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黄蜂死亡的季节(第一章)

时间:2016-07-01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丹尼斯·米娜 点击:
黄蜂死亡的季节(全文在线阅读)> 第一章
    
    莎拉从沉睡中苏醒过来。四周出奇得静,静得让她吃惊甚至不安。她睁开眼睛,看了看床头的小闹钟,红色数字闪烁着:16: 32。
    从山下花园传来了犬吠声,持续不断,在封闭的弧形房间里萦绕不绝。
    安静。莎拉住在这里时总会习惯性地把厨房里的收音机打开,调到第4台,电台中播出的谈话节目听起来温柔而亲切,使这里显得不那么空旷寂寥,尤其是在另一间房里听起来,给人的感觉像是这座房子里聚满了从汉普郡过来的优雅人士,正在这里闲谈。如果是在格拉斯哥那样的大城市,窃贼们若是光顾到这样的房子,可能会觉得很奇怪,但是在桑顿霍尔这样一个封闭的村庄,这种情形是合理的。莎拉还会战略性地把所有的灯打开:大厅,楼梯,所有她视野以外的地方。她具有混淆视听、制造错觉的天赋。
    安静。现在还不是窃贼活动的时间。房子坐落在山顶,白天时人们可以看见它,尤其是在这个时间段,邻居们可能还在外面,在各自的田间地头视察园丁的工作,或者追赶着他们家肥胖的纯种狗,只有非常自信或非常愚蠢的小偷才会选择这个时候破门而入。
    莎拉感到精疲力竭,困乏极了,此时的她只想睡觉。她天真地想:是厨房里的保险丝烧了,还是那台老旧的收音机终于寿终正寝了?这座房子里的一切都又老又旧,需要修理。
    于是她判定:是收音机坏了。她微笑着闭上眼睛,蜷缩在松软的羽绒被下,舒服地翻了个身,再次进入甜蜜的梦乡。
    她的意识静静地滑入温暖的黑暗中。
    突然,从楼梯口传来一声地板的刮擦声,她的眼睛猛地睁开。
    她从枕头上抬起头,仔细聆听。
    是被楼梯井放大了的鞋子刮擦地毯的声音,有人压低嗓子给出了两个字的指令,声音非常尖细,“上去。”
    睡得迷迷糊糊的莎拉坐起身来,想象着母亲坐在楼梯升降机里,呼呼地升起,落在二楼的楼梯口,撇着嘴,一副专横霸道的样子,她需要答案:他们怎么会制订出那样一套护理计划?为什么莎拉从来没有在家帮她洗过澡?为什么杰弗里主教没有为她主持葬礼?
    荒谬。
    她掀开羽绒被,甩开腿,双脚落地,试图站起来,但是软绵绵的膝盖不听使唤,摇晃了几下,又倒回在床上,身体非常不雅地弹跳起来。
    意识到因为是在家里,自己反倒毫无防备,她很懊恼。莎拉曾到过许多陌生的地方,可怕的地方,每次都能保持警觉和冷静。她总是在进去的路上勘查好安全通道,无论是在刚刚抵达时,还是在逗留期间,她都能掌控局势,但是在这里,她毫无防备。
    这里和那些陌生的房间是不同的,因为在这里她是一个正常的一家之主,她可以打电话给警察,让他们来帮她。
    她松了口气,笨拙地侧过身子,伸手拿过床边的手袋。她紧张不安地在手袋里摸索着,一包纸巾,一打收据,一本护照紧,贴着苹果手机冰冷的金属后盖。她把这些东西扒拉到一边,取出手机,按了按主页开关,很高兴地看到屏幕立即亮了。自从抵达格拉斯哥机场,在头等舱的过道上等着下飞机时,她就打开了手机,一直开到现在。她并非总是如此。有时她会连续24小时关机,直到补足了觉才再打开。现在她的双手集中在屏幕上,滑动屏幕解锁,选择键盘,急切地按下999三个数字,刚刚按下“呼叫”,她就听到了卧室门口异样的声音。
    与其说那是一种声音,不如说那是一种感觉,她感到空气在楼梯口突然转向流动了,一个人的身体从门边的墙上刷过,猫下去,她惊恐地打了个寒战,好像冰冷的手指划过赤裸的后背。
    她慌乱地把手机扔进羽绒被窝里,站起身来。
    门吱呀一声开了。
    并非她母亲的魂灵,而是两个十几岁的男孩,迟钝而笨拙的样子。他们穿着宽松的黑色慢跑长裤,与长裤配套的T恤内外反穿着,长长的接缝沿着双臂一路向下直通到双腿。他们还穿着同样的黑色运动鞋,这种奇怪的一致装扮让他们看起来像某个邪教组织成员。
    他们开始试探性地挪动了几步,占据了门道。不慌不忙,自信而勇于冒险的孩子。
    她松了一口气,差点笑出声来,“你们来这里干什么?”
    其中一个男孩身材高大,剃着光头,因为紧贴着门边站着,所以看不到她,听到里面的声音后他有些不安地挪动着身子,一个肩膀朝外,好像准备随时要离开。
    “听着,”她说,“滚出去,这不是没人居住的空房子。”
    另一个男孩留着乌黑浓密的长发,没有退缩的样子。他一脸怒气,正对着门框站着,直直地盯着她的脸。
    莎拉知道自己并不是很漂亮,但是她很注意修饰和保养,身材苗条,发型时尚,在柔和的灯光下,有些人可能觉得她还是很迷人的。但是这个男孩并不这样认为,他很憎恶她的形象。
    高个子男孩用胳膊肘捅了捅同伴。愤怒的男孩仍然盯着她的脸,扬了扬下巴,命令高个子进入房间。高个子胆怯起来,微微摇了摇头。他们继续用手势交流着,愤怒的男孩死盯着她的眼睛,一副恨之入骨的样子。
    “我的母亲死了,”她又说了一遍,但是当她突然意识到他们对在这里发现她一点也不感到惊讶时,她的声音渐渐微弱下来,“我还活着……”
    “你的孩子们在哪里?”愤怒的男孩问。
    “孩子们?”
    “你有孩子。”他似乎非常肯定。
    “不……”她说,“我还没有孩子。”
    “你有,你他妈的肯定有!”他环视了一眼房间,好像她的孩子可能被藏在羽绒被下,甚至衣橱或者床底下似的。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栏目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