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枫轩原创文学网 - 纯净的绿色文学家园 !

雨枫轩

既相同又不同的两姐妹(4)

时间:2016-06-10来源:网友提供 作者:斯·茨威格 点击:
  索菲娅对这番意想不到的自白感到极其惊讶,她从不奢望会从她这位贪求金钱和情欲的妹妹口中听到这样的自白。她急忙鼓动她那如簧之舌,开始进行说教。说是这么说来,一束神灵之光终于已经触到海伦,因为厌恶邪恶就已经是正确认识的开端了,然而她仍受到错误见解和自我沮丧的掣肘,如果她声称凭坚定意志战胜肉体诱惑是不可能的话:其实从善的意志在心中经过千锤百炼就能够战胜任何诱惑,异教徒和信教的人在历史上提供了无数这样的先例。然而,海伦却只是忧郁地低下了头,她悲叹说,啊,是呀,她也曾赞赏地读过与肉欲魔鬼英勇搏斗的故事。然而,上帝不仅赋予男人们更强壮的体力,也赋予他们更冷酷的心灵,并选中他们当保卫上帝的战无不胜的斗士。但是一个弱女子——说到这里,她长长叹了一口气——是永远也抗拒不了男人的诡计和诱惑的,她这一辈子还从未见过一个先例,表明一个女人在受到追求时能抵御得了男人的爱。 
  “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索菲娅受到挑逗,用她那极其傲慢的口吻怒斥道:“我自己不就是一个榜样吗?这证明一个有坚定意志的人是完全能够顶得住男人死乞白赖的纠缠的。那一伙从早到晚挤在我周围,他们悄悄跟踪我一直跟到病院里,晚上我在我床上发现涂满种种淫言秽语的信件。然而,没有哪个人曾见到,我曾看过谁一眼,因为我的意志护佑我顶住了各种诱惑。所以你说的并不确切,只要一个女人真正有意志力,她就能抗拒,我自己便是一个这样的例子。” 
  “啊,我知道,迄今为止你当然是一直能够抗拒任何诱惑的。”海伦假惺惺地说,一边怀着假意的恭顺抬眼偷偷瞟了姐姐一眼,“但是你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也仅仅是因为你这个幸运儿受到你这身衣裳和你所承担的职务的保护。你受到虔诚的护士们的护卫,受到集体的保护围墙的护卫——你不像我孤单一人,不像我无力抵抗!但是你不要因此就以为,你靠你自己的力量维护了你的纯洁,因为我甚至确信,索菲娅,你一旦站在一个英俊少年的面前,你也就不能、也就不愿抗拒他了。你也会败给他的,一如我们大家都败给他那样。” 
  “决不会!我决不会!”这位虚荣心重的女人冲她嚷嚷,“我保证,即使没有我这身衣服的保护,我也可以单凭我的意志力经受住任何考验。” 
  但这恰恰是海伦想从索菲娅嘴里听到的话。她一边引诱这个高傲的女人一步一步走近自己设下的陷阱,一边却不失时机,仍不停地对作这种抵抗的可能性表示怀疑,直到最后索菲娅自己桀骜不驯地断然坚持要去经受一次考验。说是她渴求这一考验,她甚至需要这样的考验,她要让这位意志薄弱的女子终于认识到,她不凭外力的保护,而是依仗自己内心的力量便能保住自己的贞操。海伦听罢似乎考虑良久——她的心急不可耐地怦怦跳着,然后她终于说道:“听着,索菲娅,这也许倒是个适当的考验。明天晚上我等待叙尔万德来访,他是当地最俊美的小伙子,还没有哪个女人能抗得住他的诱惑,可是他却想占有我。他跋涉二十八英里来会我,还带来七磅纯金以及别的礼物,仅仅是为了与我共度良宵。然而,即使他空手而来,我也不会将他拒之门外,为了和他同枕共欢我可以付出同等重量的黄金,因为没有哪个男子比他更俊美、更潇洒的了。上帝把我们造得如此体态相似,面貌、言谈和身材如此酷肖,只要你穿上我的衣服,是不会有人能看出什么破绽来的。所以你明天就顶替我在我家里接待叙尔万德,陪他吃饭。但是如果随后他把你当作我而渴望占有你的肉体,那你就想方设法敷衍搪塞他。但是我要在隔壁房间里等候,并倾听你是否直到午夜之前都能够对他闭锁住你的性欲。但是再说一遍,姐姐,我警告你:他这个人的诱惑力是巨大的,我们自己心灵上的弱点则更具有危险性。我担心,姐姐,你受你那与世隔绝状态的迷惑,很容易遭受到意想不到的诱惑,所以我恳求你,还是别去作这种鲁莽的游戏吧。” 
  阴险的妹妹这样既引诱同时又劝阻,她这一席圆滑的说词只不过是火上浇油,更助长了姐姐的傲慢罢了。索菲娅自豪地说,如果仅仅是这样一个小小的考验,那么她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通过它,她敢说她顶得住他的纠缠,不仅可以顶到半夜,而且还可以顶到凌晨——她只有一个要求,就是允许她随身带一把匕首,以防万一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胆敢施行强暴。 
  听到这一席骄傲的演说,海伦顿时便在她姐姐面前跪下,表面上满怀钦佩,实际上是为了掩盖在她眼里闪动着的邪恶的喜悦之光,她们一致同意,第二天晚上由虔诚的索菲娅来接待叙尔万德;而海伦则发誓说,如果她姐姐抵御成功,她就永远放弃她恶劣的生活作风。索菲娅急急忙忙来到她的女伴们身边,以便用这些一心只惦记着别人的灾难和病痛、远离世俗尘嚣的女人们经受住多年考验的力量来加强自己的力量。她以加倍的忘我精神看护最危重、最难护理的病人,以便从他们那衰弱而受毁坏的身体上感受尘世一切事物的倏忽即逝;因为这些消瘦衰老的形态不也一度是热恋中的人,有过强烈激情的吗?如今还剩下什么呢?——一堆腐肉,一具呼吸艰难的羸弱不堪的躯体而已。 
  然而,这时候海伦也没闲着。她熟谙种种召唤厄洛斯这个好耍脾气的爱神并将这位爱神挽留住的技艺,她先让她那位意大利厨师做最奇特的菜肴,各道菜肴里都加进了种种刺激性欲的调味品。她让厨师在酥馅饼里搀进海狸交尾状的馅饼,但是春药草和含斑蝥素的胡椒,还有葡萄酒,她都用天仙子和使知觉提前困倦的烈性药草使其颜色变黑。另外,她还预订了音乐——这位拉皮条的老手也将像温煦的春风偷偷飘进满怀渴念的敞开的心灵。她让谄媚取悦的吹笛人和感情热烈的敲钹者藏在隔壁房间,别人看不见他们,所以对浑然不觉、欣喜若狂的情感更具危险性。她这样精心策划,烧旺了魔鬼的炉火之后,便满怀竞赛前的焦躁等待着。尔后,当既傲慢又虔诚的索菲娅,这个因失眠而脸色苍白、因自惹的危险临近而情绪激动的索菲娅晚上到来时,大门口已经有一大群年轻的女仆将她团团围住,她们立刻带领诧异不已的索菲娅来到一间弥漫着药草的浓郁香味的浴室里。她们从这位臊红了脸的女人年轻的身体上脱下那身灰不溜秋的修女服,用捏皱的花朵和香味浓郁的药膏那样柔顺和强劲地搓揉她的胳臂、大腿和后背,搓揉得她简直觉得自己的血液要从毛孔里涌流出来了。一会儿凉丝丝缓缓流淌的水,一会儿又是滚滚涌流的热水冲刷着她那战栗的皮肤;而后,飞快的手用柔和的水仙油平滑这热烘烘的身体,轻轻搓揉它并用喀嚓喀嚓的猫皮那样火热地摩擦这个闪闪发光的身体,直摩擦得头发尖上溅出蓝火花来。总之,她们完全像每晚对海伦那样给虔诚的索菲娅作做爱前的准备工作,索菲娅简直不敢进行任何反抗。这当儿,笛子轻轻吹出迟疑和紧迫的调子,燃着的檀香火炬滴着蜡从四壁散发出香味。当索菲娅让这一奇异的举措搞得不知所措,最后终于在床上伸展开四肢,金属镜子将她的面庞反射出来时,她竟认不出自己的面目了,可是她却觉得自己从未这么漂亮过。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轻飘飘,就像充盈着一种活生生的快感,但又感到很羞愧,因为自己竟如此惬意地去感受这种惬意。然而,她的妹妹没留给她多长时间去体味这样的情感分裂。她轻柔得像一只猫那样走过来并用闪光的语言恭维姐姐的美丽,直至后者迷惘而粗暴地叱责她这样说话。姐妹俩再次假惺惺地相互拥抱,一个因不安和害怕而发抖,另一个因焦躁和邪恶的渴望而发抖。然而,海伦让人点亮灯盏并像一个幽灵那样飘然走进隔壁房间,以便偷听这场大胆设计出来的好戏。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相关文章
栏目列表