙的吃他一惊,小肠气发,跌倒在地。众邻舍都走来道:"这里不曾有甚么白娘子。这屋在五六年前有一个毛巡检,合家时病死了。青天白日,常有鬼出来买东西,无人敢在里头住,几日前,有个疯子立在门前唱暗。何立教众人解下横门竹竿,里面冷清清地,起一阵风,卷出一道腥气来。众人都吃了一惊,倒退几步。许宣看了,则声不得,一似呆的。做公的数中,有一个能胆大,排行第二,姓王,专好酒吃,都叫他做好酒王二。王二道:"都跟我来!"发声喊一齐哄将入去,看时板壁、坐起、桌凳都有。来到胡梯边,教王二前行,众人跟着,一齐上楼。楼上灰尘三寸厚。众人到房门前,推开房门一望,床上挂着一张帐子,箱笼都有。只见一个如花似玉穿着白的美貌娘子,坐在床上。众人看了,不敢向前。众人道:"不知娘子是神是鬼?我等奉临安大尹钧旨,唤你去与许宣执证公事。"那娘子端然不动。好酒王二道:"众人都不敢向前,怎的是了?你可将一坛酒来,与我吃了,做我不着,捉他去见大尹。"众人连忙叫两三个下去提一坛酒来与王二吃。王二开了坛口,将一坛酒吃尽了,道:"做我不着!"将那空坛望着帐子内打将去。不打万事皆休,才然打去,只听得一声响,却是青天里打一个霹雳,众人都惊倒了!起来看时,床上不见了那娘子,只见明晃晃一堆银子。众人向前看了道:"好了。"计数四十九锭。众人道:"我们将银子去见大尹也罢。"扛了银子,都到临安府。
  何立将前事禀复了大尹。大尹道:"定是妖怪了。也罢,邻人无罪回家。"差人送五十锭银子与邵大尉处,开个缘由,一一禀复过了。许宣照"不应得为而为之事",理重者决杖免刺,配牢城营做工,满日疏放,牢城营乃苏州府管下。李募事因出首许宣,心上不安,将邵太尉给赏的五十两银子尽数付与小舅作为盘费。李将仕与书二封,一封与押司范院长,一封与吉利桥下开客店的王主人。许宣痛哭一场,拜别姐夫姐姐,带上行枷,两个防送人押着,离了杭州到东新桥,下了航船。
  不一日,来到苏州。先把书会见了范院长井王主人。王主人与他官府上下使了钱,打发两个公人去苏州府,下了公文,交割了犯人,讨了回文,防送人自回。范院长、王主人保领许宣不入牢中,就在王主人门前楼上歇了。许宣心中愁闷,壁上题诗一首:
  独上高楼望故乡,愁看斜日照纱窗。
  平生自是真诚士,谁料相逢妖媚娘。
  白白不知归甚处?青青那识在何方?
  抛离骨肉来苏地,思想家中寸断肠!
  有话即长,无话即短,不觉光阴似箭,日月如梭,又在王主人家住了半年之上。忽遇九月下旬,那王主人正在门首闲立,看街上人来人往。只见远远一乘轿子,傍边一个丫鬟跟着,道:"借问一声,此间不是王主人家么?"王主人汪忙起身道:"此间便是。你寻谁人?"丫鬟道:"我寻临安府来的许小乙官人。"主人道:"你等一等,我便叫他出来。"这乘轿子便歇在门前。王主人便入去,叫道:"小乙哥,有人寻你。"许宣听得,急走出来,同主人到门前看时,正是青青跟着,轿于里坐着白娘子。许宣见了,连声叫道:"死冤家!自被你盗了官库银子,带累我吃了多少苦,有屈无伸。如今到此地位,又赶来做甚么?可羞死人!"那白娘子道:"小乙官人不要怪我,今番特来与你分辩这件事。我且到主人家里面与你说。"
  白娘子叫青青取了包裹下轿。许宣道:"你是鬼怪,不许入来!"挡住了门不放他。那白娘子与主人深深道了个万福,道:"奴家不相瞒,主人在上,我怎的是鬼怪?衣裳有缝,对日有影。不幸先夫去世,教我如此被人欺负。做下的事,是先失日前所为,非干我事。如今怕你怨畅我,特地来分说明白了,我去也甘心。"主人道:"且教娘子人来坐了说。"那娘子道:"我和你到里面对主人家的妈妈说。"门前看的人,自都散了。
  许宣入到里面,对主人家并妈妈道:"我为他偷了官银子事。如此如此,因此教我吃场官司。如今又赶到此,有何理说?白娘子道:"先夫留下银子,我好意把你,我也不知怎的来的?"许宣道:"如何做公的捉你之时,门俞都是垃圾,就帐子里一响不见了你?"白娘子道:"我听得人说你为这银子捉了去,我怕你说出我来,捉我到官,妆幌子羞人不好看。我无奈何,只得走去华藏寺前姨娘家躲了;使人担垃圾堆在门前,把银子安在床上,央邻舍与我说谎。"许宣道:"你却走了去,教我吃官事!"白娘子道:"我将银子安在床上,只指望要好,那里晓得有许多事情?我见你配在这里,我便带了些盘缠,搭船到这里寻你。如今分说都明白了,我去也。敢是我和你前生没有夫妻之分!"那王主人道:"娘子许多路来到这里,难道就去?且在此间住几日,却理会。"青青道:"既是主人家再三劝解,娘子且住两日,当初也曾许嫁小乙官人。"白娘子随口便道:"羞杀人,终不成奴家没人要?只为分别是非而来。"王主人道:"既然当初许嫁小乙哥,却又回去?且留娘子在此。"打发了轿子,不在话下。
  过了数日、白娘子先自奉承好了主人的妈妈。那妈妈劝主人与许宣说合,还定十一月十一日成亲,共百年谐老。光阴一瞬,早到吉日良时。白娘子取出银两,央王主人办备喜筵,二人拜堂结亲。酒席散后,共入纱厨。白娘子放出迷人声态,颠驾倒凤,百媚千娇,喜得许宣如遇神仙,只恨相见之晚。正好欢娱,不觉金鸡三唱,东方渐白。正是:欢娱嫌夜短,寂寞恨更长。
  自此日为始,夫妻二人如鱼似水,终日在王主人家快乐昏迷缠定。日往月来,又早半年光景,时临春气融和,花开如锦,车马往来,街坊热闹。许宣问主人家道:"今日如何人人出去闲游,如此喧嚷?"主人道:"今日是二月半,男子妇人,都去看卧佛,你也好去承天寺里闲走一遭。"许宣见说,道:"我和妻子说一声,也去看一看。"许宣上楼来,和白娘子说:"今日二月半,男子妇人都去看卧佛,我也看一看就来。有人寻说话,回说不在家,不可出来见人。"白娘子道:"有甚好看;只在家中却不好?看他做甚么?"许宣道:"我去闲耍一遭就回。不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