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风波

时间:2017-02-14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风波

  玛宪卡·巴甫烈茨卡雅是个非常年轻的姑娘,刚刚在贵族女子中学毕业,这一天她在外面散步后,回到库希金家,她是在那儿做家庭教师的。不料她正碰上一场非同小可的风波。
  
  给她开门的看门人米海洛神情激动,脸红得跟大虾一样。
  
  楼上传来一片嘈杂声。
  
  “多半是女主人发病了,……”玛宪卡暗想。“要不然就是她跟丈夫吵架。……”她在前厅和过道里都遇见了使女。有个使女在哭。随后玛宪卡瞧见从她自己的房间里跑出一个人来,正是男主人尼古拉·谢尔盖伊奇。他是个身材矮小的男人,年纪还不算老,脸上却已经皮肉松弛,头顶秃了一大块。他脸色通红,浑身发抖。……他没看见这个女家庭教师,径自从她身旁走过去,举起双手,叫道:“啊,糟透了!多么鲁莽!多么愚蠢,野蛮!太可恶了!”
  
  玛宪卡走进她的房间,在这儿,她有生以来第一次极其尖锐地体验到凡是寄人篱下、听人摆布、靠富贵人家的面包过活的人所熟悉的那种心情。原来她的房间正遭到搜查。女主人费多霞·瓦西里耶芙娜在她桌子旁边站着,把她的毛线球、布块、纸片……放回她的针线袋里。那女人是个体态丰满、肩膀很宽的太太,没戴头巾,生着两道乌黑的浓眉,颧骨突出,嘴唇上生着隐约可见的唇髭。她那两只通红的手、她那张脸和她那姿态,都象是一个普通的村妇和厨娘。……女家庭教师的出现分明出乎她的意外,因为她回头一看,见到女家庭教师苍白而惊讶的脸容,就有点慌了手脚,支支吾吾地说:“ Pardon。我……无意中弄撒了这些东西,……是我的袖子碰翻的。……”库希金娜太太又说了几句别的话,就把她的长衣裙弄得沙沙地响,走出去了。玛宪卡用惊愕的眼睛扫一眼她的房间,一点也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该怎样想才好,只是耸起肩膀,害怕得浑身发凉。……费多霞·瓦西里耶芙娜在她的袋子里找什么呢?如果确实象她说的那样,她是一不小心让衣袖碰翻了袋子,把东西弄撒的,那末尼古拉·谢尔盖伊奇为什么从她房间里跑出去,脸那么红,神情那么激动呢?
  
  为什么书桌上的一个抽屉略微拉开了一点?女家庭教师有个贮钱盒,原是用来收藏十戈比银币和旧邮票的,现在却打开了。人家把它打开后,虽然想关上,而且把锁抓得满是指痕,却还是关不上。书架、桌面、床铺都带着新搜查过的痕迹。装内衣的筐子也是如此。本来那些内衣叠得整整齐齐,然而现在却不象玛宪卡出门的时候那么井然有序了。可见这次搜查是认真的,极其认真的,然而这是什么意思,什么缘故呢?出了什么事呢?玛宪卡回想看门人的激动,回想目前还在延续的纷乱,回想泪痕斑斑的使女,莫非这一切都同刚才在她房间里进行的搜查有关?莫非她牵连到一件可怕的事情里去了?
  
  玛宪卡脸色煞白,周身发凉,身不由己地往那个装内衣的筐子上坐下。
  
  有个使女走进房间来。
  
  “丽莎,您知道他们为什么……搜查我的东西吗?”女家庭教师问她说。
  
  “太太丢了一个值两千卢布的胸针,……”丽莎说。
  
  “哦,可是为什么搜查我呢?”
  
  “他们,小姐,把所有的人都搜查遍了。我的东西也统统搜查过。……他们把我们身上的衣服剥得精光,搜我们,……上帝作证,小姐,我……从来也没有到她的梳妆台跟前去过,更别说拿她的胸针了。就是到了警察局我也要这么说。”
  
  “可是……为什么要搜我的东西呢?”女家庭教师仍然大惑不解。
  
  “我跟您说过,有个胸针让人偷去了。……太太亲手把所有的东西都翻遍。就连看门人米海洛她都搜过。简直是丢脸!
  
  尼古拉·谢尔盖伊奇光是瞧着,呱呱地叫一通,就跟母鸡似的。不过您,小姐,用不着这么发抖。在您这儿什么也没找着!要是您没拿那个胸针,就用不着害怕。”
  
  “可是要知道,丽莎,这是卑鄙,……欺负人,”玛宪卡说,愤懑得上气不接下气。“要知道这是下流,卑鄙!她有什么权利怀疑我,翻我的东西?”
  
  “您是住在别人家里,小姐,”丽莎叹道,“虽然您是位小姐,不过也还是……跟仆人差不多。……这跟在爹娘家里住着可不一样。……”玛宪卡扑在床上,伤心地放声痛哭。她从来没有遭到过这样的迫害,也从来没有受过象现在这样深重的侮辱。……她是个有良好教养而且敏感的姑娘,又是教师的女儿,可是现在人家居然怀疑她偷东西,搜查她,把她当做街头女人一 样!比这再厉害的侮辱似乎都没法想象了。而且除了这种受屈的感觉以外,还有沉重的恐惧:今后还会怎样?!种种荒谬的想法钻进她的头脑里。既然人家能够怀疑她偷东西,那他们现在也可能拘禁她,把她的衣服脱光,把她里里外外搜查一番,然后派人押着她走过大街,把她关进又黑又冷而且满是耗子和甲虫的牢房里,就跟幽禁达拉卡诺娃郡主的牢房①一样。谁会来给她作主呢?她父母住在遥远的外省,他们没有钱乘火车到她这儿来。她在这个京城孤身一人,就跟住在荒野上似的,既没有亲人,也没有朋友。人家要怎样处置她就能怎样处置她。
  
  “我要跑到所有的法官和辩护人那儿去,……”玛宪卡想,不住地发抖。“我要向他们解释清楚,我要起誓。……他们会相信我不可能是贼!”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