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艺术

时间:2016-12-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契诃夫 点击:
  冬季一个阴沉的早晨。
  
  贝斯特良卡河上结了冰,平滑而明亮,这儿那儿点缀着白雪,河面上站着两个农民,一个是矮小难看的谢辽日卡,一 个是教堂的看守人玛特威。谢辽日卡是个三十岁上下的汉子,两腿很短,衣服褴褛,一副邋遢相。他气愤地瞧着河上的冰。
  
  他那件穿破的皮袄上有一绺绺羊毛挂下来,象是一条脱毛的狗。他手里拿着两脚规,是用两根长辐条做成的。玛特威是个相貌端正的老人,穿一件新的皮褂子和一双毡靴,这时候抬起温和的浅蓝色眼睛往上看,瞧着坡度平缓的高岸上一个美丽如画的村子。他手里拿着一根沉重的铁棍。
  
  “怎么样,我们就这样闲着两只手一直站到天黑吗?”谢辽日卡抬起气愤的眼睛瞧着玛特威,打破沉默说。“你这个老鬼,你是到这儿来站着的,还是来干活的?”
  
  “那么你……那个……教一教我,……”玛特威唧唧咕咕说,温和地眫巴眼睛。
  
  “‘教一教我’……样样事情都靠我:教也是我,干也是我。你们自己就没有脑筋!把两脚规拿去量一量,这才是该办的事!不先量好就没法凿冰。你来量!把两脚规拿过去!”
  
  玛特威从谢辽日卡手里接过两脚规,两只脚在原地动个不停,胳膊肘往两旁死命张开,笨拙地动手在冰上画一个圆圈。谢辽日卡轻蔑地眯细眼睛,分明在欣赏他的狼狈和外行。
  
  “哼哼!”他生气地说。“连这么点活也不会干!怪不得人家说你是个笨庄稼汉,乡巴佬!你只配去养鹅,不配造约旦①!
  
  把两脚规拿过来!我叫你拿过来!”
  
  谢辽日卡从冒汗的玛特威手里把两脚规夺过去,然后站稳一只脚,猛的往后一转,一刹那间就在冰上画出个圆圈。新的约旦已经画好轮廓,剩下来要做的就只有把冰凿开了。……然而谢辽日卡在动手工作以前,装腔作势,延挨很久,不住地使性子,责怪玛特威说:“我可没有义务给你们干活!你在教堂里当差,该你来干!”
  
  他分明欣赏命运目前给他安排下的这种特殊地位:命运赐给他一种罕见的才能,使他一年一度能够用他的艺术震惊全世界。可怜而且温和的玛特威只好听他讲出许多刻薄轻蔑的话。谢辽日卡一动手干活就厌烦,生气。他懒。他还没画完圆圈,就一心想到岸上村子里去喝茶,逛荡,聊天了。
  
  “我去一去就来,……”他点上烟说。“你呢,就留在这儿,不过你与其站在这儿数那些乌鸦,还不如去搬个能坐的东西来,另外再把雪打扫一下。”
  
  玛特威孤身一人留在这儿。空中阴沉,冰冷,然而静悄悄的。一座白色教堂从散布在岸上的那些小木房后面殷勤地探出头来。有些寒鸦绕着教堂上的金色十字架不停地盘旋。村边上,在河岸断裂而陡峭的地方,有匹马紧挨着悬崖站定,腿上拴着绊绳②,一动也不动,象是一块石头,它多半睡着了,或者在想心思吧。
  
  玛特威也站住不动,象是一尊塑像,有耐性地等着。那条河沉思昏睡的外貌、那些盘旋不已的寒鸦、那匹马,都给他带来了睡意。一个钟头过去,又一个钟头过去了,谢辽日卡却仍然没来。河面早已打扫干净,一个供人坐的木箱也已经搬来,可是那个酒徒却不见踪影。玛特威等着,光是打呵欠。他从来也不懂什么叫烦闷无聊。哪怕叫他在河上站一天,站一个月,站一年,他也会呆站着不动。
  
  最后谢辽日卡总算从那些小木房后面走过来了。他脚步蹒跚,几乎没往前移动。他懒得走远路,不肯顺着大道下坡,却抄近路,从上边顺着直线下坡,这样一来就常常陷在雪堆里,或者被灌木钩住,或者仰面朝天滑下坡来,所有这些都进行得很慢,不时停顿下来。
  
  “你这是怎么了?”他骂玛特威说。“你怎么没事闲站着?
  
  什么时候才动手破冰?”
  
  玛特威在胸前画了个十字,两只手拿起铁棍,严格循着刚才画好的圆圈,动手凿冰。谢辽日卡在木箱上坐下,注视着他的助手沉重笨拙的动作。
  
  “边沿上要凿得轻点!轻点!”他下命令道。“你不会,就不要承担这个活;你既承担了,就得干好。你啊!”
  
  一群人在坡上聚集起来。谢辽日卡见到观众,越发激动了。
  
  “我索性不干了,……”他说,点上一支臭烘烘的纸烟,不住地吐唾沫。“我倒要看看你们缺了我怎么干。去年在柯斯丘科沃村,斯乔普卡·古尔科夫就应承照我这样造约旦。结果怎么样?只不过闹了场笑话罢了。柯斯丘科沃村的人都到我们这儿来了,多得数不清!各村的人都聚到这儿来了。”
  
  “这是因为除了我们这儿以外再也没有一个地方有象样的约旦。……”“你干活,没有工夫容你闲扯。……是啊,老头儿。……象这样的约旦在全省都找不到第二个。那些大兵说,你去找找看,甚至城里都不如这儿。轻点,轻点!”
  
  玛特威哼嗤哼嗤地用劲,呼呼地喘气。这个工作不轻。冰又硬又厚。先得把冰凿开来,然后马上把冰块运到远处去,免得堵塞这块空地。
  
  然而不管这个工作多么艰苦,不管谢辽日卡的命令多么混乱,可是到下午三点钟,贝斯特良卡河上已经有个满是黑水的大圆圈了。
  
  “去年干得比这个强,……”谢辽日卡气愤地说。“你连这点活都不会干!哼,笨蛋!上帝的殿堂③里养着这样的笨货!你去拿块木板来,做小木橛子用!你把那个圆环扛来,乌鸦!还有……那个……你到什么地方去弄点面包来,……再弄点黄瓜什么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