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一窟鬼癞道人除怪

时间:2018-03-08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冯梦龙 点击:
警世通言(在线阅读)> 第十四卷 一窟鬼癞道人除怪

  杏花过雨,渐残红零落胭脂颜色。流水飘香,人渐远,难托春心脉脉。恨别王孙,墙阴目断,谁把青梅摘?金鞍何处?绿杨依旧南陌。消散云雨须臾,多情因甚有轻离轻拆。燕语千般,争解说些于伊家消息。厚约深盟,除非重见,见了方端的。而个无奈,寸肠千恨堆积。
  这只词名唤做《念奴娇》,是一个赴省士人姓沈,名文述所作,元来皆是集古人词章之句。如何见得?从头与各位说开:第一句道:"杏花过雨。"陈子高曾有《寒食词》,寄《谒金门》:
  柳丝碧,柳下人家寒食。莺语勿匆花寂寂,玉阶春草湿。闲凭熏笼无力,心事有谁知得?檀炷绕窗背壁,杏花残雨滴。
  第二句道:"渐残红零落胭脂颜色。李易安曾有《暮春词》,寄《品令》:
  零落残红,似胭脂颜色。一年春事,柳飞轻絮,笋添新竹。寂寞,幽对小园嫩绿。登临未足,怅游子归期促。他年清梦,千里犹到城阴溪曲。应有凌波,时为故人凝目。
  第三句道:"流水飘香,"延安李氏曾有《春雨词》,寄《浣溪沙》:
  无力蔷薇带雨低,多情蝴蝶趁花飞,流水飘香乳燕啼。南浦魂消春不管,东阳衣减镜先知,小楼今夜月依依。
  第四句道:"人渐远,难托春心脉脉。"宝月禅师曾有《春词》,寄《柳梢青》:
  脉脉春心,情人渐远,难托离愁。而后寒轻,风前香软,春在梨花。行人倚掉天涯,酒醒处残阳乱鸦。门外秋千,墙头红粉,深院谁家?
  第五句第六句道:"恨别上孙,墙阴目断。"欧阳永叔曾有《清明词》,寄《一斛珠》:
  伤春怀抱,清明过后莺花好。劝君莫向愁人道。又彼香轮辗破青青单。夜来风月连清晓,墙阴目断无人到,恨别王孙愁多少,犹顿春寒未放花枝老。
  第七句道:"谁把青梅摘。"晁无咎曾有《眷词》,寄《清商怨》:
  风摇动,雨青松,翠条柔弱花头重。春衫窄,娇无力,已得当初,共伊把青构来摘。都如梦,何时共?可怜敲损钗头凤!关山隔,暮云碧,燕于来也,全然又无些子消息。
  第八句第九句道:"金鞍何处?绿杨依旧南陌。"柳替卿曾有《春词》寄《清平乐》:
  阴晴未定,薄日烘云影;金鞍何处寻芳径?绿杨依旧南陌静。厌厌几许春情,可怜老去难咸!看取镊残霜鬓,不随芳草重生。
  第十句道:"消散云雨须臾。"晏叔原曾有《春词》,寄《虞美人》:
  飞花自有牵情处,不向枝边住。晓风飘薄已堪愁,更伴东流流水过秦楼。消散须臾云雨怨,闲倚阑干见。远弹双泪湿香红,暗根玉颜光景与花同。
  第十一句道:"多情因甚有轻离轻拆。"魏夫人曾有《春词》,寄《卷珠帘》
  记得未时春未暮,执手攀花,袖染花梢露。暗卜春心共花语,争寻双朵争先去。多情因甚相辜负?有轻拆轻离,向谁分诉?泪湿海棠花枝处,东君空把奴分付。
  第十二句道:"燕语千般。"康伯可曾有《春词》,寄《减字木兰花》:
  杨花飘尽,云压绿阴风乍定。帘幕闲垂,弄语千般燕于飞。小楼深静,睡起残妆犹未整。梦不戍归,泪滴班斑金缕衣。
  第十三句道:"争解说些子伊家消息。"秦少游曾有《春词》,寄《夜游宫》:
  何事东君又去!空满院落花飞絮;巧燕呢喃向人语,何曾解说伊家些子?况是伤心绪,念个人儿成暖阻。一觉相思梦回处,连宵而。更那堪,闻杜宇!
  第十四句第十五句道:"厚约深盟,除非重见。"黄鲁直曾有《春词》,寄《捣练子》:
  梅调粉,柳摇金,微雨轻风敛陌尘。厚约深诅何处诉?除非重见那人人。
  第十六句道:"见了方端的。周美成曾有《春词》,寄《滴滴金》:
  梅花漏泄春消息,柳丝长,草芽碧。不觉星霜鬓白,念时光堪惜!兰堂把酒思佳容,黛眉彭,愁春色。音书千里相疏隔,见了方端的。
  第十七句第十八句道:"而今无奈,寸肠干恨堆积。"欧阳永叔曾有词寄《蝶恋花》:
  帘幕东风寒料峭,雪里梅花先报春来早。而今无奈寸肠思,堆积千愁空懊恼。旋暖金炉莫兰作,问把金刀剪彩呈纤巧。绣被五更香睡好,罗帏不觉纱窗晓。
  话说沈文述是一个士人,自家今日也说一个士人,因来行在临安府取选,变做十数回跷蹊作怪的小说。我且问你,这个秀才姓甚名谁?却说绍兴十年间,有个秀才,是福州戚武军人,姓吴名洪。离了乡里,来行在临安府求取功名,指望:一举首登尤虎榜,十年身到凤凰池。争知道时运未至,一举不中。吴秀才闷闷不已,又没甚么盘缠,也自羞归故里,且只得胡乱在今时州桥下开一个小小学堂度日。等待后三年,春榜动,选场开,再会求取功名。逐月却与几个小男女打交。捻指开学堂后,也有一年之上。也罪过那街上人家,都把孩儿们来与他教训,颇自有些趱足。
  当日正在学堂里教书,只听得青布帘儿上铃声响,走将一个人入来。吴教授看那入来的人,不是别人,却是半年前搬去的邻舍王婆,元来那婆子是个撮合山,专靠做媒为生。吴教授相揖罢,道:"多时不见,而今婆婆在那里住?婆子道:"只道教授忘了老媳妇,如今老媳妇在钱塘门里沿城住。"教授问:"婆婆高寿?"婆子道:"老媳妇犬马之年七十有五。教授青春多少?"教授道:"小子二十有二。婆子道:"教授方才二十有二,却像三十以上人。想教授每日价费多少心神!据老媳妇愚见,也少不得一个小娘子相伴。教授道:"我这里也几次间人来,却没这般头脑。"婆子道:"这个不是冤家不聚会。好教官人得知,却有一头好亲在这里:一千贯钱房卧,带一个从嫁,又好人材。却有一床乐器都会,又写得,算得。又是大官府第出身。只要嫁个读书官人,教授却是要也不?"教授听得说罢,喜从天降,笑逐颜开,道:"若还真个有这人时,可知好哩!只是这个小娘子如今在那里。"婆子道:"好教教授得知,这个小娘子,从秦太师府三通判位下出来,有两个月,不知放了多少帖子。也曾有省、部、院里当职事的来说他。也曾有内清司当差的来说他,也曾有门面铺席人来说他。只是高来不成,低来不就。小娘子道:'我只要嫁个读书官人。'更兼又没有爹娘,只有个从嫁,名唤锦儿。因他一床乐器都会,一府里人都叫做李乐娘,见今在白雁池一个旧邻舍家里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