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时间:2018-08-1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曹雪芹 点击:
红楼梦(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回  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 
 
  却说贾珍贾琏暗暗预备下大簸箩的钱,听见贾母说"赏",他们也忙命小厮们快撒钱。只听满台钱响,贾母大悦。 
  二人遂起身, 小厮们忙将一把新暖银壶捧在贾琏手内,随了贾珍趋至里面。贾珍先至李婶席上,躬身取下杯来,回身,贾琏忙斟了一盏,然后便至薛姨妈席上,也斟了。二人忙起身笑说:"二位爷请坐着罢了,何必多礼。"于是除邢王二夫人,满席都离了席,俱垂手旁侍。贾珍等至贾母榻前,因榻矮,二人便屈膝跪了。贾珍在先捧杯,贾琏在后捧壶。 虽止二人奉酒,那贾环弟兄等,却也是排班按序,一溜随着他二人进来,见他二人跪下, 也都一溜跪下。宝玉也忙跪下了。史湘云悄推他笑道:"你这会又帮着跪下作什么? 有这样,你也去斟一巡酒岂不好?"宝玉悄笑道:"再等一会子再斟去。"说着,等他二人斟完起来, 方起来。又与邢夫人王夫人斟过来。贾珍笑道:"妹妹们怎么样呢?"贾母等都说:"你们去罢,他们倒便宜些。"说了,贾珍等方退出。
 
  当下天未二鼓, 戏演的是<<八义>>中<<观灯>>八出。正在热闹之际,宝玉因下席往外走。 贾母因说:"你往那里去!外头爆竹利害,仔细天上掉下火纸来烧了。"宝玉回说: "不往远去,只出去就来。"贾母命婆子们好生跟着。于是宝玉出来,只有麝月秋纹并几个小丫头随着。 贾母因说:"袭人怎么不见?他如今也有些拿大了,单支使小女孩子出来。"王夫人忙起身笑回道:"他妈前日没了,因有热孝,不便前头来。"贾母听了点头, 又笑道:"跟主子却讲不起这孝与不孝。若是他还跟我,难道这会子也不在这里不成?皆因我们太宽了,有人使,不查这些,竟成了例了。"凤姐儿忙过来笑回道:"今儿晚上他便没孝,那园子里也须得他看着,灯烛花炮最是耽险的。这里一唱戏,园子里的人谁不偷来瞧瞧。他还细心,各处照看照看。况且这一散后宝兄弟回去睡觉,各色都是齐全的。若他再来了,众人又不经心,散了回去,铺盖也是冷的,茶水也不齐备,各色都不便宜, 所以我叫他不用来,只看屋子。散了又齐备,我们这里也不耽心,又可以全他的礼,岂不三处有益。老祖宗要叫他,我叫他来就是了。"贾母听了这话,忙说:"你这话很是,比我想的周到,快别叫他了。但只他妈几时没了,我怎么不知道。"凤姐笑道:"前儿袭人去亲自回老太太的,怎么倒忘了。"贾母想了一想笑说:"想起来了。我的记性竟平常了。 "众人都笑说:"老太太那里记得这些事。"贾母因又叹道:"我想着,他从小儿伏侍了我一场,又伏侍了云儿一场,末后给了一个魔王宝玉,亏他魔了这几年。他又不是咱们家的根生土长的奴才, 没受过咱们什么大恩典。他妈没了,我想着要给他几两银子发送, 也就忘了。"凤姐儿道:"前儿太太赏了他四十两银子,也就是了。"贾母听说,点头道: "这还罢了。正好鸳鸯的娘前儿也死了,我想他老子娘都在南边,我也没叫他家去走走守孝, 如今叫他两个一处作伴儿去。"又命婆子将些果子菜馔点心之类与他两个吃去。琥珀笑说:"还等这会子呢,他早就去了。"说着,大家又吃酒看戏。
 
  且说宝玉一径来至园中,众婆子见他回房,便不跟去,只坐在园门里茶房里烤火,和管茶的女人偷空饮酒斗牌。宝玉至院中,虽是灯光灿烂,却无人声。麝月道:"他们都睡了不成?咱们悄悄的进去唬他们一跳。"于是大家蹑足潜踪的进了镜壁一看,只见袭人和一人二人对面都歪在地炕上,那一头有两三个老嬷嬷打盹。宝玉只当他两个睡着了, 才要进去,忽听鸳鸯叹了一声,说道:"可知天下事难定。论理你单身在这里,父母在外头,每年他们东去西来,没个定准,想来你是不能送终的了,偏生今年就死在这里, 你倒出去送了终。"袭人道:"正是。我也想不到能够看父母回首。太太又赏了四十两银子,这倒也算养我一场,我也不敢妄想了。"宝玉听了,忙转身悄向麝月等鹊?"谁知他也来了。我这一进去,他又赌气走了,不如咱们回去罢,让他两个清清静静的说一回。袭人正一个闷着,他幸而来的好。"说着,仍悄悄的出来。
 
  宝玉便走过山石之后去站着撩衣,麝月秋纹皆站住背过脸去,口内笑说:"蹲下再解小衣, 仔细风吹了肚子。"后面两个小丫头子知是小解,忙先出去茶房预备去了。这里宝玉刚转过来,只见两个媳妇子迎面来了,问是谁,秋纹道:"宝玉在这里,你大呼小叫, 仔细唬着罢。"那媳妇们忙笑道:"我们不知道,大节下来惹祸了。姑娘们可连日辛苦了。 "说着,已到了跟前。麝月等问:"手里拿的是什么?"媳妇们道:"是老太太赏金,花二位姑娘吃的。 "秋纹笑道:"外头唱的是<<八义>>,没唱<<混元盒>>,那里又跑出'金花娘娘'来了。"宝玉笑命:"揭起来我瞧瞧。"秋纹麝月忙上去将两个盒子揭开。两个媳妇忙蹲下身子, 宝玉看了两盒内都是席上所有的上等果品菜馔,点了一点头,迈步就走。 麝月二人忙胡乱掷了盒盖,跟上来。宝玉笑道:"这两个女人倒和气,会说话,他们天天乏了, 倒说你们连日辛苦,倒不是那矜功自伐的。"麝月道:"这好的也很好,那不知礼的也太不知礼。"宝玉笑道:"你们是明白人,耽待他们是粗笨可怜的人就完了。"一面说,一面来至园门。那几个婆子虽吃酒斗牌,却不住出来打探,见宝玉来了,也都跟上了。来至花厅后廊上,只见那两个小丫头一个捧着小沐盆,一个搭着手巾,又拿着沤子壶在那里久等。 秋纹先忙伸手向盆内试了一试,说道:"你越大越粗心了,那里弄的这冷水。"小丫头笑道:"姑娘瞧瞧这个天,我怕水冷,巴巴的倒的是滚水,这还冷了。"正说着,可巧见一个老婆子提着一壶滚水走来。小丫头便说:"好奶奶,过来给我倒上些。 "那婆子道:"哥哥儿,这是老太太泡茶的,劝你走了舀去罢,那里就走大了脚。"秋纹道: "凭你是谁的,你不给?我管把老太太茶吊子倒了洗手。"那婆子回头见是秋纹,忙提起壶来就倒。秋纹道:"够了。你这么大年纪也没个见识,谁不知是老太太的水!要不着的人就敢要了。"婆子笑道:"我眼花了,没认出这姑娘来。"宝玉洗了手,那小丫头子拿小壶倒了些沤子在他手内,宝玉沤了。秋纹麝月也趁热水洗了一回,沤了,跟进宝玉来。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