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镇元仙赶捉取经僧 孙行者大闹五庄观

时间:2018-09-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吴承恩 点击:
西游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回 镇元仙赶捉取经僧 孙行者大闹五庄观
 
 
  却说他兄弟三众,到了殿上,对师父道:"饭将熟了,叫我们怎的?"三藏道:"徒弟,不是问饭。他这观里,有甚么人参果,似孩子一般的东西,你们是那一个偷他的吃了?"八戒道:"我老实,不晓得,不曾见。"清风道:"笑的就是他!笑的就是他!"行者喝道:"我老孙生的是这个笑容儿,莫成为你不见了甚么果子,就不容我笑?"三藏道:"徒弟息怒,我们是出家人,休打诳语,莫吃昧心食,果然吃了他的,陪他个礼罢,何苦这般抵赖?"
 
  行者见师父说得有理,他就实说道:"师父,不干我事,是八戒隔壁听见那两个道童吃甚么人参果,他想一个儿尝新,着老孙去打了三个,我兄弟各人吃了一个。如今吃也吃了,待要怎么?"明月道:"偷了我四个,这和尚还说不是贼哩!"八戒道:"阿弥陀佛!既是偷了四个,怎么只拿出三个来分,预先就打起一个偏手?"那呆子倒转胡嚷。
 
  二仙童问得是实,越加毁骂。就恨得个大圣钢牙咬响,火眼睁圆,把条金箍棒揝了又揝,忍了又忍道:"这童子这样可恶,只说当面打人也罢,受他些气儿,等我送他一个绝后计,教他大家都吃不成!"好行者,把脑后的毫毛拔了一根,吹口仙气,叫"变!"变做个假行者,跟定唐僧,陪着悟能、悟净,忍受着道童嚷骂;他的真身出一个神,纵云头跳将起去,径到人参园里,掣金箍棒往树上乒乓一下,又使个推山移岭的神力,把树一推推倒。可怜叶落枒开根出土,道人断绝草还丹!那大圣推倒树,却在枝儿上寻果子,那里得有半个?原来这宝贝遇金而落,他的棒刃头却是金裹之物,况铁又是五金之类,所以敲着就振下来,既下来,又遇土而入,因此上边再没一个果子。他道:"好!好!好!大家散火!"他收了铁棒,径往前来,把毫毛一抖,收上身来。那些人肉眼凡胎,看不明白。
 
 
  却说那仙童骂够多时,清风道:"明月,这些和尚也受得气哩,我们就象骂鸡一般,骂了这半会,通没个招声,想必他不曾偷吃。倘或树高叶密,数得不明,不要诳骂了他!我和你再去查查。"明月道:"也说得是。"他两个果又到园中,只见那树倒枒开,果无叶落,唬得清风脚软跌根头,明月腰酥打骸垢。那两个魂飞魄散,有诗为证,诗曰:
 
三藏西临万寿山,悟空断送草还丹。
枒开叶落仙根露,明月清风心胆寒。
 
他两个倒在尘埃,语言颠倒,只叫:"怎的好!怎的好!害了我五庄观里的丹头,断绝我仙家的苗裔!师父来家,我两个怎的回话?"明月道:"师兄莫嚷,我们且整了衣冠,莫要惊张了这几个和尚。这个没有别人,定是那个毛脸雷公嘴的那厮,他来出神弄法,坏了我们的宝贝。若是与他分说,那厮毕竟抵赖,定要与他相争,争起来,就要交手相打,你想我们两个,怎么敌得过他四个?且不如去哄他一哄,只说果子不少,我们错数了,转与他陪个不是。他们的饭已熟了,等他吃饭时,再贴他些儿小菜。他一家拿着一个碗,你却站在门左,我却站在门右,扑的把门关倒,把锁锁住,将这几层门都锁了,不要放他,待师父来家,凭他怎的处置。他又是师父的故人,饶了他,也是师父的人情;不饶他,我们也拿住个贼在,庶几可以免我等之罪。"清风闻言道:"有理!有理!"
 
  他两个强打精神,勉生欢喜,从后园中径来殿上,对唐僧控背躬身道:"师父,适间言语粗俗,多有冲撞,莫怪,莫怪。"三藏问道:"怎么说?"清风道:"果子不少,只因树高叶密,不曾看得明白。才然又去查查,还是原数。"那八戒就趁脚儿跷道:"你这个童儿,年幼不知事体,就来乱骂,白口咀咒,枉赖了我们也!不当人子!"行者心上明白,口里不言,心中暗想道:"是谎,是谎!果子已是了帐,怎的说这般话?想必有起死回生之法。"三藏道:"既如此,盛将饭来,我们吃了去罢。"
 
  那八戒便去盛饭,沙僧安放桌椅。二童忙取小菜,却是些酱瓜、酱茄、糟萝卜、醋豆角、腌窝蕖、绰芥菜,共排了七八碟儿,与师徒们吃饭;又提一壶好茶,两个茶钟,伺候左右。那师徒四众,却才拿起碗来,这童儿一边一个,扑的把门关上,插上一把两鐄铜锁。八戒笑道:"这童子差了。你这里风俗不好,却怎的关了门里吃饭?"明月道:"正是,正是,好歹吃了饭儿开门。"清风骂道:"我把你这个害馋劳、偷嘴的秃贼!你偷吃了我的仙果,已该一个擅食田园瓜果之罪,却又把我的仙树推倒,坏了我五庄观里仙根,你还要说嘴哩!若能彀到得西方参佛面,只除是转背摇车再托生!"三藏闻言,丢下饭碗,把个石头放在心上。那童子将那前山门、二山门,通都上了锁,却又来正殿门首,恶语恶言,贼前贼后,只骂到天色将晚,才去吃饭。饭毕,归房去了。
 
  唐僧埋怨行者道:"你这个猴头,番番撞祸!你偷吃了他的果子,就受他些气儿,让他骂几句便也罢了。怎么又推倒他的树!若论这般情由,告起状来,就是你老子做官,也说不通。"行者道:"师父莫闹,那童儿都睡去了,只等他睡着了,我们连夜起身。"沙僧道:"哥啊,几层门都上了锁,闭得甚紧,如何走么?"行者笑道:"莫管!莫管!老孙自有法儿。"八戒道:"愁你没有法儿哩!你一变,变甚么虫蛭儿,瞒格子眼里就飞将出去,只苦了我们不会变的,便在此顶缸受罪哩!"唐僧道:"他若干出这个勾当,不同你我出去啊,我就念起旧话经儿,他却怎生消受!"八戒闻言,又愁又笑道:"师父,你说的那里话?我只听得佛教中有卷《楞严经》、《法华经》、《孔雀经》、《观音经》、《金刚经》,不曾听见个甚那旧话儿经啊。"行者道:"兄弟,你不知道,我顶上戴的这个箍儿,是观音菩萨赐与我师父的。师父哄我戴了,就如生根的一般,莫想拿得下来,叫做《紧箍儿咒》,又叫做《紧箍儿经》。他旧话儿经,即此是也。但若念动,我就头疼,故有这个法儿难我。师父你莫念,我决不负你,管情大家一齐出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