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度假

时间:2018-04-1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乔乔·莫伊斯 点击:
我就要你好好的(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三章 度假
 
十天以后,威尔的父亲送我们到盖特威克机场,内森费力地把我们的行李搬到手推车上,我一遍又一遍地确认威尔是否舒服——直到连他自己都烦了。
 
“照顾好自己,旅途愉快!”特雷纳先生一只手放在威尔肩头,说道,“别玩得太high了。”说这话时,他真的朝我挤了挤眼。
 
特雷纳夫人没能请假过来,我怀疑那是因为她不想和她丈夫在同一辆车里待上两个小时。
 
威尔点了点头,但什么也没有说。他在车里非常安静,用深不可测的眼神盯着窗外。我和内森一路聊着天气和一些不用过脑子的事情,威尔没有理会我们。
 
穿过机场大厅时,我还是不能确定我们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特雷纳夫人一点都不想让他去。从他同意我修改后的计划的那天起,我就知道她不敢告诉他让他不去。最近一周她似乎都害怕跟我们讲话。她静静地与威尔坐在一起,只跟医护人员说话,或者在花园忙活,以可怕的效率砍倒草木。
 
“航空公司的人会来见我们,他们要来见我们。”我说。我们走向登机台,我翻了翻我的文件。
 
“放松点。他们很少会在门口接人。”内森说。
 
“但是这把轮椅要以‘易损坏的医疗设备’来运送,我在电话上跟那个女人确认了三次。我们要确保他们不笑话威尔的医疗设备。”
 
网上的四肢瘫痪论坛为我提供了大量的信息、忠告、法定权利条款和清单。我再三跟航空公司确认了要给我们前排的座位,并且威尔要第一个登机,要等我们都在门口才能移动他的电动轮椅。内森会留在原地,把控制杆调到手动,然后仔细绑好轮椅,固定好踏板。他将亲自监督他们把轮椅装上飞机,保证它不受到损坏。轮椅将被标上粉红色记号,提醒搬运工它极其易损坏。我们被安排在了同一排的三个位置,所以内森不需用窥探就可以完成威尔所需要的任何医疗救助。航空公司保证说扶手都被抬高了,把威尔从轮椅转移到飞机座椅时,不会撞伤他的臀部。我们可以一直让他坐在我们中间,下飞机时我们可以先走。
 
这些都在我的“飞机场”清单上,在“宾馆”清单的前面,“离开的前一天”清单和旅行计划的后面。即便这些安全措施都一一实施了,我还是忧心忡忡。
 
每次我看着威尔,我都在想我是不是做对了。前一天威尔的全科医生才允许他旅行。他吃得很少,几乎每天都在睡觉。看上去他不仅厌倦了生病,也厌倦了人生,我们的干预、我们乐观地尝试谈话的努力,想让事情变得更好的不屈不挠的决心,这些统统让他厌烦。他对我很容忍,但我老觉得他常想一个人待着。他不知道这是我不愿意做的事情。
 
“空姐在那儿。”我说,一个笑容灿烂、穿着制服拿着写字板的女孩轻快地朝我们走来。
 
“啊,转车时她会比较有用,”内森喃喃道,“她看起来不像能拿起一只冻虾。”
 
“我们能撑过去的,”我说,“我们俩能撑过去。”
 
自从我合计出想做的事情之后,这句话已经成为了我的口头禅。那天在配楼和内森谈完话后,我就重燃起一种激情,要证明他们都是错的。我们不能按计划去旅行,并不意味着威尔什么都不能做了。
 
我登录留言板,提出一系列问题。对于威尔,一个越来越羸弱的人,哪里会是他养病的好地方?有人知道我们能去哪儿吗?温度是我主要的考虑因素——英国的天气太变幻无常了(没有什么地方比雨中的英国海滨度假胜地更让人沮丧的了)。七月底大部分欧洲国家都太热,除了意大利、希腊、法国南部和另外一些沿海地区。你瞧,我脑海中有一幅图景,我看见威尔在海边休憩。问题在于,计划并实施只有几天时间了,让希望成真,机会渺茫。
 
其他人对我表示了同情,他们讲述了很多很多有关肺炎的故事,这似乎也是萦绕在他们心头的恐惧。有人建议了几个我们可以去的地方,但是没有一个地方触动到我。或者说,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地方让我觉得威尔会被触动。我不想泡温泉,也不想去他可能会见到跟他处境一样的人的地方。我真的不知道我要什么,我向后滚动他们的建议单,没有一个靠谱。
 
最后,里奇,聊天室的忠实粉丝,帮了我忙。威尔出院的那个下午,他打出了一条信息:
 
给我你的邮箱地址,我表兄是旅游代理,我让他来解决这个问题。
 
我拨了他给我的电话号码,跟一个有着浓重约克郡口音的中年男人谈了话。他告诉我他的想法时,一只表示认可的小铃在我记忆深处响起。不到两个小时,我们就确定了。我非常感激他,恨不得放声大哭。
 
“不用谢,宝贝,”他说,“你那个家伙玩得开心就好。”
 
在我们离开之前,我几乎跟威尔一样疲惫不堪。我花了好几天时间才搞到了四肢瘫痪者旅行的精细要求,直到我们离开的那个早上我还不确定威尔的身体是否好到可以去。现在,旁边就是包裹,我盯着他,在喧闹的机场,他沉默寡言,脸色苍白。我又一次怀疑我是不是做错了,我突然感到一阵恐慌。要是他又病了呢?要是他像赛马那次一样,每分钟都觉得是种折磨呢?要是我搞错了整个情形呢?要是威尔需要的不是一个史诗般的旅程,而是在家里自己的床上待十天呢?
 
但是我们没有十天的余暇。就是这样,这是我唯一的机会。
 
“他们叫到我们的航班了。”内森说。他刚从免税店逛回来,他看着我,扬了扬眉,吸了一口气。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