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

时间:2018-09-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曹雪芹 点击:
红楼梦(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回  慧紫鹃情辞试忙玉 慈姨妈爱语慰痴颦
 
 
  话说宝玉听王夫人唤他, 忙至前边来,原来是王夫人要带他拜甄夫人去。宝玉自是欢喜, 忙去换衣服,跟了王夫人到那里。见其家中形景,自与荣宁不甚差别,或有一二稍盛者。 细问,果有一宝玉。甄夫人留席,竟日方回,宝玉方信。因晚间回家来,王夫人又吩咐预备上等的席面, 定名班大戏,请过甄夫人母女。后二日,他母女便不作辞,回任去了,无话。 
  这日宝玉因见湘云渐愈,然后去看黛玉。正值黛玉才歇午觉,宝玉不敢惊动,因紫鹃正在回廊上手里做针黹, 便来问他:"昨日夜里咳嗽可好了?"紫鹃道:"好些了。"宝玉笑道:"阿弥陀佛!宁可好了罢。"紫鹃笑道:"你也念起佛来,真是新闻!"宝玉笑道:"所谓`病笃乱投医'了。"一面说,一面见他穿着弹墨绫薄绵袄,外面只穿着青缎夹背心, 宝玉便伸手向他身上摸了一摸,说:"穿这样单薄,还在风口里坐着,看天风馋,时气又不好,你再病了,越发难了。"紫鹃便说道:"从此咱们只可说话,别动手动脚的。一年大二年小的,叫人看着不尊重。打紧的那起混帐行子们背地里说你,你总不留心,还只管和小时一般行为,如何使得。姑娘常常吩咐我们,不叫和你说笑。你近来瞧他远着你还恐远不及呢。"说着便起身,携了针线进别房去了。
 
  宝玉见了这般景况,心中忽浇了一盆冷水一般,只瞅着竹子,发了一回呆。因祝妈正来挖笋修竿,便怔怔的走出来,一时魂魄失守,心无所知,随便坐在一块山石上出神, 不觉滴下泪来。直呆了五六顿饭工夫,千思万想,总不知如何是可。偶值雪雁从王夫人房中取了人参来, 从此经过,忽扭项看见桃花树下石上一人手托着腮颊出神,不是别人,却是宝玉。雪雁疑惑道:"怪冷的,他一个人在这里作什么?春天凡有残疾的人都犯病,敢是他犯了呆病了?"一边想,一边便走过来蹲下笑道:"你在这里作什么呢?"宝玉忽见了雪雁,便说道:"你又作什么来找我?你难道不是女儿?他既防嫌,不许你们理我, 你又来寻我,倘被人看见,岂不又生口舌?你快家去罢了。"雪雁听了,只当是他又受了黛玉的委屈,只得回至房中。
 
  黛玉未醒, 将人参交与紫鹃。紫鹃因问他:"太太做什么呢?"雪雁道:"也歇中觉,所以等了这半日。 姐姐你听笑话儿:我因等太太的工夫,和玉钏儿姐姐坐在下房里说话儿,谁知赵姨奶奶招手儿叫我。我只当有什么话说,原来他和太太告了假,出去给他兄弟伴宿坐夜, 明儿送殡去,跟他的小丫头子小吉祥儿没衣裳,要借我的月白缎子袄儿。我想他们一般也有两件子的,往脏地方儿去恐怕弄脏了,自己的舍不得穿,故此借别人的。借我的弄脏了也是小事,只是我想,他素日有些什么好处到咱们跟前,所以我说了:`我的衣裳簪环都是姑娘叫紫鹃姐姐收着呢。如今先得去告诉他,还得回姑娘呢。 姑娘身上又病着,更费了大事,误了你老出门,不如再转借罢。'"紫鹃笑道:"你这个小东西子倒也巧。你不借给他,你往我和姑娘身上推,叫人怨不着你。他这会子就下去了, 还是等明日一早才去?"雪雁道"~这会子就去的,只怕此时已去了。"紫鹃点点头。雪雁道:"姑娘还没醒呢,是谁给了宝玉气受,坐在那里哭呢。"紫鹃听了,忙问在那里。雪雁道:"在沁芳亭后头桃花底下呢。"
 
  紫鹃听说,忙放下针线,又嘱咐雪雁好生听叫:"若问我,答应我就来。"说着,便出了潇湘馆,一径来寻宝玉,走至宝玉跟前,含笑说道:"我不过说了那两句话,为的是大家好, 你就赌气跑了这风地里来哭,作出病来唬我。"宝玉忙笑道:"谁赌气了!我因为听你说的有理,我想你们既这样说,自然别人也是这样说,将来渐渐的都不理我了,我所以想着自己伤心。"紫鹃也便挨他坐着。宝玉笑道:"方才对面说话你尚走开,这会子如何又来挨我坐着?"紫鹃道:"你都忘了?几日前你们姊妹两个正说话,赵姨娘一头走了进来,_____我才听见他不在家,所以我来问你。正是前日你和他才说了一句`燕窝'就歇住了, 总没提起,我正想着问你。"宝玉道:"也没什么要紧。不过我想着宝姐姐也是客中,既吃燕窝,又不可间断,若只管和他要,太也托实。虽不便和太太要,我已经在老太太跟前略露了个风声,只怕老太太和凤姐姐说了。我告诉他的,竟没告诉完了他。如今我听见一日给你们一两燕窝,这也就完了。"紫鹃道:"原来是你说了,这又多谢你费心。 我们正疑惑,老太太怎么忽然想起来叫人每一日送一两燕窝来呢?这就是了。"宝玉笑道:"这要天天吃惯了,吃上三二年就好了。"紫鹃道:"在这里吃惯了,明年家去,那里有这闲钱吃这个。"宝玉听了,吃了一惊,忙问:"谁?往那个家去?"紫鹃道:"你妹妹回苏州家去。"宝玉笑道:"你又说白话。苏州虽是原籍,因没了姑父姑母,无人照看,才就了来的。 明年回去找谁?可见是扯谎。"紫鹃冷笑道:"你太看小了人。你们贾家独是大族人口多的,除了你家,别人只得一父一母,房族中真个再无人了不成?我们姑娘来时, 原是老太太心疼他年小,虽有叔伯,不如亲父母,故此接来住几年。大了该出阁时,自然要送还林家的。终不成林家的女儿在你贾家一世不成?林家虽贫到没饭吃,也是世代书宦之家,断不肯将他家的人丢在亲戚家,落人的耻笑。所以早则明年春天,迟则秋天。 这里纵不送去,林家亦必有人来接的。前日夜里姑娘和我说了,叫我告诉你:将从前小时顽的东西, 有他送你的,叫你都打点出来还他。他也将你送他的打叠了在那里呢。"宝玉听了,便如头顶上响了一个焦雷一般。紫鹃看他怎样回答,只不作声。忽见晴雯找来说:"老太太叫你呢,谁知道在这里。"紫鹃笑道:"他这里问姑娘的病症。我告诉了他半日,他只不信。你倒拉他去罢。"说着,自己便走回房去了。
 
  晴雯见他呆呆的, 一头热汗,满脸紫胀,忙拉他的手,一直到怡红院中。袭人见了这般, 慌起来,只说时气所感,热汗被风扑了。无奈宝玉发热事犹小可,更觉两个眼珠儿直直的起来,口角边津液流出,皆不知觉。给他个枕头,他便睡下,扶他起来,他便坐着,倒了茶来,他便吃茶。众人见他这般,一时忙起来,又不敢造次去回贾母,先便差人出去请李嬷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