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宋代表(2)

时间:2018-01-26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有个人指谁?我其实并不同她有什么感情,因为略略有点亲戚关系,常常走动,你们这些神经过敏的就乱造起谣言来。”客吸了一口烟,把烟使劲的从鼻子嘘出。“唉,对我说,哥,小刘近来怎么样?”
  “这才问得巧啦!别人我知道近来怎么样?我又不是她亲不是她戚——”“然而相好,程度到烧点。”客说了,打了个哈哈。
  “我把你——”苕哥拳头虽又捏拢举起了,但仍然是不忍心真敲到客的头上去,所以客反而把头挺着摆了两下,表示要打就请的意思。
  “老弟老弟,听说‘豆渣’近来特别同你亲热,有其事不?”
  “哪里,哪里?这不要我猜就知道是张流氓南瓜脸造的谣。
  他曾向‘豆渣’大姐写了三封长信,肉麻话不知有多少,‘豆渣’一字不回答,只一个不理。流氓心中不平,以为是我在中间做了什么手脚,就到处造我的谣言,不说是某天看到信,就又说是到公园相遇啦,其实‘豆渣’那样子——“”老弟那么个年青的小白脸,我想也不至于——“客又笑了,笑的意思,也许为的是苕哥说他是小白脸。隔壁话匣子似乎换了块片子,只听到咤叱,如一个人发气的样子,大概是谭什么的《打鱼杀家》吧。
  苕哥脚尖依然在敲打着,客又把谈话的方向转到昨天出席三院的事上去。
  “苕哥,师大那个鸽子如何?”
  “我的考语是:性格温存,身材适中。昨天讨论游行时,那鸽儿恰在我上手。说话时,口一开,一串小颗小颗的白牙齿都露出来了。头发老实的光生生贴到头上;那不驯服的鬓角,飘飘飞飞,益发显得娇媚,眼角眉底那种风情,使你把捉不住,是三月间的风筝吧。”
  “苕哥,你猜是谁的——”
  “那怎么晓得。”
  “我告诉你——”客要苕哥弯下腰来,把耳朵凑到他嘴边。
  “哈哈,好一张黑漆板凳!配这么一个瓦夜壶!”
  “哈哈,天造地设!”
  苕哥把笑忍住了,“咱们也赶即改入政治学系吧,毕了业做官去!”
  “有了钱讨他妈这样五个。”
  两人一路打起哈哈接着谈下去,把许多知心话都说完了,客人才把一本《五卅痛史》借去,说是要做一篇帝国主义在中国之暴虐的文章,拿去参考。
  于时密司忒宋,一个人在房里,又把客未来时的无聊恢复了。隔壁的话匣子,已不知在什么时候休息了,板也无从再敲。
  “这么一着,这么一着,只要她脸上颜色不十分使人绝望,又这么一着,这么一着,有时会有许多机会送我去把玩这小鸽子!
  “……不过第一着就费事。
  “……然而,从昨天那种情形想来,头一关已通过了。自己既如此大大方方,遇事公开,胸怀磊落的去同她讨论,那也无不可处。
  “……纵或——又不落有什么把柄,还怕笑话?……可惜小胡那卅块钱又还人去,稍为慢一手就好办了!”
  “宋先生电话,宋先生!”伙计在外面大院中喊叫。“谁个来的?”把苕哥正高兴的计划打断,故不即出。
  “他不说——是姓彭的。”
  “就来就来!”他几乎用了跳跃的姿势撺到电话处去,果不其然,说到机会,机会就到了!
  ……不久,就看到密司忒宋脸上笑嘻嘻的在北河沿路上了。一根文明杖的尖端,在空气中画了好多圈子,一直画到真光电影场售包厢票处。
  
  一九二五年十月十六日作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