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庄子休鼓盆成大道

时间:2017-10-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冯梦龙 点击:
警世通言(在线阅读)>  第二卷 庄子休鼓盆成大道

  富贵五更春梦,功名一片浮云。眼前骨肉亦非真,恩爱翻成仇恨。
  莫把金枷套颈,休将玉锁缠身。清心寡欲脱凡尘,快乐风光本分。
  这首《西江月》词,是个劝世之言。要人割断迷情,逍遥自在。且如父子天性,兄弟手足,这是一本连枝,割不断的。儒、释、道三教虽殊,总抹不得"孝""弟"二字。至于生子生孙,就是下一辈事,十分周全不得了。常言道得好:"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与儿孙作马牛。"若论到夫妇,虽说是红线缠腰,赤绳系足,到底是剜肉粘肤,可离可合。常言又说得好:"夫妻本是同林鸟,巴到天明各自飞。"近世人情恶薄,父子兄弟到也平常,儿孙虽是疼痛,总比不得夫妇之情。他溺的是闺中之爱,听的是枕上之言。多少人被妇人迷惑,做出不孝不弟的事来。这断不是高明之辈。如今说这庄生鼓盆的故事,不是唆人夫妻不睦,只要人辨出贤愚,参破真假。从第一着迷处,把这念头放淡下来。渐渐六根清净,道念滋生,自有受用。昔人看田夫插秧,咏诗四句,大有见解。诗曰:
  手把青秧插野田,低头便见水中天。
  六根清净方为稻,退步原来是向前。
  话说周末时,有一高贤,姓庄,名周,字子休,宋国蒙邑人也,曾仕周为漆园吏。师事一个大圣人,是道教之祖,姓李,名耳,字伯阳。伯阳生而白发,人都呼为老子。庄生常昼寝,梦为蝴蝶,栩栩然于园林花草之间,其意甚适。醒来时,尚觉臂膊如两翅飞动,心甚异之,以后不时有此梦。庄生一日在老子座间讲《易》之暇,将此梦诉之于师。却是个大圣人,晓得三生来历,向庄生指出夙世因由,那庄生原是混沌初分时一个白蝴蝶。天一生水,二生木,木荣花茂。那白蝴蝶采百花之精,夺日月之秀,得了气候,长生不死,翅如车轮,后游于瑶池,偷采蟠桃花蕊,被王母娘娘位下守花的青鸾啄死。其神不散,托生于世,做了庄周。因他根器不凡,道心坚固,师事老子,学清净无为之教。今日被老子点破了前生,如梦初醒。自觉两腋风生,有栩栩然蝴蝶之意。把世情荣枯得丧,看做行云流水,一丝不挂。老子知他心下大悟,把《道德》五千字的秘决,倾囊而授。庄生嘿嘿诵习修炼,遂能分身隐形,出神变化。从此弃了漆园吏的前程,辞别老子,周游访道。
  他虽宗清净之教,原不绝夫妇之伦,一连娶过三遍妻房。第一妻,得疾夭亡;第二妻,有过被出;如今说的是第三妻,姓田,乃田齐族中之女。庄生游于齐国,田宗重其人品,以女妻之。那田氏比先前二妻,更有姿色。肌肤若冰雪,绰约似神仙。庄生不是好色之徒,却也十分相敬,真个如鱼似水。楚威王闻庄生之贤,遣使持黄金百镒,文锦千端,安车驷马,聘为上相。庄生叹道:"牺牛身被文绣,口食刍菽,见耕牛力作辛苦,自夸其荣。及其迎入太庙,刀俎在前,欲为耕牛而不可得也。"遂却之不受,挈妻归宋,隐于曹州之南华山。
  一日,庄生出游山下,见荒冢累累,叹道:"'老少俱无辨,贤愚同所归。'人归冢中,冢中岂能复为人乎?"嗟咨了一回。再行几步,忽见一新坟,封土未干。一年少妇人,浑身缟素,坐于此冢之傍,手运齐纨素扇,向冢连扇不已,庄生怪而问之:"娘子,冢中所葬何人?为何举扇扇土?必有其故。"那妇人并不起身,运扇如故,口中莺啼燕语,说出几句不通道理的话来。正是:"听时笑破千人口,说出加添一段羞。"那妇人道:"冢中乃妾之拙夫,不幸身亡,埋骨于此。生时与妾相爱,死不能舍。遗言教妾如要改适他人,直待葬事毕后,坟土干了,方才可嫁。妾思新筑之土,如何得就干,因此举扇扇之。"庄生含笑,想道:"这妇人好性急!亏他还说生前相爱。若不相爱的,还要怎么?"乃问道:"娘子,要这新土干燥极易。因娘子手腕娇软,举扇无力。不才愿替娘子代一臂之劳。"那妇人方才起身,深深道个万福:"多谢官人!"双手将素白纨扇,递与庄生。庄生行起道法,举手照冢顶连扇数扇,水气都尽,其土顿十。妇人笑容可掬,谢道:"有劳官人用力。"将纤手向鬓傍拔下一股银钗,连那纨扇送庄生,权为相谢。庄生却其银钗,受其纨扇。妇人欣然而去。
  庄子心下不平,回到家中,坐于草堂,看了纨扇,口中叹出四句:
  不是冤家不聚头,冤家相聚几时休?
  早知死后无情义,索把生前恩爱勾。
  田氏在背后,闻得庄生嗟叹之语,上前相问。那庄生是个有道之士,夫妻之间亦称为先生。田氏道:"先生有何事感叹?此扇从何而得?"庄生将妇人扇冢,要土干改嫁之言述了一遍。"此扇即扇土之物。因为我力,以此相赠。"田氏听罢,忽发忿然之色,向空中把那妇人"千不贤,万不贤"骂了一顿。对庄生道:"如此薄情之妇,世间少有!"庄生又道出四句:
  生前个个说恩深,死后人人欲扇坟。
  画龙画虎难画骨,知人知面不知心。
  田氏闻言大怒。自古道:"怨废亲,怒废礼。"那田氏怒中之言,不顾体面,向庄生面上一啐,说道:"人类虽同,贤愚不等。你何得轻出此语,将天下妇道家看作一例?却不道歉人带累好人。你却也不怕罪过!"庄生道:"莫要弹空说嘴。假如不幸,我庄周死后,你这般如花似玉的年纪,难道捱得过三年五载?"田氏道:"忠臣不事二君,烈女不更二夫。那见好人家妇女吃两家茶,睡两家床?若不幸轮到我身上,这样没廉耻的事,莫说三年五载,就是一世也成不得,梦儿里也还有三分的志气!"庄生道:"难说!难说!"田氏口出置语道:"有志妇人胜如男子。似你这般没仁没义的,死了一个,又讨一个,出了一个,又纳一个,只道别人也是一般见识,我们妇道家一鞍一马,到是站得脚头定的。怎么肯把话与他人说,惹后世耻笑!你如今又不死,直恁枉杀了人!"就庄生手中夺过纨扇,扯得粉碎。庄生道:"不必发怒,只愿得如此争气甚好!"自此无话。
  过了几日,庄生忽然得病,日加沉重。田氏在床头,哭哭啼啼。庄生道:"我病势如此,永别只在早晚。可惜前日纨扇扯碎了,留得在此,好把与你扇坟!"田氏道:"先生休要多心!妾读书知札,从一而终,誓无二志。先生若不见信,妾愿死于先生之前,以明心迹。"庄生道:"足见娘子高志,我庄某死亦瞑目。"说罢,气就绝了。田氏抚尸大哭。少不得央及东邻西舍,制备衣衾棺谆殡殓。田氏穿了一身素缟,真个朝朝忧闷,夜夜悲啼,每想着庄生生前恩爱,如痴如醉,寝食俱废。山前山后庄户,也有晓得庄生是个逃名的隐士,来吊孝的,到底不比城市热闹。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