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时间:2017-07-07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曹雪芹 点击:
红楼梦(全文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回 蜂腰桥设言传心事 潇湘馆春困发幽情
 
  话说宝玉养过了三十三天之后, 不但身体强壮,亦且连脸上疮痕平服,仍回大观园内去。这也不在话下。且说近日宝玉病的时节,贾芸带着家下小厮坐更看守,昼夜在这里,那红玉同众丫鬟也在这里守着宝玉,彼此相见多日,都渐渐混熟了。那红玉见贾芸手里拿的手帕子,倒象是自己从前掉的,待要问他,又不好问的。不料那和尚道士来过,用不着一切男人,贾芸仍种树去了。这件事待要放下,心内又放不下,待要问去,又怕人猜疑,正是犹豫不决神魂不定之际,忽听窗外问道:"姐姐在屋里没有?"红玉闻听,在窗眼内望外一看,原来是本院的个小丫头名叫佳蕙的,因答说:"在家里,你进来罢。"佳蕙听了跑进来,就坐在床上,笑道:"我好造化!才刚在院子里洗东西,宝玉叫往林姑娘那里送茶叶, 花大姐姐交给我送去。可巧老太太那里给林姑娘送钱来,正分给他们的丫头们呢。见我去了,林姑娘就抓了两把给我,也不知多少。你替我收着。"便把手帕子打开,把钱倒了出来,红玉替他一五一十的数了收起。 
  佳蕙道: "你这一程子心里到底觉怎么样?依我说,你竟家去住两日,请一个大夫来瞧瞧, 吃两剂药就好了。"红玉道:"那里的话,好好的,家去作什么!"佳蕙道:"我想起来了, 林姑娘生的弱,时常他吃药,你就和他要些来吃,也是一样。"红玉道:"胡说!药也是混吃的。"佳蕙道:"你这也不是个长法儿,又懒吃懒喝的,终久怎么样?"红玉道:"怕什么,还不如早些儿死了倒干净!"佳蕙道:"好好的,怎么说这些话?"红玉道:"你那里知道我心里的事!"
 
  佳蕙点头想了一会, 道:"可也怨不得,这个地方难站。就象昨儿老太太因宝玉病了这些日子,说跟着伏侍的这些人都辛苦了,如今身上好了,各处还完了愿,叫把跟着的人都按着等儿赏他们。我们算年纪小,上不去,我也不抱怨,象你怎么也不算在里头? 我心里就不服。袭人那怕他得十分儿,也不恼他,原该的。说良心话,谁还敢比他呢?别说他素日殷勤小心, 便是不殷勤小心,也拼不得。可气晴雯,绮霰他们这几个,都算在上等里去, 仗着老子娘的脸面,众人倒捧着他去。你说可气不可气?"红玉道:"也不犯着气他们。 俗语说的好,`千里搭长棚,没有个不散的筵席',谁守谁一辈子呢?不过三年五载, 各人干各人的去了。那时谁还管谁呢?"这两句话不觉感动了佳蕙的心肠,由不得眼睛红了, 又不好意思好端端的哭,只得勉强笑道:"你这话说的却是。昨儿宝玉还说,明儿怎么样收拾房子,怎么样做衣裳,倒象有几百年的熬煎。"
 
  红玉听了冷笑了两声, 方要说话,只见一个未留头的小丫头子走进来,手里拿着些花样子并两张纸, 说道:"这是两个样子,叫你描出来呢。"说着向红玉掷下,回身就跑了。红玉向外问道:"倒是谁的?也等不得说完就跑,谁蒸下馒头等着你,怕冷了不成! "那小丫头在窗外只说得一声:"是绮大姐姐的。"抬起脚来咕咚咕咚又跑了。红玉便赌气把那样子掷在一边, 向抽屉内找笔,找了半天都是秃了的,因说道:"前儿一枝新笔, 放在那里了?怎么一时想不起来。"一面说着,一面出神,想了一会方笑道:"是了,前儿晚上莺儿拿了去了。"便向佳惠道:"你替我取了来。"佳惠道:"花大姐姐还等着我替他抬箱子呢, 你自己取去罢。"红玉道:"他等着你,你还坐着闲打牙儿?我不叫你取去, 他也不等着你了。坏透了的小蹄子!"说着,自己便出房来,出了怡红院,一径往宝钗院内来。 刚至沁芳亭畔,只见宝玉的奶娘李嬷嬷从那边走来。红玉立住笑问道:"李奶奶, 你老人家那去了?怎打这里来?"李嬷嬷站住将手一拍道:"你说说,好好的又看上了那个种树的什么云哥儿雨哥儿的, 这会子逼着我叫了他来。明儿叫上房里听见,可又是不好。"红玉笑道:"你老人家当真的就依了他去叫了?"李嬷嬷道:"可怎么样呢?"红玉笑道:"那一个要是知道好歹,就回不进来才是。"李嬷嬷道:"他又不痴,为什么不进来? "红玉道:"既是进来,你老人家该同他一齐来,回来叫他一个人乱碰,可是不好呢。"李嬷嬷道:"我有那样工夫和他走?不过告诉了他,回来打发个小丫头子或是老婆子, 带进他来就完了。"说着,拄着拐杖一径去了。红玉听说,便站着出神,且不去取笔。
 
  一时,只见一个小丫头子跑来,见红玉站在那里,便问道:"林姐姐,你在这里作什么呢? "红玉抬头见是小丫头子坠儿。红玉道:"那去?"坠儿道:"叫我带进芸二爷来。"说着一径跑了。 这里红玉刚走至蜂腰桥门前,只见那边坠儿引着贾芸来了。那贾芸一面走,一面拿眼把红玉一溜,那红玉只装着和坠儿说话,也把眼去一溜贾芸:四目恰相对时,红玉不觉脸红了,一扭身往蘅芜苑去了。不在话下。
 
  这里贾芸随着坠儿,逶迤来至怡红院中。坠儿先进去回明了,然后方领贾芸进去。贾芸看时,只见院内略略有几点山石,种着芭蕉,那边有两只仙鹤在松树下剔翎。一溜回廊上吊着各色笼子,各色仙禽异鸟。上面小小五间抱厦,一色雕镂新鲜花样隔扇,上面悬着一个匾额,四个大字,题道是"怡红快绿"。贾芸想道:"怪道叫`怡红院',原来匾上是恁样四个字。"正想着,只听里面隔着纱窗子笑说道:"快进来罢。我怎么就忘了你两三个月!"贾芸听得是宝玉的声音,连忙进入房内。抬头一看,只见金碧辉煌,文章М灼,却看不见宝玉在那里。一回头,只见左边立着一架大穿衣镜,从镜后转出两个一般大的十五六岁的丫头来说:"请二爷里头屋里坐。"贾芸连正眼也不敢看,连忙答应了。又进一道碧纱厨, 只见小小一张填漆床上,悬着大红销金撒花帐子。宝玉穿着家常衣服,и着鞋,倚在床上拿着本书,看见他进来,将书掷下,早堆着笑立起身来。贾芸忙上前请了安。宝玉让坐,便在下面一张椅子上坐了。宝玉笑道:"只从那个月见了你,我叫你往书房里来, 谁知接接连连许多事情,就把你忘了。"贾芸笑道:"总是我没福,偏偏又遇着叔叔身上欠安。叔叔如今可大安了?"宝玉道:"大好了。我倒听见说你辛苦了好几天。"贾芸道:"辛苦也是该当的。叔叔大安了,也是我们一家子的造化。"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