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胡曼

时间:2018-07-2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曾衍东 点击:
小豆棚(在线阅读) >  胡曼
  
  胡曼一名断肠草,俗呼打破碗。闽广山林川泽之阻,虎狼虺蝮虽能害人,其毒尤亚于此。叶如茶,其花黄而小。一叶入口下咽,七窍流血,人无复生。惟急服山羊血可救,盖以羊食不死,故曰:“羊食大凉,人食断肠。”此物种类颇繁,枝叶多不能识别。奸徒取以毒人固多,而误中者亦复不少。又云被毒死者其魂尝附其根,迷惑来往之人而中伤之。每每无风能自招摇,诚妖物也。
  
  粤博罗某村,黎氏一女年十七。因随母探外家归,路傍见黄花的烁,碧叶如油,一茎暴长尺许,心异而摘之,插鬓间。归饭,花忽堕饭器中,女箸入口,一嚼旋吐。俄而肠绞痛,色变。家人问视,饭器皆黑裂,知中蔓毒,急觅羊血得之,灌女复苏。
  
  同村麦秀者,尝求婚于黎女,黎父母嫌其贫,不许。是日,麦自塾中归。村外野篱边,见一女子衣服鲜洁,独立丛莽间,近谛,白皙而美。女招之,麦应声至前。女曰:“汝非麦门仔耶?”麦曰:“何知我?”女曰:“奴黎蚬妹。我父母虽拒婚,我固未尝一日去怀也。”麦喜,四顾无人,遂与投绿蕉密箐之中而野合焉。麦觉女口中芗泽宜人,乃抚其颐曰:“何物甘香乃尔?”女曰:“嚼槟榔耳。”乃舌舐出尖,如碧芽茶,麦吮咽之。忽闻有人呼蚬妹声,女曰:“吾家来觅我。”遂匆匆振衣,约以后会而去。
  
  麦至家毒发,家人问之,麦告以途中事。家人曰:“早晨黎女中毒,闻羊血救甦。当往乞其馀。”黎母曰:“无矣。”黎盖恐麦之不死,其女便不得生。坚请,黎氏终不与,家人空而返。麦捧腹泣曰:“我生以贫故,不能娶黎氏女。想我死后,冥中另换
  
  一世界,或不至如此炎凉。黎氏女,我必妻之。”言讫遂死。而麦固不知其死,心忆篱落,乃趋而往。见黎女坐木棉树下,自靸其履。麦至,执手曰:“妹何来恁快?”女曰:“郎厚意相爱,妹已身许。今父欲夺我志,故来见郎,同适他所,以图永好。”麦曰:“奈未带得行李资。”女于袖中出一帕,皆黄白镪,示麦曰:“足用否?”麦曰:“何须太多。”遂与女行。
  
  数十日,而路行者觌面曾不问及。至闽,凡五六年,生二子。黎女常思父母,终日涕泣。言曰:“妹当时不忍负郎,违弃大义,竟蹈私奔之嫌。今经六载,恩慈间隔;即郎违乡井,亦裘葛屡易。覆载虽宽,何地不可容身,而抚心何处可容也?”麦然之,遂偕归。麦令女且在舟中,先自抵家。及门,门有戟髯者持铁蒺藜挝麦,麦奔。忆其家或他徙,欲往黎家,愤其岳,且羞见之,于是复返舟告女。女曰:“郎在舟,妹且当归告,来接汝。”
  
  女登岸,携一子,抱一子,至黎家。门人惊:“蚬妹病狂,奈何出行市上,拾人子女消遣耶?”女不答,笑而入。见黎父,拜于庭,诉其嫁麦至闽,养子来归之事。父曰:“汝患病数年,辗转床寝,何诡说为?速入自内。”忽黎母自内哗而出曰:“蚬妹出外来矣。”是时,女卧室中,忻忻起,趋而出,问之不答,至庭外,而庭中者甫下阶。是两蚬妹也,众皆见之。少则翕然而合。视其二子,呱呱于前,无所异。黎父母惑焉,使人验诸舟中,麦郎果在。女乃令人持女衫覆麦迎赘焉。
  
  麦至,人不能见,独与女同处。麦家人闻之来视,皆女为之传言,不得见麦之形声也。惟黎翁待婿若稍有芥蒂,则百般扰乱,甚至门窗瓶盎悉为灾,故奉之如神明焉。
  
  先君子署博罗令,欲尽草根以除民患,下令曰:“凡以事告理者,须拔数十本与词来,然后得进。”樵人不可得,黎女携其
  
  子往采,则盈捆载。邑人皆鬻之,于是麦氏富而妖草尽矣。
  
  (是《聊斋·水莽草》一段情景脱化出来。七如
  
  观此,则倩女离魂,合抱为一,当不虚也。傅声谷)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