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镇元仙赶捉取经僧 孙行者大闹五庄观(2)

时间:2018-09-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吴承恩 点击:
 
  说话之间,都已天昏,不觉东方月上。行者道:"此时万籁无声,冰轮明显,正好走了去罢。"八戒道:"哥啊,不要捣鬼,门俱锁闭,往那里走?"行者道:"你看手段!"好行者,把金箍棒捻在手中,使一个解锁法,往门上一指,只听得突蹡的一声响,几层门双鐄俱落,唿喇的开了门扇。八戒笑道:"好本事!就是叫小炉儿匠使掭子,便也不象这等爽利!"行者道:"这个门儿,有甚稀罕!就是南天门,指一指也开了。"却请师父出了门,上了马,八戒挑着担,沙僧拢着马,径投西路而去。行者道:"你们且慢行,等老孙去照顾那两个童儿睡一个月。"三藏道:"徒弟,不可伤他性命;不然,又一个得财伤人的罪了。"行者道:"我晓得。"行者复进去,来到那童儿睡的房门外。他腰里有带的瞌睡虫儿,原来在东天门与增长天王猜枚耍子赢的。他摸出两个来,瞒窗眼儿弹将进去,径奔到那童子脸上,鼾鼾沉睡,再莫想得醒。他才拽开云步,赶上唐僧,顺大路一直西奔。
 
  这一夜马不停蹄,只行到天晓,三藏道:"这个猴头弄杀我也!你因为嘴,带累我一夜无眠!"行者道:"不要只管埋怨。天色明了,你且在这路旁边树林中将就歇歇,养养精神再走。"那长老只得下马,倚松根权作禅床坐下,沙僧歇了担子打盹,八戒枕着石睡觉。孙大圣偏有心肠,你看他跳树扳枝顽耍。四众歇息不题。
 
 
  却说那大仙自元始宫散会,领众小仙出离兜率,径下瑶天,坠祥云,早来到万寿山五庄观门首。看时,只见观门大开,地上干净,大仙道:"清风、明月,却也中用。常时节,日高三丈,腰也不伸,今日我们不在,他倒肯起早,开门扫地。"众小仙俱悦。行至殿上,香火全无,人踪俱寂,那里有明月、清风!众仙道:"他两个想是因我们不在,拐了东西走了。"大仙道:"岂有此理!修仙的人,敢有这般坏心的事!想是昨晚忘却关门,就去睡了,今早还未醒哩。"众仙到他房门首看处,真个关着房门,鼾鼾沉睡。这外边打门乱叫,那里叫得醒来?众仙撬开门板,着手扯下床来,也只是不醒。大仙笑道:"好仙童啊!成仙的人,神满再不思睡,却怎么这般困倦?莫不是有人做弄了他也?快取水来。"一童急取水半盏递与大仙。大仙念动咒语,噀一口水,喷在脸上,随即解了睡魔。
 
  二人方醒,忽睁睛抹抹脸,抬头观看,认得是仙师与世同君和仙兄等众,慌得那清风顿首,明月叩头道:"师父啊!你的故人,原是东来的和尚,一伙强盗,十分凶狠!"
 
  大仙笑道:"莫惊恐,慢慢的说来。"清风道:"师父啊,当日别后不久,果有个东土唐僧,一行有四个和尚,连马五口。弟子不敢违了师命,问及来因,将人参果取了两个奉上。那长老俗眼愚心,不识我们仙家的宝贝。他说是三朝未满的孩童,再三不吃,是弟子各吃了一个。不期他那手下有三个徒弟,有一个姓孙的,名悟空行者,先偷四个果子吃了。是弟子们向伊理说,实实的言语了几句,他却不容,暗自里弄了个出神的手段,苦啊!"二童子说到此处,止不住腮边泪落。众仙道:"那和尚打你来?"明月道:"不曾打,只是把我们人参树打倒了。"大仙闻言,更不恼怒,道:"莫哭!莫哭!你不知那姓孙的,也是个太乙散仙,也曾大闹天宫,神通广大。既然打倒了宝树,你可认得那些和尚?"清风道:"都认得。"大仙道:"既认得,都跟我来。众徒弟们,都收拾下刑具,等我回来打他。"
 
  众仙领命。大仙与明月、清风纵起祥光,来赶三藏,顷刻间就有千里之遥。大仙在云端里向西观看,不见唐僧;及转头向东看时,倒多赶了九百余里。原来那长老一夜马不停蹄,只行了一百二十里路,大仙的云头一纵,赶过了九百余里。仙童道:"师父,那路旁树下坐的是唐僧。"大仙道:"我已见了。你两个回去安排下绳索,等我自家拿他。"清风先回不题。
 
  那大仙按落云头,摇身一变,变作个行脚全真。你道他怎生模样:
 
穿一领百衲袍,系一条吕公绦。手摇塵尾,渔鼓轻敲。三耳草鞋登脚下,九阳巾子把头包。飘飘风满袖,口唱《月儿高》。
 
径直来到树下,对唐僧高叫道:"长老,贫道起手了。"那长老忙忙答礼道:"失瞻!失瞻!"大仙问:"长老是那方来的?为何在途中打坐?"三藏道:"贫僧乃东土大唐差往西天取经者。路过此间,权为一歇。"大仙佯讶道:"长老东来,可曾在荒山经过?"长老道:"不知仙宫是何宝山?"大仙道:"万寿山五庄观,便是贫道栖止处。"
 
  行者闻言,他心中有物的人,忙答道:"不曾!不曾!我们是打上路来的。"那大仙指定笑道:"我把你这个泼猴!你瞒谁哩?你倒在我观里,把我人参果树打倒,你连夜走在此间,还不招认,遮饰甚么?不要走!趁早去还我树来!"那行者闻言,心中恼怒,掣铁棒不容分说,望大仙劈头就打。大仙侧身躲过,踏祥光,径到空中。行者也腾云,急赶上去。大仙在半空现了本相,你看他怎生打扮:
 
头戴紫金冠,无忧鹤氅穿。履鞋登足下,丝带束腰间。体如童子貌,面似美人颜。三须飘颔下,鸦瓴叠鬓边。相迎行者无兵器,止将玉塵手中拈。
 
那行者没高没低的,棍子乱打。大仙把玉塵左遮右挡,奈了他两三回合,使一个袖里乾坤的手段,在云端里把袍袖迎风轻轻的一展,刷地前来,把四僧连马一袖子笼住。八戒道:"不好了!我们都装在拉縺里了!"行者道:"呆子,不是拉縺,我们被他笼在衣袖中哩。"八戒道:"这个不打紧,等我一顿钉钯,筑他个窟窿,脱将下去,只说他不小心,笼不牢,吊的了罢。"那呆子使钯乱筑,那里筑得动?手捻着虽然是个软的,筑起来就比铁还硬。
 
  那大仙转祥云,径落五庄观坐下,叫徒弟拿绳来。众小仙一一伺候。你看他从袖子里,却象撮傀儡一般,把唐僧拿出,缚在正殿檐柱上;又拿出他三个,每一根柱上,绑了一个;将马也拿出拴在庭下,与他些草料,行李抛在廊下。又道:"徒弟,这和尚是出家人,不可用刀枪,不可加铁钺,且与我取出皮鞭来,打他一顿,与我人参果出气!"众仙即忙取出一条鞭,不是甚么牛皮、羊皮、麂皮、犊皮的,原来是龙皮做的七星鞭,着水浸在那里。令一个有力量的小仙,把鞭执定道:"师父,先打那个?"大仙道:"唐三藏做大不尊,先打他。"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