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幸福的人(契诃夫)

时间:2017-11-1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幸福的人(契诃夫)
   
  尼古拉铁路①的一列客车正从包洛果耶车站开出去。二 等客车的一节“吸烟乘客专用车厢”中,有五个乘客隐蔽在车厢的昏暗中打盹儿。他们刚刚吃过饭,此刻身子靠在长沙发背上,想要小睡片刻。车厢里一片寂静。
  
  车门开了,一个人走进车厢来,他身材细长,好象一根棍子,头戴红褐色帽子,穿着华丽的大衣,酷似小歌剧里和儒勒·凡尔纳②笔下的新闻记者。
  
  这个人在车厢中央停住脚,不住地喘气,眯细了眼睛,久久地打量那些长沙发。
  
  “不对,这个车厢也不是!”他嘟哝说。“鬼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简直可恶!不对,不是那个车厢!”
  
  有个乘客定睛瞧着这个人,发出一声快活的叫喊:“伊凡·阿历克塞耶维奇!什么风把您吹来的?是您吗?”
  
  身材象棍子的伊凡·阿历克塞耶维奇一楞,呆呆地瞧着那个乘客,后来认出他来了,就快活地把两只手一拍。
  
  “啊!彼得·彼得罗维奇!”他说。“多少个冬天,多少个夏天没见面了!我根本不知道您也坐这趟车。”
  
  “您好吗?身体健康吗?”
  
  “挺好。只是,老兄,我忘了我的车厢在哪儿,现在说什么也找不着了,我这个大傻瓜!可惜没有人来拿鞭子抽我一 顿!”
  
  棍子样的伊凡·阿历克塞耶维奇微微摇晃着身子,格格地笑。
  
  “居然出了这样的事!”他继续说。“刚才敲过第二遍钟后,我出去喝白兰地。当然,我喝了一杯。嗯,我想,既然下一 站还远得很,那我就不妨再喝一杯。我正一边想一边喝,不料第三遍钟声响了,……我就象疯子似的跑来,见着车就往上跳。喏,我不成了大傻瓜吗?我不成了糊涂虫吗?”
  
  “不过,看得出来,您的心绪倒是挺好嘛,”彼得·彼得罗维奇说。“那您就在这儿坐一坐!欢迎欢迎!”
  
  “不,不。……我得去找我的车厢!再见!”
  
  “天这么黑,说不定您会在车厢外面的过道上跌下去。您坐下,等一忽儿到了站,您再去找您的车厢好了。坐吧!”
  
  伊凡·阿历克塞耶维奇叹着气,游移不定地在彼得·彼得罗维奇对面坐下。他分明很兴奋,不住扭动身子,好象坐在针尖上似的。
  
  “您坐这趟车到哪儿去?”彼得·彼得罗维奇问。
  
  “我?到天涯海角去。我的头脑里乱哄哄,连我自己也闹不清我要到哪儿去。命运叫我到哪儿,我就到哪儿去。哈哈。
  
  ……好朋友,以前您见过幸福的傻瓜吗?没有?那您就瞧瞧吧!您面前就有个天下最幸福的人!对了!难道从我的脸上看不出来吗?”
  
  “看倒是看出来了,您……略微有点……那个③。”
  
  “大概眼下我的脸相蠢极了!哎,可惜没有镜子,要不然我倒可以看一看我这副尊容!我觉得,老兄,我变成傻瓜了。
  
  这是实话!哈哈。……您猜怎么着,我正在蜜月旅行。瞧,我不是傻里傻气吗?”
  
  “您?莫非您结婚了?”
  
  “就是今天,最亲爱的!我举行过婚礼以后,就直接上了火车。”
  
  跟着就是祝贺和照例必有的问话。
  
  “嘿,……”彼得·彼得罗维奇笑道。“怪不得您打扮成这种花花公子的样儿。”
  
  “是埃……为了显得气派十足,我甚至在衣服上洒了香水。我把心思全用在浮华上了!我心里无牵无挂,一点思虑也没有,光有那么样的一种感觉,……鬼才知道该怎么称呼它才好,……也许叫做无忧无虑吧?我有生以来还没感到这么痛快过呢!”
  
  伊凡·阿历克塞耶维奇闭上眼睛,摇头晃脑。
  
  “幸福得要命!”他说。“您自己想想吧。我马上就要回到我的车厢去。那边,窗口旁边,一张长沙发上,坐着个女人,也就是所谓把全身心都献给你的人。那么漂亮的一个金发女人,小小的鼻子,……小小的手指头。……我的宝贝儿!我的天使!我的小胖丫头!我的灵魂的葡蚜④!那双小小的脚!
  
  主啊!要知道,那双脚可不是我们这样的大脚片子,而是一 种小巧玲珑、出神入化……可以意会而不可言传的东西!那样的小脚我恨不得一口吞下去!哎,可是您什么也不懂!要知道,您是唯物主义者,您马上就要进行分析,这样那样的!
  
  您是枯燥无味的单身汉,如此而已!喏,等您结了婚,您就明白了!您就会说,如今伊凡·阿历克塞耶维奇在哪儿?是啊,我马上就要回到我的车厢去。她在那儿等着我呢,已经等急了,……巴望着我回去。她会笑吟吟地迎接我。我呢,就挨着她坐下,用两个手指头托起她的下巴。……伊凡·阿历克塞耶维奇摇头晃脑,发出一连串幸福的笑声。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