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神巫之爱

时间:2017-04-05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沈从文 点击:
神巫之爱

  第一天的事
 
  在云石镇寨门外边大路上,有一群花帕青裙的美貌女子,守候那神的神巫来临。人为数约五十,全是极年青,不到二 十三岁以上,各打扮得象一朵花。人人能猜拟神巫带来神的恩惠给全村的人,却带了自己的爱情给女人中的某一个。因此凡是寨中年青貌美的女人,都愿意这幸福能落在她头上,所以全来到此地了。她们等候那神巫来到,希望幸运留在自己身边,失望分给了众人,结果就把神巫同神巫的马引到自己的家中;把马安顿在马房,把神巫安顿在她自己的有新麻布帐子山棉作絮的房里。
 
  在云石镇的女人心中,把神巫款待到家,献上自己的身,给这神之子受用,是以为比作土司的夫人还觉得荣幸的。
 
  云石镇的住民,属于花帕族。花帕族的女人,正仿佛是为全世界上好男子的倾心而生长得出名美丽的,下品的下品至少还有一双大眼睛与长眉毛,使男子一到面前就甘心情愿作奴当差。今天的事,却是许多稍次的女人也不敢出面竞争了。每一个女人,能多将神巫的风仪想想,又来自视,无有不气馁失神,嗒然归去。
 
  在一切女人心中,这男子应属于天上的人。纵代表了神,到各处降神的福佑,与自己的爱情,却从不闻这男子恋上了谁个女人。各处女人用颜色或歌声尽一切的诱惑,神巫直到如今还是独身,神巫大约是在那里有所等候的。
 
  神巫是在等待谁?生在世间的人,不是都得渐渐老去么?
 
  美丽年青不是很短的事么?眼波樱唇,转瞬即已消逝,神巫所挥霍抛弃的女人的热情,实在已太多了。就是今天的事,五 十人中倘有一个为神巫加了青眼,那就有其余四十九人对这青春觉到可恼。美丽的身体若无炽热的爱情来消磨,则这美丽也等于累赘。
 
  花帕族及其他各族,女人之所以精致如玉,聪明若冰雪,温柔如棉絮,也就可以说是全为了神的儿子神巫来注意!
 
  好的女人不必用眼睛看,也可以从其他感觉上认识出来的。神巫原是有眼睛的人,就更应当清楚各部落里美中完全的女人是怎样多。为完成自己一种神所派遣到人间来的意义,他一面为各族诚心祈福,一面也应当让自己的身心给一个女人所占有!
 
  是的,他明白这个。他对于这事情比平常人看得更分明。
 
  他并无奢望,只愿意得到一种公平的待遇。在任何部落中总不缺少那配得上他的女人,眯着眼,抿着口,做着那欢迎他来摆布的样子。他并不忘记这事情!许多女人都能扰乱他的心,许多女人都可以差遣他流血出力。可是因为另外一种理由,终于把他变成骄傲如皇帝了。他因为做了神之子,就仿佛无做人间好女子丈夫的分了。他知道自己的风仪是使所有的女人倾倒,所以本来不必伟大的他,居然伟大起来了。他不理任何一个女人,就是不愿意放下了其余许多美的女子去给世上坏男人脏污。他不愿意把自己身心给某一女人,意思就是想使所有世间好女人都有对他长远倾心的机会。他认清楚神巫的职分,应当属于众人,所以他把他自己爱情的门紧闭,独身下来,尽众女人爱他。
 
  每到一处,遇到有女人拦路欢迎,这男子便把双眼闭上,拒绝诱惑。女人却多以为因自己貌丑,无从使神巫倾心,引惭退去。落了脚,住到一个宿处后,所有野心极大的女人,便来在窗外吹笛唱歌。本来窗子是开的,神巫也必得即刻关上,仿佛这歌声烦恼了他,不得安静。有时主人自作聪明,见到这种情形,必定还到门外去用恶声把逗留在附近的女人赶走,神巫也只对这头脑单纯的主人微笑,从不说过主人是做错了事。
 
  花帕族的女人,在恋爱上的野心等于白脸族男子打仗的勇敢,所以每次闻神巫来此作傩,总有不少的人在寨外来迎接这美丽骄傲如狮子的神巫。人人全不相信神巫是不懂爱情的男子,所以上一次即或失败,这次仍然都不缺少把神巫引到家中的心思。女子相貌既极美丽,胆又非常大,明白这地方女人的神巫,骑马前来,在路上就不得不很慢很慢的走了。
 
  时间是烧夜火以前。神巫骑在马上,看看再翻一个山,就可以望到云石镇的寨前大梧桐树了,他勒马不前,细细的听远处唱歌声音。原来那些等候神巫的年青女人,各人分据在路旁树荫下,盼望得太久,大家无聊唱起歌来了。各人唱着自己的心事,用那象春天的莺的喉咙,唱得所有听到的男子都沉醉到这歌声里。神巫听了又听,不敢走动。
 
  他有点害怕,前面的关隘似乎不容易闯过,女子的勇敢热情推这一镇为最出名。
 
  追随在他身后的一个仆人,肩上扛的是一切法宝,正感到沉重,想到进了寨后找到休息的快活,见主人不即行动,明白主人的意思了。仆人说道:“我的师傅,请放心,女人不是酒,酒这东西是吃过才能醉人的。”他意思是说女人是想起才醉人,当面倒无妨。原来这仆人是从龙朱的矮奴领过教的,说话的聪明机智许多人都不能及。
 
  可是神巫装作不懂这仆人的聪明言语,很正气的望了仆人一眼。仆人在这机会上就向主人微笑,表示他什么事全清清楚楚,瞒不了他。
 
  神巫到后无话说,近于承认了仆人的意见,打马上前了。
 
  马先是走得很快,然而即刻又慢下来了。仆人追上了神巫,主仆两人说着话,上了一个小小山坡。
 
  “五羊,”神巫喊着仆人的名字,说,“今年我们那边村里收成真好!”
 
  “做仆人的只盼望师傅有好的收成,别的可不想管它。”
 
  “年成好,还愿时,我们不是可以多得到些钱米吗?”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