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辱亲女愚妾争闲气 欺幼主刁奴蓄险心(3)

时间:2018-09-0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曹雪芹 点击:
 
  接着宝钗的饭至,平儿忙进来伏侍。那时赵姨娘已去,三人在板床上吃饭。宝钗面南, 探春面西,李纨面东。众媳妇皆在廊下静候,里头只有他们紧跟常侍的丫鬟伺候,别人一概不敢擅入。这些媳妇们都悄悄的议论说:"大家省事罢,别安着没良心的主意。连吴大娘才都讨了没意思, 咱们又是什么有脸的。"他们一边悄议,等饭完回事。只觉里面鸦雀无声,并不闻碗箸之声。一时只见一个丫鬟将帘栊高揭,又有两个将桌抬出。茶房内早有三个丫头捧着三沐盆水, 见饭桌已出,三人便进去了,一回又捧出沐盆并漱盂来, 方有待书,素云,莺儿三个,每人用茶盘捧了三盖碗茶进去。一时等他三人出来, 待书命小丫头子:"好生伺候着,我们吃饭来换你们,别又偷坐着去。"众媳妇们方慢慢的一个一个的安分回事,不敢如先前轻慢疏忽了。
 
  探春气方渐平,因向平儿道:"我有一件大事,把宝钗的话说了。王夫人点头叹道:"若说我无德, 不该有这样好媳妇了。"说着,更又伤心起来。薛姨妈倒又劝了一会子,因又提起袭人来, 说:"我见袭人近来瘦的了不得,他是一心想着宝哥儿。但是正配呢理应守的,屋里人愿守也是有的。惟有这袭人,虽说是算个屋里人,到底他和宝哥儿并没有过明路儿的。 "王夫人道:"我才刚想着,正要等妹妹商量商量。若说放他出去,恐怕他不愿意,又要寻死觅活的,若要留着他也罢,又恐老爷不依。所以难处。"薛姨妈道:"我看姨老爷是再不肯叫守着的。再者姨老爷并不知道袭人的事,想来不过是个丫头,那有留的理呢?只要姊姊叫他本家的人来,狠狠的吩咐他,叫他配一门正经亲事,再多多的陪送他些东西。那孩子心肠儿也好,年纪儿又轻,也不枉跟了姐姐会子,也算姐姐待他不薄了。 袭人那里还得我细细劝他。就是叫他家的人来也不用告诉他,只等他家里果然说定了好人家儿,我们还去打听打听,若果然足衣足食,女婿长的象个人儿,然后叫他出去。"王夫人听了道:"这个主意很是。不然叫老爷冒冒失失的一办,我可不是又害了一个人了么!"薛姨妈听了点头道:"可不是么!"又说了几句,便辞了王夫人,仍到宝钗房中去了。
 
  看见袭人泪痕满面,薛姨妈便劝解譬喻了一会。W袭人本来老实,不是伶牙利齿的人, 薛姨妈说一句,他应一句,回来说道:"我是做下人的人,姨太太瞧得起我,才和我说这些话, 我是从不敢违拗太太的。"薛姨妈听他的话,"好一个柔顺的孩子!"心里更加喜欢。宝钗又将大义的话说了一遍,大家各自相安。
 
  过了几日, 贾政回家,众人迎接。贾政见贾赦贾珍已都回家,弟兄叔侄相见,大家历叙别来的景况。然后内眷们见了,不免想起宝玉来,又大家伤了一会子心。贾政喝住道: "这是一定的道理。如今只要我们在外把持家事,你们在内相助,断不可仍是从前这样的散慢。别房的事,各有各家料理,也不用承总。我们本房的事,里头全归于你,都要按理而行。"王夫人便将宝钗有孕的话也告诉了,将来丫头们都劝放出去。贾政听了,点头无语。
 
  次日贾政进内, 请示大臣们,说是:"蒙恩感激,但未服阕,应该怎么谢恩之处,望乞大人们指教。"众朝臣说是代奏请旨。于是圣恩浩荡,即命陛见。贾政进内谢了恩,圣上又降了好些旨意, 又问起宝玉的事来。贾政据实回奏。圣上称奇,旨意说,宝玉的文章固是清奇, 想他必是过来人,所以如此。若在朝中,可以进用。他既不敢受圣朝的爵位,便赏了一个"文妙真人"的道号。贾政又叩头谢恩而出。
 
  回到家中,贾琏贾珍接着,贾政将朝内的话述了一遍,众人喜欢。贾珍便回说:"宁国府第收拾齐全,回明了要搬过去。栊翠庵圈在园内,给四妹妹静养。"贾政并不言语,隔了半日, 却吩咐了一番仰报天恩的话。贾琏也趁便回说:"巧姐亲事,父亲太太都愿意给周家为媳。"贾政昨晚也知巧姐的始末,便说:"大老爷大太太作主就是了。莫说村居不好,只要人家清白,孩子肯念书,能够上进。朝里那些官儿难道都是城里的人么?"贾琏答应了"是",又说:"父亲有了年纪,况且又有痰症的根子,静养几年,诸事原仗二老爷为主。 "贾政道:"提起村居养静,甚合我意。只是我受恩深重,尚未酬报耳。"贾政说毕进内。贾琏打发请了刘姥姥来,应了这件事。刘姥姥见了王夫人等,便说些将来怎样升官,怎样起家,怎样子孙昌盛。
 
  正说着,丫头回道:"花自芳的女人进来请安。"王夫人问几句话,花自芳的女人将亲戚作媒, 说的是城南蒋家的,现在有房有地,又有铺面,姑爷年纪略大了几岁,并没有娶过的,况且人物儿长的是百里挑一的。王夫人听了愿意,说道:"你去应了,隔几日进来再接你妹子罢。 "王夫人又命人打听,都说是好。王夫人便告诉了宝钗,仍请了薛姨妈细细的告诉了袭人。袭人悲伤不已,又不敢违命的,心里想起宝玉那年到他家去,回来说的死也不回去的话, "如今太太硬作主张。若说我守着,又叫人说我不害臊,若是去了,实不是我的心愿",便哭得咽哽难鸣,又被薛姨妈宝钗等苦劝,回过念头想道:"我若是死在这里,倒把太太的好心弄坏了。我该死在家里才是。"
 
  于是, 袭人含悲叩辞了众人,那姐妹分手时自然更有一番不忍说。袭人怀着必死的心肠上车回去,见了哥哥嫂子,也是哭泣。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