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观音院唐僧脱难 高老庄行者降魔

时间:2018-05-2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吴承恩 点击:
西游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八回 观音院唐僧脱难 高老庄行者降魔
 
 
  行者辞了菩萨,按落云头,将袈裟挂在香楠树上,掣出棒来,打入黑风洞里。那洞里那得一个小妖?原来是他见菩萨出现,降得那老怪就地打滚,急急都散走了。行者一发行凶,将他那几层门上,都积了干柴,前前后后,一齐发火,把个黑风洞烧做个红风洞,却拿了袈裟,驾祥光,转回直北。 
  话说那三藏望行者急忙不来,心甚疑惑,不知是请菩萨不至,不知是行者托故而逃,正在那胡猜乱想之中,只见半空中彩雾灿灿,行者忽坠阶前,叫道:"师父,袈裟来了。"三藏大喜,众僧亦无不欢悦道:"好了!好了!我等性命,今日方才得全了。"三藏接了袈裟道:"悟空,你早间去时,原约到饭罢晌午,如何此时日西方回?"行者将那请菩萨施变化降妖的事情,备陈了一遍,三藏闻言,遂设香案,朝南礼拜罢,道:"徒弟啊,既然有了佛衣,可快收拾包裹去也。"行者道:"莫忙,莫忙。今日将晚,不是走路的时候,且待明日早行。"众僧们一齐跪下道:"孙老爷说得是。一则天晚,二来我等有些愿心儿,今幸平安,有了宝贝,待我还了愿,请老爷散了福,明早再送西行。"行者道:"正是,正是。"你看那些和尚,都倾囊倒底,把那火里抢出的余资,各出所有,整顿了些斋供,烧了些平安无事的纸,念了几卷消灾解厄的经。当晚事毕。
 
  次早方刷扮了马匹,包裹了行囊出门。众僧远送方回。行者引路而去,正是那春融时节,但见那:
 
草衬玉骢蹄迹软,柳摇金线露华新。桃杏满林争艳丽,薜萝绕径放精神。沙堤日暖鸳鸯睡,山涧花香蛱蝶驯。这般秋去冬残春过半,不知何年行满得真文。
 
师徒们行了五七日荒路,忽一日天色将晚,远远的望见一村人家。三藏道:"悟空,你看那壁厢有座山庄相近,我们去告宿一宵,明日再行何如?"行者道:"且等老孙去看看吉凶,再作区处。"那师父挽住丝缰,这行者定睛观看,真个是:
 
竹篱密密,茅屋重重。参天野树迎门,曲水溪桥映户。道旁杨柳绿依依,园内花开香馥馥。此时那夕照沉西,处处山林喧鸟雀;晚烟出爨,条条道径转牛羊。又见那食饱鸡豚眠屋角,醉酣邻叟唱歌来。
 
行者看罢道:"师父请行,定是一村好人家,正可借宿。"那长老催动白马,早到街衢之口。又见一个少年,头裹绵布,身穿蓝袄,持伞背包,敛裩扎裤,脚踏着一双三耳草鞋,雄纠纠的出街忙步。行者顺手一把扯住道:"那里去?我问你一个信儿:此间是甚么地方?"那个人只管苦挣,口里嚷道:"我庄上没人,只是我好回信?"行者陪着笑道:"施主莫恼,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你就与我说说地名何害?我也可解得你的烦恼。"那人挣不脱手,气得乱跳道:"蹭蹬!蹭蹬!家长的屈气受不了,又撞着这个光头,受他的清气!"行者道:"你有本事,劈开我的手,你便就去了也罢。"那人左扭右扭,那里扭得动,却似一把铁钤拑住一般,气得他丢了包袱,撇了伞,两只手,雨点似来抓行者。行者把一只手扶着行李,一只手抵住那人,凭他怎么支吾,只是不能抓着。行者愈加不放,急得爆燥如雷。三藏道:"悟空,那里不有人来了?你再问那人就是,只管扯住他怎的?放他去罢。"行者笑道:"师父不知,若是问了别人没趣,须是问他,才有买卖。"那人被行者扯住不过,只得说出道:"此处乃是乌斯藏国界之地,唤做高老庄。一庄人家有大半姓高,故此唤做高老庄。你放了我去罢。"行者又道:"你这样行装,不是个走近路的。你实与我说你要往那里去,端的所干何事,我才放你。"
 
  这人无奈,只得以实情告诉道:"我是高太公的家人,名叫高才。我那太公有一个女儿,年方二十岁,更不曾配人,三年前被一个妖精占了。那妖整做了这三年女婿,我太公不悦,说道女儿招了妖精,不是长法,一则败坏家门,二则没个亲家来往,一向要退这妖精。那妖精那里肯退,转把女儿关在他后宅,将有半年,再不放出与家内人相见。我太公与了我几两银子,教我寻访法师,拿那妖怪。我这些时不曾住脚,前前后后,请了有三四个人,都是不济的和尚,脓包的道士,降不得那妖精。刚才骂了我一场,说我不会干事,又与了我五钱银子做盘缠,教我再去请好法师降他。不期撞着你这个纥刺星扯住,误了我走路,故此里外受气,我无奈,才与你叫喊。不想你又有些拿法,我挣不过你,所以说此实情。你放我走罢。"行者道:"你的造化,我有营生,这才是凑四合六的勾当。你也不须远行,莫要化费了银子。我们不是那不济的和尚,脓包的道士,其实有些手段,惯会拿妖。这正是一来照顾郎中,二来又医得眼好,烦你回去上复你那家主,说我们是东土驾下差来的御弟圣僧往西天拜佛求经者,善能降妖缚怪。"高才道:"你莫误了我。我是一肚子气的人,你若哄了我,没甚手段,拿不住那妖精,却不又带累我来受气?"行者道:"管教不误了你。你引我到你家门首去来。"那人也无计奈何,真个提着包袱,拿了伞,转步回身,领他师徒到于门首道:"二位长老,你且在马台上略坐坐,等我进去报主人知道。"行者才放了手,落担牵马,师徒们坐立门旁等候。
 
  那高才入了大门,径往中堂上走,可可的撞见高太公。太公骂道:"你那个蛮皮畜生,怎么不去寻人,又回来做甚?"高才放下包伞道:"上告主人公得知,小人才行出街口,忽撞见两个和尚:一个骑马,一个挑担。他扯住我不放,问我那里去。我再三不曾与他说及,他缠得没奈何,不得脱手,遂将主人公的事情,一一说与他知。他却十分欢喜,要与我们拿那妖怪哩。"高老道:"是那里来的?"高才道:"他说是东土驾下差来的御弟圣僧,前往西天拜佛求经的。"太公道:"既是远来的和尚,怕不真有些手段。他如今在那里?"高才道:"现在门外等候。"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