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个晚会(2)

时间:2018-03-2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胆子要找,也找不回了,只好用手去抓挠自己的头发。
  为得是那些小姐们上前而又退下重新引起了大家的兴趣,把视线远远的抛到这少年身边来了。在这中,他惶惧得如同一个小孩,在一群角儿尖尖的公羊面前一样,无所措手足。
  小姐们退到近墙处,一个年纪较稚小的,用手指向少年这一边,“一个怪物,真吓我一跳!”那吓了她一跳的怪物,头正巧掉过来,便见到那一只带有一粒宝石戒指的手遥向自己指着。
  “这样一个颇为严肃的大会,”少女见到回过来的小脑袋后,引起了新的厌恶。“难道都不限制一下,让这一类人也来参加?”
  同伴只微微的笑着。
  “这是招待员的责任,”另一个女人说。
  “也许他也有与我们同样的诚心来到这里。”
  “我听说今天有密司周诵洪先生的诗,且为我们介绍他的文艺思想。”
  “那怪物恐怕还只是想到会场来歇息,或刷一点东西才到这里的!”
  “招待员真应负一点责任。”女人中有第二次提到招待员的。
  至于招待员,这时似乎正在那里尽他的责任!其中之一个,一个二十多岁的大孩子,浅灰的洋服,硬领子雪白,腰微弯,才刮的脸孔极其干净,胸前别了一个狭长白绫子条子,这时正用背据了柱子同一个中年长衫人在谈论什么。
  那顶年青的女人,便离了同伴,向招待员这边走来了。
  “请先生为我们找一个座位。”女人娇娇的说,说了,且用那纤纤的白手去整理额际的短发,那颗宝石戒指,在招待员眼前闪烁着。
  “好好好,”他笑容满面的连连向四人点头。
  “我为密斯去找,”用眼睛重新刷视场中一道,“那中间还不错吧。”
  女人随到招待员身后走近少年了,“正因为有这样一个先生,(以手指指少年)大家都不敢坐近他。看样子,身上正还有病!”
  “喔,那还了得!”说着,就扑上前去。
  少年正温习着讲稿。
  招待员在女人面前,知道如何显示自己责任心,于是一手抓到了少年肩膊“先生,请到那一边去,这里是女士们的座位!”且用力撼动,待到少年极其可怜的眼睛瞧着他时,他就做出一个极不高兴的异常庄严的脸相给少年看。
  “我就乘到这时走上台去……”少年想着,就起身向前走去。
  “呀,不对!”招待员第二次捞住了他的膀子。“走这边!
  前面不能让人随便走的!“少年膀子被人捞着,被推推搡搡的送到后面僻远一个空座上后,这一边,五个小姐们,已把丝手巾在他先前那一列空座上掸着坐下了。
  “先生,这会是为我……”想向招待员说一句,但招待员却接过口去,“这会原是公开的,并不是为某一个人,我知道。
  虽先来,但那一排是特别为本会女会员们而设的,先生在这个地方很合宜了,安静点吧。“
  想再说一句,“那就让我到台上去!”那个青年招待员的背影,一下就消失到许多椅子中间了。
  那一方,刚坐下去的一群小姐们,还在议论着各人印象中的怪物地位。
  “是一个什么人?学生,总不至于那样吧。”
  “怕是一个疯子。”
  “我以为他是害痨玻”
  “疯子我一见了就心跳,害痨病会传染人!”
  “疯子我却不怕,这里人这么多。”
  “两样我都怕。”
  “我怕这会场中人的钱包要随了这类人飞去。”
  “招待员太不负责了。”
  “也幸亏——”那年青女人,为了要研究少年是疯子还是害痨病的,把头转过去,却在那远远的角落里发现了为招待员轰走的那个少年。
  少年默默坐着,在一切误解中原谅着人们对他的失敬。
  他想,招待员为了使女人得到较前的位子,好看见他更明白一点,这原是尊敬他。女人们把他赶走,也是因为对他仰慕而来。且想一切刚才象是用轻蔑眼色望过他的,这一类人若知道是他,会都要生出许多惭愧,等一下,会将用更其狂热的掌声来忏悔。……不知,那并不是过失!呆一会他们会知道的,只要几分钟后!……想着,笑了。
  到了八点钟,会场人已满了,主席搓着手,盼望中的主讲人还不见来。会场外,一个校役摇铃开会,沿到会场窗子下走去。铃声停息时,全场人,为期待着的事情即时可以发现,心全给紧张成一条绷着的弦了。
  前面第二排,一个类似新闻记者的人,光光的头,瘦瘦的脸子,取出记事本子,又从襟上拔下自来水笔来忙匆匆记录今天开会以前会场中一切。
  一些女人,相互在低低耳语。
  一些平日曾极其仰慕过少年作者的人,正在搓着手掌,准备作礼貌上的欢迎。
  一些招待员,一种闲适样子,倚在墙边柱边,目光四处乱飞,随意欣赏着女人。
  两个美术专门学校的女生,速写簿已搁到膝头上了。
  我们的怯少年呢,坐的是墙边一只三只腿的椅子,幸得是一面靠墙,才不至于倾跌。铃子响动时,他把一只手按到胸部,手与心,同时在一种兴奋中颤抖。要自己镇静一点,上台时不至于闹笑话。
  “呀,诸位,”从讲台边一个门口出来了一个人,到了台上。那人在一阵欢迎掌声平静后,就致起开会词来。“今天我们请得洪先生来到敝会讲演,是我们的荣幸,是大家的荣幸!”
  一阵巴掌。
  “我们都用一种热诚,希望这位作家给我启示一个应走的方向……”在主席致辞说完时,壁钟八点过十分了。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