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贾凫西鼓词

时间:2017-01-04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曾衍东 点击:
小豆棚(在线阅读) > 贾凫西鼓词
 
  木皮散客,曲阜贾凫西也。少负辩才,好说鼓词。尝于诸生塾宰官厅,及稠人广众中,持小鼓木板掀髯开喉为快。自明经迁部曹,明鼎革不仕。恒笑骂人,不容于乡,移滋阳县。尉挟之,贾怒起。旧官会奉使过里门,执县尉扑于阶下,曰:“此桓侯鞭挞督邮故事也。”不数月引病,不得,乃密属当事劾以说稗词,废政务,果免归。科头跣足,自如也。
  
  凡与臣言忠,与子言孝,无不以稗词,正不屑屑于寻章摘句,效老生常谈。其摹拟古人处,莫不须眉毕现。又别出蹊径,独抒胸臆。能使古帝王卿相哲愚贤奸是非,由我自定,真操乎物所不遁,而沉郁顿挫,亢坠疾徐之间,环而观听者,尽为咋舌。
  
  晚岁著书数十卷,文字雅俚不伦,与沛县阎古古、诸城丁野鹤,亡命时,往来最密。其论语稗词,为东塘采入《桃花扇》中,历代史略。
  
  余尝听人唱演,今于李山亭处,又见“孟子齐人”一段,附录于后。
  
  话说孔圣人周游列国,用世情殷。王孙贾劝他媚灶,他又说获罪天;弥子瑕要送他卫卿,他又说得失有命。虽是美玉思沽,到底不肯诡遇求合。这是个万代宗师,能守出处之正。竟有一班游说之徒,不以为法,执鞭欣慕。甚且舔痔吮痈,甘心乐受。在他自己,觉得处世原该如此。那想有几个睁着眼的,看了替他一阵阵的脸上出火。所以晏平仲家使车的,何尝不洋洋得意。到捱了他老婆一顿臭骂。你看这个妇人,到还有些志气。我们男子汉大丈夫,为甚么不挽起眉毛成一个人?在下因取《盂子》中齐人一篇,编成几句鼓词儿,要在列位搢绅先生之前,聊为聒耳。
  
  自古英雄命运艰,(就如那)孔、孟原来一脉传。(到处里)秉政当朝扬着脸,(谁肯向他)下巴底下吸吐涎。(第一个)梁惠王(就是)钱痨鬼,(再看他)养的儿子更不堪。(又有个)滕国(里,井田才合起)了局,(来了个)太荒唐(的,许行散)了班,(笑盈盈)荐贤有了乐正子,(又遇着)兔羔灭仓打醋坛。(遥望着)地广民稠齐国好,(无奈他)掉蛋齐宣性不长。(都只为)好货好色还好勇,(一说要)发政施仁不上前。(教一班)狗头狗脑胡揭弄,(苦煞了)执古搊板邹峄贤。
  
  前言按下不提,单说齐国有一个人,他的姓名不著,里居不详。只因他八字里喜的是双妻压命,又坐着一层狠旺的食神。所以在家有妻妾陪伴,出外就有酒肉饮食。若不扒着他的根子,看破他的行藏,只看他驴屎蛋外面光,那知这个齐人是丢德败行,真乃不作而不堪之至者。
  
  (是谁人)教会了(这个情现成的)法,(管保你)走遍天涯饿不煞。(整日里)东蹭西蹭瞎打混,(这行子)守(什么)田园顾(什么)家。(半边瓢)就是他的传家宝,(打狗棒)还仗(着是)他护身法。(只看他)一上门来先惹怪,(还在那)十字街头弄死蛇。(只都是)好吃懒做馋狗嘴,(积作作)赶着人家叫爹妈。
  
  这齐人终日浪游,乞丐为生。一出门来,必然讨个醉饱。若是他妻妾知道来由,怎肯与他干休。谁知道齐妇并无有个耳报神,那齐人却到有了障眼法。那一日,吃的醉醺醺的从外昂然进门,一腔排下厉声高叫“快看茶来”。这齐妇不敢怠慢,不多一时,小婆子捧过茶来。齐人吃了,接去杯子。他二人坐着,就刮拉闲话起来。齐妇开言道:“尊声孩子达,凡你出门去,醉饱才还家。我且问问你,都是和谁呀?”
  
  (待说是)邻里乡党闲话客,(也不过是)一半遭儿话桑麻。(似你这)天天有酒天天醉,(我不懂)摆席人家为甚吗。(待说是)一家一日车轮会,(你也该)一来一往把锯拉。(总就是)男儿慷慨尊常满,(你对我说)也好(见他媳妇)谢谢他。
  
  这齐妇圆圆款款问了一遍。看起齐人,急忙里难以登答。谁知他早已料着有此一问,预先编就一套瞎话。有枝有叶便应声,答道:你要问我的朋友,都不是寻常小户人家哩。你且站在一旁听我道来。
  
  (这齐人)未曾开口样先梭,(高叫声)他娘们(住站)听我说。(那都象)下等之辈穷朋友,(怎么能)整日弄酒蒸馍馍。(头一个是)王欢右师齐国相,(他与我)朝暮相见饮宴多。(还有那)副相储子把我请,(着管家)骑着马来牵着驴。(又有了)驸马淳于好酒量,(他与我)论斗论石加班驳。(吃了些)刍豢悦口秦人炙,(吃了些)四境邻家鸡几窝。(吃了些)鲜鱼熊掌真我欲,(吃了些)胡龁羊羹陈戴鹅。(遇着那)庄暴见了往家拉,(走到了)沈同门前向里拖。(那一日)陈贾求我(去辟)王惭,(耽搁下)距心蚳鼍酒许多。(至于那)时子景丑不须说,(最厚的)惯弄嘴头盆成括。(我昨日)公行子家去吊孝,(说不尽)酒席宴前宾客多。(可惜我)没有这些闲腿跑,(那一天)不接帖子一大摞。
  
  你说这妇人家是最好哄,昕了齐人这一席话说,直喜得抓耳挠腮,批牙裂嘴。就如受封赠的一般,不由得在齐人面前加意奉承,无可不可。点上灯,铺了床,撮拥着齐人睡下。自己坐在一旁,辗转思量,不觉有几分狐疑起来。俗语说得好,肩膀齐的是亲戚,三钱不合二钱的拱手。我那良人如何就有那些富贵人合他相与,到底想个法儿扒扒他的根子才好。便抽身来厨房,找着小婆子说道:“我有一句话合你说哩。”其妻唤其妾说件事:“你听:提起咱良人,本来是穷精。如何出门去,回家醉酩酊。殆说买着吃,腰里没半文。方才问他道,他把大话烹。
  
  (他就说)同桌食的无贫贱,(尽都是)官宦人家富贵翁。(都是些)骑驴压马有势力,(都是些)穿袍戴帽大乡绅。(我想来)富贵人家眼眶大,(为什么)待咱良人这样亲,(要说是)贵而忘势富好礼,(为什么)全然不到咱家中。(虽然是)柴门难容车驷马,(须知道)相交何论富和穷。(这其间)不知真来不知假,(只恐怕)良人是个瞎话精。(我安排)偷出兰房看一看,(科子呀)是备(的休要给俺走)了风。”
  
  这齐妇对着小婆嘱咐一回,转到卧房,自觉心中有事,一夜不曾合眼。忽听鸡叫,他便一骨碌爬将起来。裹了裹脚,拢了拢头,札刮的停停当当,单看良人如何举动。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