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玉堂春落难逢夫

时间:2018-08-12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冯梦龙 点击:
警世通言(在线阅读) >  第二十四卷 玉堂春落难逢夫


  公子初年柳陌游,玉堂一见便绸缕。
  黄金数万皆消费,红粉双眸在泪流。
  财货拐,仆驹体,犯法洪同狱内囚。
  按临驼马冤想脱,百岁姻缘到白头。
  话说正德年间,南京金陵城有一人,姓王名琼,别号思竹,中乙丑科进士,累官至礼部尚书。因刘逮擅权,劾了一本。圣旨发回原籍。不敢稽留,收拾轿马和家眷起身。王爷暗想有几两俸银,都惜在他人名下,一时取讨不及。况长子南京中书,次子时当大比,踌躇半晌,乃呼公子三官前来。那三官双名景隆,字顺卿,年方一十六岁。生得眉目清新,丰姿俊雅。读书一目十行,举笔即便成文,原是个风流才子。王爷爱惜胜如心头之气,掌上之珍。当下王爷唤至分付道:"我留你在此读书,叫王定讨帐,银子完日,作速回家,免得父母牵挂。我把这里帐目都留与你。"叫王定过来:"我留你与三叔在此读书讨帐,不许你引诱他胡行乱为。吾若知道,罪责非校。"王定叩头说:"小人不敢。"次日收拾起程,王定与公子送别,转到北京,另寻寓所安下,公子谨依父命,在寓读书,王定讨帐。不觉三月有余,三万银帐,都收完了。公子把底帐扣算,分厘不欠,分付王定,选日起身。公子说:"王定,我们事体俱已完了,我与你到大街上各巷口闲耍片时,来日起身。"王定遂即锁了房门,分付主人家用心看着生口。房主说:"放心,小人知道。"二人离了寓所,至大街观看皇都景致。但见:
  人烟凑集,车马喧阗。人烟凑集,合四山五岳之音;车马喧阑,
  尽六部九卿之辈。做买做卖,总四方上产奇珍;闲荡闲游,靠万岁太
  平洪福。处处胡同铺锦绣,家家杯牵醉星歌。
  公子喜之不尽,忽然又见五七个宦家子弟,各拿琵琶弦子,欢乐饮酒。公子道:"王定,好热闹去处。王定说:"三叔,这等热闹,你还没到那热闹去处哩!二人前至东华门,公子睁眼观看,好锦绣景致。只见门彩金凤,柱盘金龙。王定道:"三叔,好么?"公子说:"真个好所在。又走前面去,问王定:"这是那里?"王定说:"这是紫金城。。"公子往里一视,只见城内瑞气腾腾,红光闪闪。看了一会,果然富贵无过于帝王,叹息不已。
  离了东华门往前,又走多时,到一个所在,见门前站着几个女子,衣服整齐。公子便问:"王定,此是何处?"王定道:"此是酒店。"乃与王定进到酒楼上。公子坐下,看那楼上有五七席饮酒的,内中一席有两个女子,坐着同饮。公子看那女子,人物清楚,比门前站的,更胜几分。公子正看中间,酒保将酒来,公子便问:"此女是那里来的?"酒保说:"这是一秤金家丫头翠香、翠红。"三官道:"生得清气。"酒保说:"这等就说标致?他家里还有一个粉头,排行三姐,号玉堂春,有十二分颜色。鸨儿索价太高,还未梳拢。"公子听说留心,叫王定还了酒钱,下楼去,说:"王定,我与你春院胡同走走。"王定道:"三叔不可去,老爷知道怎了公子说:"不妨,看一看就回。"乃走至本司院门首。果然是:
  花街柳巷,绣阁朱楼。家家品竹弹丝,处处调脂弄粉。黄金买笑,
  无非公子王孙;红袖邀欢,都是妖姿丽色。正疑香雾弥天蔼,忽听歌声
  别院娇。总然道学也迷魂,任是真憎顺破戒。
  公子看得眼花撩乱,心内踌躇,不知那是一秤金的门。正思中间,有个卖瓜子的小伙叫做金哥走来,公子便问:"那是一秤金的门?"金哥说:"大叔莫不是要耍?我引你去。"王定便道:"我家相公不嫖,莫错认了。"公子说:"但求一见。"那金哥就报与老鸨知道。老鸨慌忙出来迎接,请进待茶。王定见老鸨留茶,心下慌张,说:"三叔可回去罢。"老鸨听说,问道:"这位何人?"公子说:"是小价。"鸨子道:"大哥,你也进来吃茶去,怎么这等小器?"公子道:"休要听他。"跟着老鸨往里就走。王定道:"三叔不要进去。俺老爷知道,可不干我事。"在后边自言自语。公子那里听他,竟到了里面坐下。
  老鸨叫丫头看茶。茶罢,老鸨便问:"客官贵姓?"公子道:"学生姓王,家父是礼部正堂。"老鸨听说拜道:"不知贵公子,失瞻休罪。"公子道:"不碍,休要计较,久闻令爱玉堂春大名,特来相访。"老鸨道:"昨有一位客官,要梳栊小女,送一百两财礼,不曾许他。"公子道:"一百两财礼,小哉!学生不敢夸大话,除了当今皇上,往下也数家父。就是家祖,也做过侍郎。"老鸨听说,心中暗喜,便叫翠红请三姐出来见尊客,翠红去不多时,回话道:"三姐身子不健,辞了罢。"老鸨起身带笑说:"小女从幼养娇了,直待老婢自去唤他。"王定在傍喉急,又说:"他不出来就罢了,莫又去唤。"老鸨不听其言,走进房中,叫:"三姐,我的儿,你时运到了!今有王尚书的公子,特慕你而来。"玉堂春低头不语。慌得那鸨儿便叫:"我儿,王公子好个标致人物,年纪不上十六七岁,囊中广有金银。你若打得上这个主儿,不但名声好听,也勾你一世受用。"玉姐听说,即时打扮,来见公子。临行,老鸨又说:"我儿,用心奉承,不要怠慢他。"玉姐道:"我知道了。"公子看玉堂春果然生得好:
  鬓挽乌云,眉弯新月。肌凝瑞雪,脸衬朝霞。袖中玉笋尖尖,
  裙下金连窄窄。雅淡梳妆偏有韵,不施脂粉自多姿。便数尽满院名
  妹,总输他十分春色。
  玉姐偷看公子,眉清目秀,面白唇红,身段风流,衣裳清楚,心中也是暗喜。当下玉姐拜了公子,老鸨就说:"此非贵客坐处,请到书房小叙。"公子相让,进入书房。果然收拾得精致,明窗净几,古画古炉。公子却无心细看,一心只对着玉姐。鸨儿帮衬,教女儿捱着公子肩下坐了,分咐丫鬟摆酒。王定听见摆酒,一发着忙,连声催促三叔回去。老鸨丢个眼色与丫头:"请这大哥到房里吃酒。"翠香、翠红道:"姐夫请进房里,我和你吃盅喜酒。"王定本不肯去,被翠红二人,拖拖拽拽扯进去坐了。甜言美语,劝了几杯酒。初时还是勉强,以后吃得热闹,连王定也忘怀了,索性放落了心,且偷快乐。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