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陈光蕊赴任逢灾 江流僧复仇报本(2)

时间:2018-01-09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吴承恩 点击:
 
  光阴迅速。一日,刘洪公事远出,小姐在衙思念婆婆、丈夫,在花亭上感叹,忽然身体困倦,腹内疼痛,晕闷在地,不觉生下一子。耳边有人嘱曰:"满堂娇,听吾叮嘱。吾乃南极星君,奉观音菩萨法旨,特送此子与你,异日声名远大,非比等闲。刘贼若回,必害此子,汝可用心保护。汝夫已得龙王相救,日后夫妻相会,子母团圆,雪冤报仇有日也。谨记吾言,快醒快醒!"言讫而去。小姐醒来,句句记得,将子抱定,无计可施。忽然刘洪回来,一见此子,便要淹杀,小姐道:"今日天色已晚,容待明日抛去江中。"
 
  幸喜次早刘洪忽有紧急公事远出,小姐暗思:"此子若待贼人回来,性命休矣!不如及早抛弃江中,听其生死。倘或皇天见怜,有人救得,收养此子,他日还得相逢。"但恐难以识认,即咬破手指,写下血书一纸,将父母姓名、跟脚原由,备细开载;又将此子左脚上一个小指,用口咬下,以为记验。取贴身汗衫一件,包裹此子,乘空抱出衙门。幸喜官衙离江不远,小姐到了江边,大哭一场。正欲抛弃,忽见江岸岸侧飘起一片木板,小姐即朝天拜祷,将此子安在板上,用带缚住,血书系在胸前,推放江中,听其所之。小姐含泪回衙不题。
 
 
  却说此子在木板上,顺水流去,一直流到金山寺脚下停住。那金山寺长老叫做法明和尚,修真悟道,已得无生妙诀。正当打坐参禅,忽闻得小儿啼哭之声,一时心动,急到江边观看,只见涯边一片木板上,睡着一个婴儿,长老慌忙救起。见了怀中血书,方知来历,取个乳名,叫做江流,托人抚养,血书紧紧收藏。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觉江流年长一十八岁。长老就叫他削发修行,取法名为玄奘,摩顶受戒,坚心修道。
 
  一日,暮春天气,众人同在松阴之下,讲经参禅,谈说奥妙。那酒肉和尚恰被玄奘难倒,和尚大怒骂道:"你这业畜,姓名也不知,父母也不识,还在此捣甚么鬼!"玄奘被他骂出这般言语,入寺跪告师父,眼泪双流道:"人生于天地之间,禀阴阳而资五行,尽由父生母养,岂有为人在世而无父母者乎?"再三哀告,求问父母姓名。长老道:"你真个要寻父母,可随我到方丈里来。"玄奘就跟到方丈,长老到重梁之上,取下一个小匣儿,打开来取出血书一纸,汗衫一件,付与玄奘。玄奘将血书拆开读之,才备细晓得父母姓名,并冤仇事迹。
 
  玄奘读罢,不觉哭倒在地道:"父母之仇,不能报复,何以为人?十八年来,不识生身父母,至今日方知有母亲。此身若非师父捞救抚养,安有今日?容弟子去寻见母亲,然后头顶香盆,重建殿宇,报答师父之深恩也!"师父道:"你要去寻母,可带这血书与汗衫前去,只做化缘,径往江州私衙,才得你母亲相见。"
 
  玄奘领了师父言语,就做化缘的和尚,径至江州。适值刘洪有事出外,也是天教他母子相会,玄奘就直至私衙门口抄化。那殷小姐原来夜间得了一梦,梦见月缺再圆,暗想道:"我婆婆不知音信,我丈夫被这贼谋杀,我的儿子抛在江中,倘若有人收养,算来有十八岁矣,或今日天教相会,亦未可知。"正沉吟间,忽听私衙前有人念经,连叫"抄化",小姐又乘便出来问道:"你是何处来的?"玄奘答道:"贫僧乃是金山寺法明长老的徒弟。"小姐道:"你既是金山寺长老的徒弟--"叫进衙来,将斋饭与玄奘吃。仔细看他举止言谈,好似与丈夫一般,小姐将从婢打发开去,问道:"你这小师父,还是自幼出家的?还是中年出家的?姓甚名谁?可有父母否?"玄奘答道:"我也不是自幼出家,我也不是中年出家,我说起来,冤有天来大,仇有海样深!我父被人谋死,我母亲被贼人占了。我师父法明长老教我在江州衙内寻取母亲。"小姐问道:"你母姓甚?"玄奘道:"我母姓殷名唤温娇,我父姓陈名光蕊,我小名叫做江流,法名取为玄奘。"小姐道:"温娇就是我。但你今有何凭据?"玄奘听说是他母亲,双膝跪下,哀哀大哭:"我娘若不信,见有血书汗衫为证!"温娇取过一看,果然是真,母子相抱而哭,就叫:"我儿快去!"玄奘道:"十八年不识生身父母,今朝才见母亲,教孩儿如何割舍?"小姐道:"我儿,你火速抽身前去!刘贼若回,他必害你性命!我明日假装一病,只说先年曾许舍百双僧鞋,来你寺中还愿。那时节,我有话与你说。"玄奘依言拜别。
 
 
  却说小姐自见儿子之后,心内一忧一喜,忽一日推病,茶饭不吃,卧于床上。刘洪归衙,问其原故,小姐道:"我幼时曾许下一愿,许舍僧鞋一百双。昨五日之前,梦见个和尚,手执利刃,要索僧鞋,便觉身子不快。"刘洪道:"这些小事,何不早说?"随升堂吩咐王左衙、李右衙:江州城内百姓,每家要办僧鞋一双,限五日内完纳。百姓俱依派完纳讫。小姐对刘洪道:
 
  "僧鞋做完,这里有甚么寺院,好去还愿?"刘洪道:"这江州有个金山寺、焦山寺,听你在那个寺里去。"小姐道:"久闻金山寺好个寺院,我就往金山寺去。"刘洪即唤王、李二衙办下船只。小姐带了心腹人,同上了船,稍水将船撑开,就投金山寺去。
 
  却说玄奘回寺,见法明长老,把前项说了一遍,长老甚喜。次日,只见一个丫鬟先到,说夫人来寺还愿,众僧都出寺迎接。小姐径进寺门,参了菩萨,大设斋衬,唤丫鬟将僧鞋暑袜,托于盘内。来到法堂,小姐复拈心香礼拜,就教法明长老分表与众僧去讫。玄奘见众僧散了,法堂上更无一人,他却近前跪下。小姐叫他脱了鞋袜看时,那左脚上果然少了一个小指头。当时两个又抱住而哭,拜谢长老养育之恩。法明道:"汝今母子相会,恐奸贼知之,可速速抽身回去,庶免其祸。"小姐道:"我儿,我与你一只香环,你径到洪州西北地方,约有一千五百里之程,那里有个万花店,当时留下婆婆张氏在那里,是你父亲生身之母。我再写一封书与你,径到唐王皇城之内,金殿左边,殷开山丞相家,是你母生身之父母。你将我的书递与外公,叫外公奏上唐王,统领人马,擒杀此贼,与父报仇,那时才救得老娘的身子出来。我今不敢久停,诚恐贼汉怪我归迟。"便出寺登舟而去。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