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游地府唐太宗还魂 进瓜果刘全续配

时间:2018-01-2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吴承恩 点击:
西游记(全文在线阅读)  > 第十一回 游地府唐太宗还魂 进瓜果刘全续配
 
 
  诗曰:
 
百岁光阴似水流,一生事业等浮沤。
昨早面上桃花色,今日头边雪片浮。
白蚁阵残方是幻,子规声切早回头。
古来阴骘能延寿,善不求怜天自周。
 
  却说太宗渺渺茫茫,魂灵径出五凤楼前,只见那御林军马,请大驾出朝采猎。太宗欣然从之,缥渺而去。行多时,人马俱无。独自个散步荒郊草野之间。正惊惶难寻道路,只见那一边,有一人高声大叫道:"大唐皇帝,往这里来!往这里来!"太宗闻言,抬头观看,只见那人:
 
头顶乌纱,腰围犀角。头顶乌纱飘软带,腰围犀角显金厢。手擎牙笏凝祥霭,身着罗袍隐瑞光。脚踏一双粉底靴,登云促雾;怀揣一本生死簿,注定存亡。鬓发蓬松飘耳上,胡须飞舞绕腮旁。昔日曾为唐国相,如今掌案侍阎王。
 
太宗行到那边,只见他跪拜路旁,口称"陛下,赦臣失悮远迎之罪!"太宗问曰:"你是何人?因甚事前来接拜?"那人道:"微臣半月前,在森罗殿上,见泾河鬼龙告陛下许救反诛之故,第一殿秦广大王即差鬼使催请陛下,要三曹对案。臣已知之,故来此间候接,不期今日来迟,望乞恕罪恕罪。"太宗道:"你姓甚名谁?是何官职?"那人道:"微臣存日,在阳曹侍先君驾前,为兹州令,后拜礼部侍郎,姓崔名珪。今在阴司,得受酆都掌案判官。"太宗大喜,近前来御手忙搀道:"先生远劳。朕驾前魏征有书一封,正寄与先生,却好相遇。"判官谢恩,问书在何处。太宗即向袖中取出递与崔珪。珪拜接了,拆封而看。其书曰:
 
"大都案契兄崔老先生台下:忆昔交游,音容如在。倏尔数载,不闻清教。常只是遇节令设蔬品奉祭,未卜享否?又承不弃,梦中临示,始知我兄长大人高迁。奈何阴阳两隔,天各一方,不能面觌。今因我太宗文皇帝倏然而故,料是对案三曹,必然得与兄长相会。万祈俯念生日交情,方便一二,放我陛下回阳,殊为爱也。容再修谢。不尽。
 
辱爱弟魏征顿首书拜"
 
那判官看了书,满心欢喜道:"魏人曹前日梦斩老龙一事,臣已早知,甚是夸奖不尽。又蒙他早晚看顾臣的子孙,今日既有书来,陛下宽心,微臣管送陛下还阳,重登玉阙。"太宗称谢了。
 
  二人正说间,只见那边有一对青衣童子,执幢幡宝盖,高叫道:"阎王有请,有请。"太宗遂与崔判官并二童子举步前进。忽见一座城,城门上挂着一面大牌,上写着"幽冥地府鬼门关"七个大金字。那青衣将幢幡摇动,引太宗径入城中,顺街而走。只见那街旁边有先主李渊,先兄建成,故弟元吉,上前道:"世民来了!世民来了!"那建成、元吉就来揪打索命。太宗躲闪不及,被他扯住。幸有崔判官唤一青面獠牙鬼使,喝退了建成、元吉,太宗方得脱身而去。行不数里,见一座碧瓦楼台,真个壮丽,但见:
 
飘飘万迭彩霞堆,隐隐千条红雾现。
耿耿檐飞怪兽头,辉辉瓦迭鸳鸯片。
门钻几路赤金钉,槛设一横白玉段。
窗牖近光放晓烟,帘栊幌亮穿红电。
楼台高耸接青霄,廊庑平排连宝院。
兽鼎香云袭御衣,绛纱灯火明宫扇。
左边猛烈摆牛头,右下峥嵘罗马面。
接亡送鬼转金牌,引魄招魂垂素练。
唤作阴司总会门,下方阎老森罗殿。
 
太宗正在外面观看,只见那壁厢环珮叮噹,仙香奇异,外有两对提烛,后面却是十代阎王降阶而至。是那十代阎君:秦广王、楚江王、宋帝王、仵官王、阎罗王、平等王、泰山王、都市王、卞城王、转轮王。十王出在森罗宝殿,控背躬身迎迓太宗。太宗谦下,不敢前行,十王道:"陛下是阳间人王,我等是阴间鬼王,分所当然,何须过让?"太宗道:"朕得罪麾下,岂敢论阴阳人鬼之道?"逊之不已。太宗前行,径入森罗殿上,与十王礼毕,分宾主坐定。
 
  约有片时,秦广王拱手而进言曰:"泾河鬼龙告陛下许救而反杀之,何也?"太宗道:"朕曾夜梦老龙求救,实是允他无事,不期他犯罪当刑,该我那人曹官魏征处斩。朕宣魏征在殿着棋,不知他一梦而斩。这是那人曹官出没神机,又是那龙王犯罪当死,岂是朕之过也?"十王闻言,伏礼道:"自那龙未生之前,南斗星死簿上已注定该遭杀于人曹之手,我等早已知之。但只是他在此折辩,定要陛下来此三曹对案,是我等将他送入轮藏,转生去了。今又有劳陛下降临,望乞恕我催促之罪。"言毕,命掌生死簿判官:"急取簿子来,看陛下阳寿天禄该有几何?"崔判官急转司房,将天下万国国王天禄总簿,先逐一检阅,只见南赡部洲大唐太宗皇帝注定贞观一十三年。崔判官吃了一惊,急取浓墨大笔,将"一"字上添了两画,却将簿子呈上。十王从头看时,见太宗名下注定三十三年,阎王惊问:"陛下登基多少年了?"太宗道:"朕即位,今一十三年了。"阎王道:"陛下宽心勿虑,还有二十年阳寿。此一来已是对案明白,请返本还阳。"
 
  太宗闻言,躬身称谢。十阎王差崔判官、朱太尉二人,送太宗还魂。太宗出森罗殿,又起手问十王道:"朕宫中老少安否如何?"十王道:"俱安,但恐御妹寿似不永。"太宗又再拜启谢:"朕回阳世,无物可酬谢,惟答瓜果而已。"十王喜曰:"我处颇有东瓜西瓜,只少南瓜。"太宗道:"朕回去即送来,即送来。"从此遂相揖而别。
 
  那太尉执一首引魂幡,在前引路,崔判官随后保着太宗,径出幽司。太宗举目而看,不是旧路,问判官曰:"此路差矣?"判官道:"不差。阴司里是这般,有去路,无来路。如今送陛下自'转轮藏'出身,一则请陛下游观地府,一则教陛下转托超生。"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