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折腰土地

时间:2018-04-23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曾衍东 点击:
小豆棚(在线阅读) >  折腰土地
  
  鉅野有张文翰者,屡赴童子试,不售,老于训蒙。尝偕其徒应考,弟子多获隽,而文翰辄被放,乡人号为“童生解子”。馆于某村口庙中。日夕课毕,诸童蒙皆鸟兽散,惟张一人而已。
  
  偶当月望之夕,见门外有人蹀躞。张视之,一五十翁坐石上。庙前有积水一池,与月相映,须眉可鉴。张见其非本村人,问之,曰:“前村许姓,因爱此一泓水,故步月来游耳。”张延入,燃膏相对,瀹茗倾谈,颇称快。每夜必至,夜分而返。张固岑寂寡侣,得许甚契,促膝谈心,无有少间。甚至风雨过从,尝携杯酌就教也。
  
  日间曾不一至,张偶问及,许曰:“向不敢告,今交深矣,言无不尽。余前村之许茂修,五年前拖官谷无算,赴此水死。”张亦以久契,不为异,曰:“如君沉沦,将终于不返,遂郁郁久居此哉?”许曰:“不然。冥司如缢鬼、溺鬼以及虎噬、蛇伤,不比善终,皆有定额,五载为限。满之日,自觅替身,方准脱生。今期将届,别有日矣。”张曰:“百死不如一生,愿君早脱此厄为幸。”后许至,有喜色,谓张曰:“明日午,有男子来汲,索断桶沉,觅桶而溺,是我替身也。幸勿泄!”张贺之,夜深方散。
  
  张次日于庙中窥之,果有人来汲,索果断,桶果沉,人果觅桶,则起而不溺,且汲以去。张以为许妄,及夜许来,曰:“我不忍此孤孽子也。有母八旬,瞽而待养,溺其子,是杀其母矣。亡羊补牢,犹未晚也。”二人相与太息。越日,许又谓张曰:“晨有少妇自东南来,以蒲扇蔽朝阳,为风吹堕入水,妇拾扇而溺。”张属曰:“如果得替身,尚须言别。”许应之。次早,张又伺之,果有妇来,果如许言。但拾扇洋洋而去,又毫不见异。候许来,张问及故,许曰:“又不谐矣。吾见此妇腹膨膨孕,将临蓐。溺之是二命也,如前善何?”张赞其德。自是二人订交聚首,此甘训诂,彼乐沉沦,曾不作一解馆脱厄想。
  
  许忽数夕不至,张悬望綦切。一夕许来,着新氅冠帻,后随一人,如厮役。张惊愕。许谢曰:“今真远别足下矣。冥曹以我前二事闻于帝,嘉之,授我河南滑邑李疃土地之神。刻当就道。今夜与君欲尽所言。”遂呼伻罗酒果,各相于悒。张曰:“君今脱离苦海,行见飞腾,莺迁指顾。如我轗轲一世,莫测荣枯,将来正不知作何底止也。”言罢,欷歔欲绝。许亦悲曰:“君无福相,虽一芹犹难撷也。功名富贵,自不可强。此地去滑只三百里,明春花暖,君可一游,我当为君不负囊橐。”张亦应之。鸡鸣,两人握手,洒泪而别。嗣后终夜寂然,张亦辞馆而归。
  
  次年,张如其言,裹粮而往,不数日抵滑。至一村,村前有数人遮道而问曰:“先生吾神之故人张文翰乎?”张惊曰:“何以知之?”乡人曰:“前月村中家家得梦,梦神告我,今日有乡里来访,为神至交。我里中穆卜于明日为神开光首会。今先生果来,真奇验也。”张晨起盥漱,整衣入庙,见庙中神新塑,因祝曰:“故友张文翰如约来访,许君有灵,尚其鉴诸。”祝毕,张伛偻拜,而座上神亦如鞠躬状。众乡人乃扶张云:“毋过谦抑,神不安矣。”张乃止。于是张在村盘桓月馀,比户鸡豚。去之日,乡人于会中取二百金赆焉。张返里置田舍,称小康。至今滑村之中,犹有折腰土地云。
  
  (七如氏曰:友道消沉已久,如张、许,可谓死生一契。彼许之二善足称,固知张之生平,自有不异于许,声气应求,吾知其必有合也。
  
  这亦往往有雷同记之者,独折腰伛偻最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